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科幻 > 美人怨>

更新时间:2019-05-22 14:00:47

美人怨精彩章节限免阅读 美人怨全本小说 连载中

美人怨

科幻小说

来源:沧州作者:向北偶米笑笑分类:科幻

我看到眼前的苏澈挣扎着想爬起来,从他的怀中摸出符来。 我眼瞳一缩,心一下提到嗓子眼里。 没想到我却被身后的鬼魂一把提起,挡在它的面前,同时阴恻恻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精彩章节试读:

我看到眼前的苏澈挣扎着想爬起来,从他的怀中摸出符来。

我眼瞳一缩,心一下提到嗓子眼里。

没想到我却被身后的鬼魂一把提起,挡在它的面前,同时阴恻恻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你动一下她就死。”

苏澈咬着牙看着它,终于还是没有没有把符扔了出来。

我心里难受极了,因为我他才没有扔出去,我成了他的拖累了。

怎么办!我心里一阵焦急,却想不到一个好些的办法。

这个鬼怎么会突然出来的,还假装成了林云。

林云和张勇他们去了哪了?

突然我的手碰到了胸前的符纸,我一咬牙把它撕下来,就往后甩。

张勇说过这张符粘了苏澈的血,可以压住我身上的阴气,原来的功能却好像没了。

可是实在没办法,我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我手里抓着粘了苏澈血的符往后一甩,碰到一个硬硬的,摸起来很是渗人的地方。

“啊!”一声凄厉的惨叫响起,我感觉后背猛的一烫,然后提着我的力量突然消失了,我掉到了地上。

呼!赌对了,这张符只是没有压制鬼的气息,但它的力量还在。

一落地,我马上连滚带爬的跑到苏澈那边,同时我看到苏澈手一扬,正要把那张符也扔出去。

“停!”

我一惊,居然是张勇的声音。

苏澈把即将扔出去的符收起来,这时我才顾得上回头看去。

只见那个浑身干瘪的鬼魂身上满是黑烟,好像有着一种看不到的火焰在灼烧着他。

我暗暗咋舌,之前苏澈也扔过一回这张符,扔的是主任养的小鬼,我也见识过威力。

但我刚才扔的那张粘着苏澈血的符,威力简直比普通的要大出来一两倍。

接着我们便看到张勇和林云从院子外走了进来。

“你们干嘛去了!还有林云,你的手机怎么在那个鬼魂那里。”我忍不住有些愠怒的问道。

差一点,我们两人就命丧鬼魂之手。

林云有些不好意思,他挠了挠头说:“我们在夏冰家搜查的时候,看到一个影子跑了出去,我们就追,后来追不到就到家里头找你们。”

我点点头,示意他继续说。

“回了家发现你们不在,看到了你们打来的电话,我正要打回去,张勇突然跟我说把手机放院子里,我们先躲起来。”林云看了一眼张勇。

我似乎有些明白了。

张勇瞥了一眼一直冒着黑烟的鬼魂,问我:“它是不是你那晚见的那只?”

我连忙点点头,突然意识到我们合力把这只鬼给制服了。

这只在我心中存留下巨大阴影,让我恨不得千刀万剐的幕后黑手,就这么轻易的让我制服了?

我有一种处在梦幻中的感觉,随即心中溢出巨大的狂喜之情,爸妈,叔叔,还有村民们,我很快就可以为你们报仇了!

张勇看了它一眼,跑到屋子中,再出来手里拿着一根黑绳子。

他很快的把那只鬼魂绑了起来,中途那只鬼不断挣扎着,冲他咆哮,我却看到他始终波澜不惊,面无表情……

“好了,岳小姐,麻烦接一盆水过来。”张勇扭头看向我。

我进去打了一盆水,端出来,隐隐猜到张勇想做什么。

果然,他直接拿起水盆泼到了那只鬼的身上,鬼魂又发出一声惨叫,身上的烟却渐渐灭了。

好像刚才鬼魂的身上确实有火焰在燃烧。

“这道符原本对鬼魂只是相当于手榴弹,有一次爆炸的力量,”张勇很是时候的边做着手中的动作,边跟我们解释道。

“加上童子血之后,就会造成持续性的伤害了,符本身爆炸后,血液中的阳气又渗透到鬼的身体中,就相当于你的身体着了火。”

我身子微微哆嗦了一下,有些不敢想象那种疼痛。

张勇打量着那只鬼魂,却微微皱起了眉头:“他的气息很弱,你确定是那晚遇上的那只鬼吗?”

