您的位置 : 主页 > 影视 > 厨后当道:王爷你别跑>

更新时间:2019-05-20 12:30:06

厨后当道:王爷你别跑免费阅读目录 厨后当道:王爷你别跑小说全章节 连载中

厨后当道:王爷你别跑

影视小说

来源:沧州作者:浥宝馨分类:影视

话音刚落,高公公就拿起一旁的匕首,向自己的脖子抹去,看见苏衍墨自尽还没有缓过神的罗毅,就见高公公挥起匕首,罗毅刚要冲上前制止,高公公的匕首就已经插进心脏。 高公公低

精彩章节试读:

话音刚落,高公公就拿起一旁的匕首,向自己的脖子抹去,看见苏衍墨自尽还没有缓过神的罗毅,就见高公公挥起匕首,罗毅刚要冲上前制止,高公公的匕首就已经插进心脏。

高公公低头看着怀里已经没有温度的苏衍墨,笑了笑,“皇上,奴才伺候您这么多年,不能您死了,奴才还留在这个世界上。奴才是做了解皇上您的脾性和生活习惯的,奴才跟您下去,好好的照顾您。”

说完,高公公便一脸笑意的闭上眼睛,倒在苏衍墨的身上。罗毅看着眼前已经死去的两人,忍不住摇了摇头,高公公是个十分忠心的人,可以跟错了主子。便带着手下,转身离开前往公主府。

公主府内

不到半盏茶的功夫,红香便带着御医急急忙忙的从外面赶了进来。

“参见王爷。”

“平身!吴太医,你快看看阿阮这是怎么了?”

“喳!”御医连忙拿着药箱,走向躺在床榻上的苏阮阮,开始为苏阮阮号脉。

“怎么回事,阮阮如何了?”向尘站在一旁,急忙的问道。

“启禀王爷,臣已号完脉。公主并无大碍,只是伤心过度,郁结于心,加上许久未进食。一结一虚,这才弄垮了身子。”御医跪在地上如实答道。

红香一直跪在床榻边,看着躺在床榻上毫无生机的苏阮阮,眼眶中抑制不住的泪水一直往下流,满脸的心疼。

向尘走到苏阮阮的床前,吩咐御医下去煎药后,蹲在床边,执起她的手,心疼的看着面色苍白,唇部发干的苏阮阮。

“阿阮,都怪本王来的太晚,让你遭受如此大的折磨。阿阮,你一定要快点好起来,本王一直等着你。”

向尘将苏阮阮的手贴在自己脸上,如是想道。

待御医将药端来,苏衍墨扶起苏阮阮的身子,接过药碗,一勺一勺地将药喂进苏阮阮的嘴里。

“吴太医,阿阮饮食方面可有需要注意的地方?”向尘仔细问道。

“回王爷,因公主许久未进食,肠胃虚弱,不适合吃油腻和过硬的食物。只能进一些流质食物:前期只能喝一些参汤,米汤,慢慢的可以改为粥,鸡汤之类的。”

“好,这些事项红香你可记住了。”向尘看向一直跪在旁边的红香,把阿阮交给红香照顾,自己也能放心一些。

听到向尘的问话,红香擦了擦脸上的眼泪,重重的点了点头。

“这件事,你就替本王爷将这些事项告诉小青龙,让他来专门负责照顾阿阮生病期间的饮食,本王也能放心些。”向尘细心的又嘱咐了红香几句,便让红香送吴太医出去。

向尘在苏阮阮在房中待了好一会,直到看见红香回来,便吩咐其他宫女准备热水为苏阮阮擦身时才放心的离去。

毕竟他带兵攻城的事情,还有很多事情需要他去解决。

晕倒的苏阮阮,在昏睡中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梦里,她走在她熟悉又有些陌生的花园里,只有她自己一个人,苏阮阮想起自己在晕倒之前好像看见了向尘,“向尘!”苏阮阮向四周大喊着,但回应自己的只有自己的回音。

瞬间四周起了浓浓的大雾,苏阮阮隐隐约约看见前面出现了一个的身影,像极了向尘,在向自己招手。“向尘!”苏阮阮急忙向前跑去,却在半路,出现了苏衍墨。苏衍墨一下子将她抱住,将她不断往后拖去。苏阮阮不断挣扎着,想要摆脱苏衍墨的控制,却在她挣扎的时候,看见眼前的向尘胸口的衣衫瞬间变成了暗红色,嘴里吐出鲜血,慢慢倒下。看到此景的苏阮阮,忘记了挣扎,大喊着,“向尘!”

因为在梦中情绪波动太大,苏阮阮满头是汗的缓缓睁开眼睛,眼角还流下一滴眼泪。

盯着这个熟悉的床榻,苏阮阮一时之间没有回过神来,难道一切都是梦么?苏阮阮想要出声,却发现自己的喉咙好像里面有一团火一样干燥和疼。

“醒了!醒了!公主!醒了!醒了!”

