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游戏 > 大神,要点脸成不?>

更新时间:2019-05-20 15:14:39

大神,要点脸成不?最新章节阅读 大神,要点脸成不?完本小说免费阅读 连载中

大神,要点脸成不?

游戏小说

来源:沧州作者:酉良分类:游戏

坐上婚车的时候,齐悦莫名的落泪了,这才真正意识到自己这是嫁人了…… 齐家族人排成直线,有的哭有的笑,平日里那些七大姑八大姨恨不能把所有的优质男介绍给齐悦,比谁都着急

精彩章节试读:

坐上婚车的时候,齐悦莫名的落泪了,这才真正意识到自己这是嫁人了……

齐家族人排成直线,有的哭有的笑,平日里那些七大姑八大姨恨不能把所有的优质男介绍给齐悦,比谁都着急姑娘的婚事,如今真要嫁姑娘了,一个个都舍不得了。

杨君泽上车的时候,看到齐悦落泪,眉头微蹙,“不怕妆花了?”

齐悦吸了吸鼻子,笑了出来,“我算是体验了一回古代时说的哭嫁含义了。”

“我希望你的‘哭嫁’只是因为‘伤离别,念亲恩’。”

齐悦眨了眨眼,瞧他严肃的表情不由乐了,“当然只是这个原因了,其他原由在我这里不成立。”

“如此最好。”杨君泽帮她理了理婚纱,“今天辛苦你了。”

“我哪里辛苦?我做现成的新娘哎,什么事儿都不必操心,根本不辛苦。倒是你,我的杨先生,这段时间辛苦你了。”

“为了娶你,辛苦一点又何妨。”杨君泽头抵住齐悦的头,“与你能白头到老,相携至终,我之幸。”

齐悦抬眉,看着近在毫厘的他,犹记得那时候他在游戏中许愿树上写下的字——

在千万人群中,没有早一分,没有迟一秒,恰巧遇上你,我之幸。

他一直在强调他之幸。

其实,最幸运的,还是她啊。

这千千万万人中,她却遇到了最好的他,不是她之幸是什么?

上天眷顾,让她得到了最完美的人,此生当真无憾。

“谢谢你,君泽。”

“嗯,以后不要对我说这三个字。”

“为什么?”

“因为,我更喜欢你说‘我爱你’、‘我喜欢你’、‘心悦你’一类的话。”

齐悦蓦地脸一红,偷眼看了看前面的司机,不知道司机先生听到没有,要是听到了那得多不好意思啊……

“嗯?不喜欢?”杨君泽知道她的小心思,更是要她当着外人的面说出他想听的话,“还是不爱?”

齐悦忙摇头,“不……喜欢,更爱……”

杨君泽这才满意的勾起了唇角,“嗯,这个答案还算满意。”

而齐悦只是一门心思的想司机先生听到了会不会觉得好笑……

W市的这场婚礼是草坪婚礼,蓝天为灯,草地为毯,一对璧人如同点缀在画中的蝶,和谐又完美。

当齐悦听到杨君泽那一声“我愿意”时,心悸动了好久好久,甚至都忘记回应一句“我愿意”,只是看着他,阳光下的他如同带着光环的神,那双如濯濯流水的眸子期盼的看着自己,似是要柔化了她的眼和心。

见证人再一次说了刚才的话,又问了一句,“新娘是否愿意嫁与杨君泽先生为妻,从今时起,无论是顺境或是逆境、富裕或贫穷、健康或疾病、快乐或忧愁,将永远爱着杨君泽先生、珍惜他,对他忠实,直到永永远远。”

在场的宾客都面面相觑,不知齐悦为什么迟迟不作答。

婚礼现场静的可怕。

杨君泽心里也有些疑惑,甚至在打鼓。

某人不会临时犯了“恐婚症”吧?

还是……她心底里还是没有做好准备?

