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历史 > 狼刺之帝国崛起>

更新时间:2019-05-20 14:01:01

狼刺之帝国崛起全文完整版 狼刺之帝国崛起在线阅读推荐 连载中

狼刺之帝国崛起

历史小说

来源:沧州作者:veras分类:历史

草原之夜万籁俱寂,尽管天上有月亮也有星星但这光亮还不足以照亮大地。古代打仗时多用号角战鼓和旗帜传递军令,但若选择野战这些手段就全不能用了。 既然选择夜战其目的就是要

精彩章节试读:

草原之夜万籁俱寂,尽管天上有月亮也有星星但这光亮还不足以照亮大地。古代打仗时多用号角战鼓和旗帜传递军令,但若选择野战这些手段就全不能用了。

既然选择夜战其目的就是要隐蔽接敌达到出其不意攻其不备的效果,自然不能擂鼓吹号。而夜间伸手不见五指自然也看不见旗号,而且还不能打火把,点亮火把就等于暴露意图也就失去了隐蔽接敌的机会。因此,这个时代的将军们一般很少选择夜战,先别说打单说这夜间行军,只要部队一出大营基本上主将的指挥效率就下降到了极低的地步,差不多相当于没指挥。所以在这个时代能够实施夜战的军队无一不是精锐中的精锐,作战技能和勇气绝对是出类拔萃的。

翟赢和荣鑫的夜袭部队几乎是同时出发,更加巧合的是双方选择的渡河地点惊人的一致。

河下游,穆鹄立所部首先抵达渡何处并开始快速度河,穆鹄立一向的风格就是走在大队的前面,他是第一个踏上河南岸的。穆鹄立立马河岸边低声催促部下加快速度同时也提醒他们不要出声,可没用多久穆鹄立就发现离他们不远处也有人渡河只不过方向相反。

穆鹄立悄悄抽出弓箭认扣填弦并小声命令部下们做好准备,随后他问对方:“喂兄弟,你们走错方向了,你们难道没听清大王的话吗?”

对面传来一个声音:“你们猜走错方向了呢,大王说的就是到对岸去,立刻掉头!”

穆鹄立:“哦,我还真是走错方向了,谢啦啊兄弟。”

“哈哈哈,你个傻蛋。”

对面传来一阵笑声,穆鹄立猛地大吼一声:“放箭!”

嘣嘣嘣,嗤嗤嗤!早已做好准备的翟赢军乱箭齐发,对面的军队中响起一片惨叫声。

穆鹄立:“不要停,继续放箭,后面的人赶紧渡河集中到我身边来!”

“义渠军向本将靠拢!”

嘣嗤噗,穆鹄立抽出一根银簇大羽箭对准那个声音传来的方向一箭射去。

啊!一声惨叫传来,对方明显的乱了。

穆鹄立大喊:“放箭,继续放箭!”

这场遭遇战由于穆鹄立先发制敌翟赢军占据优势,义渠军中军主将被穆鹄立一箭射穿脑袋而死,义渠军失去了指挥被翟赢军乱箭射的四散奔逃。

河流上游的渡河地点,翟赢和荣鑫的军队几乎是同时到达,双方将士摸着黑过河知道走到眼前的时候才发现对面有人。

义渠军甲:“哇,兄弟你怎么跑我前面去了?”

翟赢军甲:“我还想问你咋跑我前面去了呢?不对,你是从我对面过来的,你是谁的兵?”

义渠军甲:“我是大王的兵啊,你呢?”

翟赢军甲:“我也是大王的兵啊。不是,大王是谁?”

义渠军甲:“咱俩一起说。”

哥俩:“我家大王是翟赢(荣鑫)。”

周围听着这哥俩聊天的人全愣住了,突然间不只是谁大吼一声:“杀呀!”

于是纠缠在一起的双方将士抡起弯刀连劈带砍,这时候谁也不敢说话了只想赶紧把自己前面和左右的人砍倒。这一顿混战一直持续到黎明时分,双方才看清楚对方是谁也才撤出战斗沿河对峙。此时双方战死者的尸体已经将河道堵塞,被鲜血染红的河水漫出河道在草地上四处流淌。

翟赢和荣鑫隔河对望,如果眼光有实质的话,俩人交汇的目光定是刺啦冒火电光四射。

翟赢:“义渠王,不过如此!”

荣鑫:“天狼王,名不副实!”

