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科幻 > 巫门传人>

更新时间:2019-05-22 11:30:04

巫门传人精彩章节限免阅读 巫门传人全本小说 连载中

巫门传人

科幻小说

来源:沧州作者:顾留念分类:科幻

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说这些,也没认为自己有多高尚,反正一句话,本事越大,越不能胡作非为。 铜锤沉默了片刻,说你这话挺有道理,俺现在也不怎么生气了。 花祭祀意味深长的

精彩章节试读:

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说这些,也没认为自己有多高尚,反正一句话,本事越大,越不能胡作非为。

铜锤沉默了片刻,说你这话挺有道理,俺现在也不怎么生气了。

花祭祀意味深长的看着我,不断点头。我心说你个魔古道叛逃弟子,怎么弄的跟世外高人一样,貌似在对我品头论足。

为了不引起尴尬,我说我们该走了,咱们回见吧。

说完,不等她言语,我和铜锤快速的走出了庄稼地,感觉外面的空气,比里面清新多了,也没有那么闷热。

铜锤咧着嘴,说这片庄稼可遭殃了,要是主家看见,还不心疼死。

我说都什么时候了,还管这些,赶紧回火葬场。

等回去之后,骚乱已经结束了,老宋等一众领导,正在跟死者家属交涉,看上去还算平稳。

铜锤说多亏了俺机灵,回去拿刀的时候,碰见老宋了,就把事情原委说了一遍,叫他不要报警,省的把事情闹大。

我对他挑起了大拇指,说干得漂亮,这事儿要是传播出来,后果可想而知。

等我们出现,老宋就跟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赶紧跑过来,说找到始作俑者了吗?

我点头,说你不要慌,敌人是冲着我们来的,跟火葬场没关系,现在被我们制服了,已经了结。你这边维持的怎么样了?

老宋擦擦冷汗,说了结了就好,我这边还算稳定,刚才打僵尸的场景,这些家属都看见了,认为你们是大师,我正好顺水推舟,安抚他们的情绪。并且被打碎的僵尸也重新火化了,但是他们不放心,死活要个说法。

话音落地,一帮家属蜂拥了过来,哭着喊着叫大师,还问我到底怎么回事,死人都进了炉子,怎么还活了?

这是个很有技巧的问题,肯定不能说实话,但也得帮火葬场撇清关系。所以我装出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说大伙儿先静一静,听我慢慢说。

所有人都安静下来,非常虔诚的看着我,当然,还有敬畏。

我很享受这种感觉,要不说都想当大师呢,我咳嗽了一声,说今日之事,乃妖邪作祟,刚才我兄弟二人跑出去施展神通,把妖邪给打杀了。

众人倒吸了一口凉气,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最后有一个老太太,颤颤巍巍的说,到底是什么邪乎东西哦,青天白日的怎么敢出来害人。

我眼珠一转,说那是一只成了精的黄鼠狼,想借助刚才的尸体修炼。所以死者才诈尸的,现在黄鼠狼死了,你们拿着骨灰去安葬吧,肯定没事儿了。

在火葬场里出了这等事,人们心里有惶惶,也信这个。毕竟眼见为实,什么科学观点都见鬼去了。

所以老太太差点儿跪这儿,说大师你年纪轻轻,竟然这么厉害,今天可多亏了你。我回家赶紧烧香去。

有的人,还请我去看坟地,被我拒绝了,我特么哪儿会看这个?

好说歹说,一通糊弄,总算把人送走了,不过走之前,我叫他们保密,一来关乎死者的名声,二来黄鼠狼是成窝成群的,打死一只,万一有其他的过来报仇呢,这东西贼的很,也记仇,所以千万要管好嘴巴。

大伙儿脸都绿了,频频答应,绝不多嘴多舌。

等他们离开,我深深的呼出一口浊气,老宋拍拍我的肩膀,说这回多亏你们了,我刚才差点儿给东家打了电话。

我说是我们给宋叔添麻烦了,敌人是冲我们来的,我们的闭关地点已经暴露,解决了他们,估计还会有别人来找茬,所以我们想立刻回去了。

老宋叹息一声,说咱们是两个世界的人,很多东西我都听不懂,不过太邪乎的我实在是受不了,我就不留你们了,回头找个司机送你回市区。

我摆手,说不用了,我们打车走就行,在这里多有打扰。

随后我和铜锤收拾了一下东西,直接离开了这里,等走远了,铜锤还恋恋不舍的扭头观望。

我说你还住上瘾了?