我一愣,点点头,他那一双狭长中带着阴狠的眼睛,我是绝对忘不了的。

张勇眉头却皱得更紧了:“不应该呀,凭他的本事,绝对做不到施展那么恐怖的诅咒。”

我的心微微一沉。

张勇接着看向那只鬼,眼中闪过一丝冷厉,阴沉的说道:“我知道你能听到,回答我的问题,否则我让你生不如死。”

我猛的一颤,张勇在我们面前一向是温温和和的,我从来没有见过他这种阴沉的样子。

鬼魂抬起了头,干瘪的面孔上满是痛苦,他睁开那双狭长又阴狠的眼睛,冷冷的扫了我们一眼,压着嗓子说道:“你们都会死。”

这声音中充满了怨恨、不甘、压抑等情绪,我不由抱住苏澈的胳膊。

苏澈在一旁静静看着,把我搂在了怀里,轻轻拍着我的背。

“敬酒不吃吃罚酒。”张勇有些狰狞的笑了笑,掐了个手印嘴中念念有词。

接着我看到绑着鬼魂的那条黑绳子突然像有生命似的蠕动起来,从边上伸处无数只细小的嘴巴,啃咬着那只鬼魂干瘪的身体。

“啊!”鬼魂嘴中发出前所未有的凄厉声,身体剧烈的颤抖着。

我更加害怕了,那条黑绳子看起来普普通通,没想到是一件那么恐怖的凶器。

我偷偷看了一眼张勇,看到他脸色狰狞,眼中带着一丝疯狂之色。

张勇到底是什么人?正常的道士不是应该用符咒和桃木剑什么的吗,他怎么会有这么邪恶的东西……

张勇的动作继续,甚至我看到绳子晃动的更加厉害了。

渐渐的那只鬼魂身上干瘪的皮肤被啃了许多,身上有很多地方露出了森森的白骨。

我感受到苏澈的身体也微微颤抖了下,接着他拿手捂住了我的眼睛,温和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别看了。”

我却倔强的用脑袋甩开他的手。

不管这只鬼到底是不是害死所有人的凶手,他最起码也和真凶脱离不了干系。

看到它痛苦的样子,我虽然很害怕,但也隐隐有一种报复的快感。

那只鬼魂终于忍耐不住了,连忙喊停,说它愿意回答任何问题。

我心神一震,说不出的紧张,忍不住抓了一下苏澈的胳膊。

张勇笑了,却不温和,而是带着一种冷酷。

我觉得现在的张勇比对面的鬼魂更像一个恶魔……

他停下了手上的动作,问道:“村子里的人是不是你杀的?”

我看到绳子缓缓停止了晃动,伸出来的无数张小嘴巴都收了回去,那只鬼魂脸上露出如释负重的畅快感。

它看了一眼张勇,眼中露出深深的恐惧之情,慌忙的摇摇头:“不是,不是我,我哪有那么大的本事。”

我心里一颤,一股浓浓的失落感笼罩心头。

这是对自己费尽力气却没有得到结果的失落,也是对真正仇人的恐惧。

果然,没有这么简单,能一瞬间施展诅咒杀害了几十条命的鬼魂,这么会这么简单的就被抓住……我忍不住惨笑一声。

张勇微微点了点头,没有惊讶,接着问道:“夏国到底是怎么回事?”

夏国是夏冰爸爸的名字。

鬼魂颤声回答道:“夏国,前几天突然进了我们的地盘,跟王不知道说了些什么,然后王就派我假扮他女儿的头,别的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啊!”

说完鬼魂用乞求的眼神看着张勇,张勇沉着脸不知道在想什么。

王……我们的地盘……

他们的地盘,我不难猜出就是晚上会出现的那片林子,可是王……难道我的仇人不止是一只鬼,还是所谓的鬼王?

我心一点点沉到低谷。

突然我想起来一件事,连忙厉声问它:“你有没有附夏国的身?”

鬼魂反而愣愣的看着我:“附身?什么附身,是指我控制他的身体吗?”

我皱起了眉头,点了点头。

“怎么可能,那个夏国那么恐怖,我哪敢附他的身啊!”

“什么?”我失声叫了出来,感觉脑子中某些观念瞬间被颠覆了。

它说叔叔恐怖?

我一下子又想到那个在夏冰死后好像苍老了十岁,身体微微佝偻的半百老人。

难道……我脑中突然出现了一个念头。

我颤抖着声音问那只鬼魂:“难道夏国也是鬼吗?”

在我脑海中,只有鬼才有那么强大了,就连这只被张勇折磨的不成样子的鬼,当初我和苏澈在它面前也是毫无抵抗之力……

甚至连神秘的张勇,那晚上也很轻易的被一个鬼魂附了身。

我看到张勇也是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它,似乎他也没有料到。

鬼魂摇摇头,说夏国就是一个人类啊,为什么要说他是鬼。

我一呆,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只是感觉相处了十几年的夏冰的爸爸突然一下变得神秘陌生起来。

沉默了半天的张勇突然又发问了:“你到底是什么来历,你们的王是谁?”

鬼魂畏惧的看他一眼,正要张嘴,突然,它愣住了,眼中露出恐惧的光芒。

我莫名其妙的看着它,一种不祥的预感从心底缓缓升起。

突然感觉眼前一道影子向我身上一扑。

“闪开!”影子发出一道吼声,是张勇的声音,他带着我扑到了一边的地面。

“砰!”

下一瞬间,一道热浪扑面而来,我感觉我脸上的汗毛似乎都微微发焦。

那个鬼魂,不见了。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