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影视 > 天下为媒:傲娇王妃哪里跑>

更新时间:2019-05-22 13:00:39

好看小说天下为媒:傲娇王妃哪里跑精彩章节推荐 免费阅读全文 连载中

天下为媒:傲娇王妃哪里跑

影视小说

来源:沧州作者:云小画分类:影视

“子由,你知道的,如果我不能亲手手刃楚天歌,我这辈子都不会安心的。” 曲琉璃捂着自己装着凌薇骨灰的项链,还有自己肚子里未出世的孩子,这两条人命,可都是算在楚天歌头上

精彩章节试读:

“子由,你知道的,如果我不能亲手手刃楚天歌,我这辈子都不会安心的。”

曲琉璃捂着自己装着凌薇骨灰的项链,还有自己肚子里未出世的孩子,这两条人命,可都是算在楚天歌头上的。

“本王知晓,孩子也是本王的,楚天歌敢伤本王的王妃,害了本王的孩子,这一笔笔账,本王自是会给她记得清清楚楚。”

而欠的,总归是要还的。

王妃没有能力讨,那就由他来讨。

宇文城伸手抚上曲琉璃娇嫩的小脸,他指尖的薄茧刺得曲琉璃的脸颊有些微微地疼痛,曲琉璃一抬眼便对上了宇文城那仿佛似深渊的漆黑的眼眸,一眼望不见底,就仿佛连光也透不过去。

此时此刻,宇文城眼中的杀伐,让曲琉璃都浑身一震,但那眸底似乎又有些许的自责与懊恼,荡漾着淡淡的微光,又好似的三九天结冰的湖水,让人忍不住想要融化他,甘心溺亡其中。

他这样娇宠着的宝贝,捧在手心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却险些被楚天歌这个疯女人给害死,每每想起,他就恨不得抽她的筋,扒她的皮,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你说,咱们的孩子是不是会很怨恨我,毕竟,毕竟是我没有好好照顾他的。”曲琉璃轻轻的靠在宇文城的胸膛之上,感受着宇文城强有力的心跳。

“这不能怪王妃,想来孩子也是知道因果的,琉璃,孩子,我们以后还会有的。”宇文城轻轻的叹了一口气,缓缓地拍了拍曲琉璃瘦弱的肩膀。

“嗯。”曲琉璃像只小猫一般在宇文城的怀里蹭了蹭,然后便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王妃,你母亲当年逝去的事情本王已经有些眉目了,等着吧,本王定会把幕后凶手找出来,亲手送至你的面前,伤害你的亲人就是伤害本王的亲人,本王不会放过他们任何一个人。

不过这也得感谢幕后之人的再次出手,如果没有父皇的此次中毒,本王也是有很多事情都想不明白的。

只是不知,你母亲,怎会惹上宫里头的人。

翌日。

一大早,曲琉璃用过早膳之后便套了马车往尚书府而去,今日曲向江不当值,自是上了早朝之后便回来了。

“老爷,您今儿个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外头天气热的很,赶紧换身衣裳。”崔氏殷勤的拿着团扇为曲向江扇风。

“今日琉璃会回来,索性宫中今日也不是老夫当值,自然就早些回来了。”曲向江不冷不热的开口,虽心里不喜,但好歹面上也没有表现的太出来。

“老爷。”魏姨娘行过礼之后只是淡淡的站在一旁,本来这些事情以往都是她做的,可这崔氏一接回来就学聪明的许多,眼巴巴的就是要巴着老爷不放。

魏姨娘自是不屑于用这种手段来拴住老爷的心的,毕竟她可是堂堂广阳王妃教出来的,虽然她只是个民妇,可她依旧不屑于这种烟花柳巷女子的做法。

崔氏这次回来可是想明白了许多,只要她在这尚书府呆着一日,她就要依靠曲向江一日,她要把曲向江惹到了,以前就是她的下场。

这次一回来便有这么一个眼中钉肉中刺,崔氏怎么看怎么不舒服,自己早已是黄脸婆了,可看着魏氏,眉清目秀,走起路来仿佛那杨柳枝,细腰不堪一握。

自己真是小看了这个曲琉璃了,竟然塞这么一个女人来碍她的眼,可她偏偏还什么都不能说。

现在这尚书府可是魏氏在掌管中馈,虽说自己回来这一月余她并没有克扣自己什么,但是如果自己一表现的稍稍不合她的心意,难免就会再暗地里给她下绊子,所以,崔氏都是笑脸相迎的。

等着吧,这尚书府的当家主母只能是她崔乔婉,这个魏氏,就暂时先让她得意两天,等着自己暗地里给她制造些麻烦,一个乡下村妇,到时候还不是得眼巴巴的来求她,到时候,她一定要好好给魏氏立立规矩,让她知晓知晓,这尚书府她到底该依仗的是谁。

“老爷怎不提前通知妾身一下,妾身也好准备一下。”崔氏贸然听到曲琉璃的名字心里还不禁毛的很,毕竟当初曲琉璃那眼神,她可是记到了现在的。

“园容啊,准备的怎么样了?”曲向江却是没有接崔氏的话,而是转头询问魏姨娘,魏氏本名魏园容,所以曲向江便唤她园容。

“老爷请放心,一切都已经安排好了,厨房也通知了,说今日大小姐回来,准备的都是大小姐喜欢吃的菜。”魏氏这才缓缓上前开口。

曲向江满意的点点头,相比这个整日里吵吵闹闹的崔乔婉,曲向江还是更喜欢魏园容的,淡雅大方,还能知道他的心思,简直就是那温柔的解语花,比崔乔婉不知道好上多少倍。

要不是这次迫于贤妃娘娘的压力,他还真的是不想把这崔乔婉从寒山寺接回来,给他添堵,没有她在的日子,曲向江可是乐得清闲的。

崔氏看向魏氏的眼神里仿佛都似淬了毒一般,好啊,都敢瞒着她了。

“老夫先去换身衣衫,你们二人赶紧准备一下,琉璃怕是马上就要到了。”曲向江说完,便擦擦自己额头的汗,转身往后院走去。

这今年是怎么了,还没有到三伏天呢,怎生就这么热呢,走两步路就是一身的汗,他得赶紧去沐浴一番,好迎接他的宝贝女儿。

等着曲向江一走,崔氏便原形毕露了。

“我倒是不知,妹妹还有如此的心计,广阳王妃要来,这么大的事情,都不事先通知我一声,怎么?妹妹这是成心要我出丑了?”

崔氏缓缓地坐在主位,手里的团扇依旧不紧不慢的扇着风,只不过那眼神,却是一刻不停的盯着面前站着的魏氏。

“姐姐多虑了,妹妹只是做好自己的份内之事,想来这种事情也是不用告知姐姐的,毕竟,现在掌管中馈的我妹妹我,不是姐姐你。”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