铜锤说不是,俺是怀念修炼的日子,那种滋味很苦,但值得回味。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说你总算开窍了,以后慢慢体会吧,修炼其实修的是心。

说完我走了,铜锤在后面嘲笑,说整的跟真的似的,哎,你等会儿我。

走了很长一段土路,才看到了出租车,回了县城,我们先去洗浴中心洗掉了数日来的疲倦,然后吃了顿饭,最后才去的天地银行。

也巧了,白子画竟然也在这里,跟东家正在聊天。

看到我们之后,这小子直接蹦起来了:“说曹操曹操就到,刚才还谈论你们呢。”

可是刚说完,他就愣住了,跑到跟前,上一眼,下一眼,足足打量了我们七十二眼,最后搓着下巴,很震惊的说:“你们变了呀,气势外泄,浑厚凌厉,这才十几天的功夫啊,要不要这么夸张?”

铜锤很得意,说小鬼你知道天资聪颖是啥意思不?俺们哥俩都属于一点就透,举一反三的人物,十几天修炼有成,根本不是事儿。

白子画很崇拜的说,哥哥,你咋不上天呢?!

东家也冲我们点头,严肃的脸上,露出了笑容,说你们成长的速度,的确很叫人意外,这下我能放心了。

我心里热乎乎的,他像一个长辈,永远怕我们吃亏,所以到现在为止,我总感觉欠他的。

这时候铜锤去饮水街那儿接了杯水,一口喝干了,还把怀里的鬼刀放在柜台上(用破布包着,省的引起麻烦),说你们是不知道,俺们俩刚参加了一场战斗,打的混天黑的,这一身本事都用上了。

东家的笑容凝固了,说怎么回事?

我赶紧抢过话头,说玉机子跟天生道人组团来火葬场对付我们,被我们给打败了。

东家吃惊,说他们俩主动去对付你们,肯定有备而来,并且精通茅山术法,这样都被你们打败了?人死了?

我摇头,说本来想杀,但权衡了一下大局,我就放他们走了,之前的恩怨一笔勾销。

东家愣住了。

白子画不愿意了,说一笔勾销?得多大的一个笔,才能勾销这么多恩怨?哥哥,你怎么关键时刻心慈手软啊。

铜锤帮我解释,说九成想的周全,不能怪他。咱们现在的敌人很多,要是再惹上茅山,就跟忙不清了。再说修行之人,讲究修心,总是杀戮对修行不妥。

他倒是现学现卖,弄得我非常无语。

白子画说哥哥,你这觉悟够高的啊,换做我的话,我早宰了他们了。

铜锤说你小子才多大,毛还没长齐,怎么成天想杀人?

白子画说哥哥你不懂,我们儒家流派,讲究一个随心而动,杀了就杀了,没什么大不了。谁叫他招惹咱们?

东家说不要吵了,这件事九成做的很对,现在正值多事之秋,的确要韬光养晦,得饶人处且饶人也是一种品质和美德。

东家很少夸人,弄得我有些不好意思。

东家深深的看了我一眼,说既然都到齐了,那咱们说说晚上的行动吧。

提起这个,大伙儿都认真起来,纷纷搬了椅子坐下,把卷帘门都拉下来了。

东家说我特意通知的白子画,人多一些,也有照应。当然了,人多也容易暴露,所以要布置一下计划。

他继续道:“林平之说,祭坛在南郊的一个大坑里,四周有庄稼,树木,土坡,还有一个正在建设的商业小区。咱们这次主要是看看有没有祭坛。如果有,证明林平之的话有可信度,但也不能全信。如果没有,咱们直接去找林平之,也不管他是何方神圣了,直接灭掉。”

我们表示同意,后来我提出了疑问,如果有祭坛,但日期不对怎么办?七月十四那天兴师动众的去了,根本就没人。或者有别的埋伏什么的。

白子画点头,说对啊,明天的事情,今天根本探查不出来的。

东家说就算有埋伏也认了,早点了结了此事,我才能安心离开。

我心里一震,说东家你要继续寻觅身世吗?

东家点头,但没有说一句话。

我说这次要离开多久?

东家说不知道,可能会很久,不过在走之前,血榜的事情要重点处理一下,这个组织很讨厌。并且据我调查,得到了一个惊人的消息,血榜的负责人,也是巫蛊六仙之一,名叫恨十三,与魔古道的掌门人古红鱼有些瓜葛。我在想,用什么办法,才能把恨十三找出来,要么杀死他,要么叫他收手。

我擦,东家真够霸气的。不过这事儿还得从长计议。连一个寻常杀手都如此厉害,恨十三就更牛逼了。由此可见,能称之为巫蛊六仙的人物,该是何等存在。

眨眼的功夫,天就黑了,我们吃了饭,准备好一切,直奔了南郊。

又是一个这样的夜晚,我们披星戴月的前行,又是一个未知的谜团,等待着我们去解开!!!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