苏阮阮抬眸就见大宝扇着翅膀扑棱扑棱的在自己面前飞来飞去,那豆子般的小眼睛让苏阮阮从里面看见了开心。大宝落到苏阮阮的手边,用尖尖的小嘴一下一下戳着苏阮阮的手,蹦来蹦去的来表明它的高兴,

苏阮阮笑了笑,看来自己得救了呢。她撑起手,想让自己起来,。结果发现自己一点力气也没有。

一直候在门外的小宫女听到屋里的动静,推开门进来。她走到床边,看见苏阮阮带着微笑的看着自己,惊喜地向外面跑去,还一边喊道,“公主醒了,公主醒了。”

不一会,就见御医走了进来,身后跟着红香,烟婷和小青龙急急忙忙的跑到自己的身边。

御医走到床前,伸手为苏阮阮诊脉。

“公主已经没有大碍,只要最近好好休养,很快就可以痊愈。只是公主已经很久没有进食,近期还是只能食用流质食物。”吴太医诊完脉,按规矩告诉苏阮阮注意事项。

因为喉咙的干哑,苏阮阮只是对着吴太医点了点头,表示了解。

“水……”苏阮阮看着站在旁边出神的红香,吩咐道。

听到苏阮阮的吩咐,红香像被触发开关一样,紧忙跑到桌边,为苏阮阮倒了一杯水。上前坐在苏阮阮的床边,将她扶起,靠在自己身上,然后端着水杯一口口喂着。

苏阮阮喝了两杯水,才觉得嗓子有些好转,看着自己身旁,眼睛已经哭肿的红香,苏阮阮抬起手,轻轻拍了拍红香的手,让红香放心。

看见苏阮阮拍着自己手的红香,原本一直强忍着的眼泪,像泄了洪的洪水般,全部涌了出来,一边哭一边对苏阮阮说道。

“公主,都怪奴婢,没有好好保护您,让您遭受这种折磨。幸亏您没事,否则奴婢就要随您去了……”

苏阮阮看着眼前的烟婷和小青龙,也都是红着双眼,强忍着泪水。

“我这不是已经没事了么,你们不要担心了。”苏阮阮安慰的对着三人说道,看着三人点了点头,才安心的勾了勾嘴角。

“师父,这是我特意为您做的鸡汤,补身子,您快点喝了。等您好了,我再为您做别的吃食,最近我的厨艺可是大增。”

小青龙吸了吸鼻子,用手胡乱擦了擦眼睛,大大咧咧的喊道,打破了屋里沉重的伤感。知道自己比较粗心,就将碗递给红香,红香看见苏阮阮点了点头,便将鸡汤接过,小心翼翼的喂着苏阮阮。

苏阮阮喝完后,在红香给自己擦嘴的时候,问道,

“我睡了多久了?”

一直在旁边没有出声的烟婷,慢慢的开口,“已经四天了,您要是再不醒来,奴婢们和……”

“阿阮!……”

没等烟婷话说完,就听见后面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烟婷很有眼力的拉着小青龙退到一旁,苏阮阮就见穿着一身青色衣衫,向自己走来的她心心念念的向尘。

“向尘……”看见自己眼前的向尘,苏阮阮不敢相信的用手捂着自己的嘴,原来自己不是在做梦,向尘真的没有死。

向尘走到床边,一下子将苏阮阮搂到自己的怀里,怕一松手,苏阮阮又会从自己的身边消失。屋里的人和跟向尘一同前来的罗毅,都默默的退出去,这两人一定有很多的话要说,应该给他们空间。

红意最后一个走出房间,将殿门轻轻的关上,看着紧闭的房门,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心里的大石头也落了地。烟婷看见红香这个样子,上前拉住红香的手,两人相视笑了笑,两人之间的默契,因为苏阮阮的这件事情,也迅速的升温,对苏阮阮的忠心也更加的坚定。

“向尘,你真的没有死。我还以为我是在做梦……”苏阮阮说着,声音就变得哽咽,来自向尘怀抱里的温暖,让苏阮阮知道,这不是在做梦,向尘真的没有死。

“傻丫头,我怎么可能死,我怎么会将你抛下。只不过……我来晚了,让你受苦了。”向尘牵起苏阮阮的手,看着苏阮阮手腕上的淤青,满脸的心疼和懊悔。

苏阮阮笑着摇了摇头,靠在向尘的胸膛,心想只要你没事就好。感受着来自向尘的温暖。

“向尘,苏衍墨跟我说你死了……这都是怎么回事?”

“那天晚上,苏衍墨派了他的暗卫去我的府邸刺杀我,虽然我也受伤了但不至于会致死,我便和罗毅商量,想用假死来让苏衍墨放松警惕,然后攻城想要将你救出。罗毅瞧瞧赶回到昆仑城调集兵马,而我就四处再召集些兵马。因为我知道苏衍墨的疑心重,不会那么轻易的相信我死掉,一定会亲眼看见他才会放心。所以我就拜托花公子运用易容术找了一个人代替我。那天苏衍墨看见的棺材里的我,只是一个易容了我的面貌的人。”

“花公子?”苏阮阮不明白,这么危险的是事情,花公子怎么会来帮忙。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