他们哪里知道,齐悦是沉静在了杨君泽的大神光环里无法自拔了。

似乎是见证人拉了拉她,她才从自己的世界里走出。

看着他略失措的眸子,心里顿感愧疚,因为自己的失神让所有人担心了……

“我愿与君相偕老,同生亦同死。”

齐悦认真地回视他,好想告诉他,刚才她只是发了个呆,不是故意要晃点人的。

杨君泽眸光渐渐柔和,相比见证人的台词,他更喜欢齐悦的,但凡从一般的恩爱两不疑升华到生死时,会体现出事件以及人的重要性。

“傻瓜。”杨君泽抬手搂住了齐悦的腰,完全不顾见证人后面要说的话,便吻住了齐悦的唇。

见证人在两人面前张了张嘴,显然有些哑然。

他还没说完词儿呢,还没说可以亲吻新娘呢!!

一吻作罢,齐悦红着脸瞧着他,红唇轻启,声若细丝:“还记得么,游戏里曾有过这样一段‘三生石上注良缘,恩爱夫妻彩线牵。海是山盟皆缱绻,相敬相亲乐绵绵。’”

“嗯,许愿树旁边的一块石碑上写着这段。”

“三生石上注良缘,你说我们是不是在那时就注定了?那天七夕,你我未相见啊,却一起过七夕。”

“缘分天定,良缘却还是自己掌握,而你我,都是自己掌握命运的人。”杨君泽也同她一样,在她耳边小声说着。

齐悦心里满满的,是幸福的碧波在荡漾。

婚礼仪式结束后,然后便是午餐宴会派对,结婚的新人未曾怠慢过任何一位来宾。

婚礼简单却不简陋,繁复却又令人轻松,宾客们都说婚礼办得好,排场大却不显得乱,未结婚的男女,都很向往这样的婚礼。

而齐悦在心里又补了一句,婚礼好不好都是次要的,新郎好才是真的好。

晚宴时,齐悦因着高兴,在敬酒的时候没有参杂白水在酒里,一杯杯的下肚后,没多久就不省人事了。

杨君泽扶着她在酒店客房休息,而他继续与亲朋好友们战斗。

齐家族人放话了,今儿不喝尽兴不让洞房,算是在酒桌上就把洞房环节给开了场。

婚礼彻底结束,杨君泽回到酒店客房,已经有些迷糊了,果真不能跟长辈们拼酒,根本喝不过这些老姜老油条。

酒店客房是临时布置的婚房,在w市,也只能布置一个简单的婚房了。

婚床上,丢着的是齐悦的婚纱。

浴室中传来了流水声……

杨君泽坐了下来,将那件精致的婚纱小心的叠起来,放在沙发上,然后整个人躺倒在床上了。

但他嘴角上扬,满是喜悦的表情,一想到与齐悦已成为夫妻,小心脏不由的雀跃起来。

齐悦裹着大红色睡衣从浴室出来,大块的浴巾整擦拭着头发,看到杨君泽躺在床上,忙走近看去,“今儿累挺吧?你瞧你,都跟一块儿饼似地,软趴趴的摊的很平整。”

说着去倒了杯水,“起来喝口水,我给你准备了解酒药,吃了吧。”

杨君泽却不听,一把拉过齐悦,只听齐悦惊呼一声,水杯里的水泼了出去,还划出了一个好看的弧度。

“今天,我们的洞房。”

齐悦红了红脸,但还是反驳道:“对我来说……才不是呢,咱们早就洞房过了。”

杨君泽闷笑一声,“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但今天……意义到底不同。”

“那你还不起来醒醒酒洗个澡?”齐悦也不扭捏,把手里的杯子一丢,直接躺倒在他身旁,一手环着他,“我等你,给你二十分钟哦。”

杨君泽耳根子一烫,麻溜的起身去了浴室……

齐悦在后面笑的花枝乱颤,听见浴室里的水声后也就不笑了,掀开被子躲了进去。

而杨君泽再度出来的时候,齐悦却在被窝里平稳了呼吸,睡得很是踏实……

杨君泽失笑,轻轻呢喃:“说好的洞房花烛呢!”

只听床上的人也跟着发出了一声儿,“在这儿呢……”

杨君泽抿着唇,唇角却上扬,身上的浴巾一掀,丢在了地上,而他立刻赤条条的滚进了被窝,与齐悦袒裎相见……

如此这般,又是一室旖旎。

似乎,春天到了。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