翟赢:“接着打?”

荣鑫:“接着打!”

双方同时开始整顿队形,就在双方拉开架势准备一决胜负的时候,河南岸下游处传来隆隆蹄声。没用多久只见大批的义渠军骑兵涌了过来,翟赢心中一惊,荣鑫也皱起了眉毛。风催马来到荣鑫面前说:“大王昨夜我军从下游渡河时遭遇翟赢军偷袭,中军主将阵亡。翟赢军穆鹄立率师偷袭而我军大营,而河对岸的翟赢军也同时展开了攻击。我见情况不对只留少部分人马断后掩护主力和大王汇合,风擅自做主还请大王责罚。”

荣鑫:“你有功无过,我军伤亡多少?”

“风带出来一万六七千人,加上大王这里的应该两万出头,中军主将的一万人马应该没被全歼只是被打散,他们会很快聚拢过来的,到那时我们还会有三万人马。”

“穆鹄立没追过来吗?”

“他很快就会追过来的,大王我们趁此机会撤军吧。”

“你看看对面那个狼崽子,他能让本王顺利撤军才怪。立刻整顿军地原地列阵,现在是敌我兵力相当胜负还很难料定,告诉将士们本王跟他们一起拼命!”

呜嘟嘟嘟嘟~~~~

义渠军的号角吹响,令旗频频摆动,义渠军迅速变阵由进攻状态转为防守。这个攻防之间的转换相当的快,足见荣鑫所率的部队也是精锐之师。在夜半时分被敌军袭营之后仍能保住主力而且敢于出营转移,这说明义渠军堪称一支强军。

河对岸的翟赢现在后悔极了,他后悔没及时下令出击致使荣鑫的军队汇合在一起,这和战场信息传递手段的原始是分不来的。穆鹄立和依兰拿下了义渠军的大营之后就派人去告知翟赢,可是这些信使却和风所率领的义渠军差不多是同时到达渡口的,这让翟赢因为误判而没能抓住战机。

呜嘟嘟嘟~~~~~

从下游方向又传来牛角号声,穆鹄立和依兰率领的军队已经赶到和翟赢的部队从两个方向上对荣鑫所部形成了包围之势。

荣鑫对风说到:“你领一万人马挡住翟赢,本王率领剩余人马击溃穆鹄立所部。”

说完之后荣鑫拔出长剑对将士们喊到:“义渠国的勇士们,我的兄弟们!我们碰上了翟赢这个狼崽子,他居然和本王用了同样的计策!多年前,另一个叫翟来的狼崽子把本王坑的够呛,也让本王看清楚了犬戎的狠毒,所以本王领着兄弟们依附大秦。此次出征是秦公关照我们,不料我们运气不好,这不怪大秦不怪秦公,要怪只能怪老天不作美让我们遇到了翟赢。不过没什么大不了的,我们现在的兵力和翟赢相当,你们都是跟着本王出生入死的老兄弟,你们说,本王怕过谁!”

义渠军将士齐声呐喊:“没有!”

荣鑫:“没错,本王从来没怕过任何人,小小的翟赢想要从我们义渠军身上占便宜那是做梦!我的兄弟们,攥紧你们的兵器,把后背交给你们的兄弟,瞪大眼睛给本王看着对面的穆鹄立,跟着本王把这帮狼崽子全杀光!”

“杀光!杀光!杀光!”

荣鑫长剑一指穆鹄立大吼一声:“义渠军,突击!”

“杀!”

万余义渠军骑兵吼声如雷纵马狂奔,由于地势的关系义渠军此时所处的位置要比穆鹄立的部队对高一些,如此一来就造成了居高临下之势。况且荣鑫冲在队伍的最前面,义渠军将士们岂肯落后,他们一个个血灌瞳仁怒吼不断,拼了命的以最快的速度杀向穆鹄立所部。

河对岸的翟赢也急眼了,他一声令下向已经列阵完毕的风所率一万义渠军发起了冲锋,这时候就看出来谁的经验更胜一筹了。荣鑫之所以选择攻击兵力比较多的穆鹄立一方,一是因为地势占优,而是因为双方之间都是平坦的草地不像他和翟赢之间隔着一条河。骑兵只有把战马的速度提起来才能拥有排山倒海般的冲击力,荣鑫和翟赢之间隔着的这条河虽然不宽但战马也无法一跃而过,这势必会极大的降低义渠军战马的速度,在这种时候骑兵失去速度就离死不远了,所以荣鑫转而进攻穆鹄立是一个非常明智的选择。反观翟赢,他并不是不知道这样做的后果是什么,但此时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虽然双方兵力已经从义渠军占优扳平到兵力相当,但事实上真正的义渠军的精锐部队损失并不太大。反倒是翟赢的部队损失稍稍超过了义渠军,此时翟赢若不拼死突破风的拦截,那么穆鹄立和依兰所部怕是损失更加惨重,于是翟赢发起了决死突击。

眨眼之间惨烈的战斗打响,风指挥一万义渠军拼命放箭压制翟赢,而荣鑫率部如同一道爆发的洪水瞬间和穆鹄立所部撞在一起。荣鑫纵马狂奔长剑左劈右砍如入无人之境。眨眼之间荣鑫眼前一空,原来他已经凿穿了穆鹄立的骑兵大阵杀出了重围。

呜嘟嘟嘟~~~~

风命人吹响号角,这是在告诉荣鑫,快走!

荣鑫调转马头大吼一声:“什么时候本王的女人开始命令其本王了,本王是不会听女人指挥的。弟兄们,跟着我杀回去,把这帮崽子都杀光!”

“杀!”

义渠军骑兵跟着荣鑫杀了回来。穆鹄立怒吼一声调转马头直奔荣鑫而去。

嘣嘣嘣,嗤嗤嗤。荣鑫的侍卫乱箭齐发,穆鹄立手中长矛舞动如风将射来的利箭尽数击落,可就在这时一支狼牙箭冷不丁射来,穆鹄立赶紧趴在马背上。只听噗的一声,穆鹄立的战马脖子上飙出一道鲜血,哀鸣着栽倒在地。在战马到底的一刹那,穆鹄立纵身跃起挺枪刺向催马而来的荣鑫。

当,一声巨响过后,荣鑫连人带马一闪而过,穆鹄立因为没有了战马人又在空中而无处借力,被荣鑫一剑劈在长矛杆上人被震得飞出老远。

荣鑫才不管穆鹄立死活,他的目标是被犬戎军团团保护着的一个女人。荣鑫的目光很适老辣,虽然他不知道这个女认识谁,但一看那围着她的彪悍骑士就知道这个女人绝对地位够高,抓住她!荣鑫第一时间就做出了这个反应。

荣鑫的战马直奔依兰杀去,保护依兰的侍卫们呐喊一声纵马杀向荣鑫,其余的护着依兰后撤。然而,一股近千人的义渠军骑兵斜刺杀了过来截断了依兰的退路。

“放箭!”

雨点般的狼牙箭纵横飞窜,依兰身边的侍卫一个个栽落马下,正当依兰打马奔向翟赢那个方向时,一只大手突然抓住了依兰的腰带。

“你给我过来吧!”

荣鑫单臂较力一下子就把依兰从马背上拽到了过来。嚓,依兰抽出一把银光闪闪尖锐异常的短剑刺向荣鑫,荣鑫一掌切在依兰脖子上,依兰双眼一翻晕死过去。荣鑫把依兰扔给身后的侍卫长大喊一声:“绑了!”

说完之后荣鑫催马上了一个缓坡顶部大吼一声:“翟赢把你给我听着,你的女人在我手里,想要她活命就立刻停战后退!”

“停战后退!停战后退!”

义渠军将士大声欢呼起来,刚刚换了一匹马追了过来的穆鹄立禁不住勒住了马缰。

“哦呵呵呵呵~~~~~”

翟赢军将士猛地爆发出欢呼声,荣鑫顺着欢呼声传来的方向看去他的心立即提到了嗓子眼。只见翟赢立马岸边,右手弯刀横在胸前,左手一杆长矛顶在了被死马压住右腿,肩上还插着几支箭的风的心口处。

原来翟赢不计伤亡的猛冲猛打终于突破了义渠军的拦截,此时正值荣鑫生擒依兰的关键时刻,风率领残余义渠军将士死战不退,最终战马被射死倒地,风也身中数箭伤痕累累昏了过去。

一时间,双方将士停止了战斗,他们各自明白这两个女人对自家大王的重要性,所以就算没人命令他们也赶紧住手并迅速聚拢在各自的王周围。一场还未见分晓的鏖战,因为两个女人而进入了相持阶段。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