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都市 > 都市七绝医王>

更新时间:2019-05-22 15:00:11

完整版免费小说都市七绝医王 无广告无弹窗全目录 连载中

都市七绝医王

都市小说

来源:沧州作者:静凉分类:都市

杜颜瑜是什么人,杜破军的孙女,杜挽巨的亲生女儿,杜家的大小姐,地位之高,能比得上的没有多少人。 从出生到现在,除了在阳叶盛跟前屡屡吃亏,最后连一颗芳心都输给了阳叶盛

精彩章节试读:

杜颜瑜是什么人,杜破军的孙女,杜挽巨的亲生女儿,杜家的大小姐,地位之高,能比得上的没有多少人。

从出生到现在,除了在阳叶盛跟前屡屡吃亏,最后连一颗芳心都输给了阳叶盛之外,杜颜瑜何曾被人这样骂过,这让她面子上如何过得去,不禁勃然大怒道:“你们几个,把那个满嘴喷粪的老东西给我拉出来,我要亲自教训教训他。”

这些天仙般的美女们突然降临到云岭,而且是开着车,傻子都会知道,她们是阳叶盛的朋友。

本来,这些村民们是抱着法不责众的念头,准备将赵家的这些男人照死里打,但他们的心里仍是有一丝的担忧,万一真把他们打死了,万一警察真把他们抓走……

但是,杜颜瑜说了这句话,这些村民们都是大喜过望,毕竟,阳叶盛的女人参与其中,将赵老大打死了,那么她也就成了凶手,他们也就跟着一起安全了。

所以,杜颜瑜的话音刚落,赵老大马上就被两个村民拉着扔了出去,正要跌跌撞撞地倒在了杜颜瑜的脚下。

赵老大骂杜颜瑜,等于是找死,邹锦玉她们几个也是心里恼火,对于杜颜瑜要亲自教训赵老大的意思,没有一个出面阻止的,妙玉反倒还火上浇油,冷冷说道:“小瑜,不要手下留情。”

杜颜瑜本就没打算手下留情,哪里需要妙玉提醒了,闻言嘿了一声道:“放心,这老东西自己找死,怪不得别人。”说罢,杜颜瑜右脚猛地踢出,正好踢在了赵老大的腰间,一下子踢得他凄厉无比地惨叫起来,身体也被踢的得向杜颜瑜的前方飞出。

“哼。”一脚之后,杜颜瑜冷哼一声,一个飞身向前,竟然在赵老大落地之前先到了,随即就又一脚踢出,正中赵老大的胸口,只听得“咔嚓嚓”的几声,赵老大的身体再次反飞过去。

这一次,不等杜颜瑜再跃身而起,妙玉已经越众而出,嘿了一声道:“小瑜,跳来跳去麻烦,我来帮你。”说罢,一脚踢出,也踢在了赵老大的胸口,“咔嚓嚓”的声音之后,赵老大的身体又向杜颜瑜飞去。

如此一来一往,赵老大就成了一个人体足球,被妙玉和杜颜瑜你一脚,我一脚地踢来踢去。

没过几个回合,赵老大的惨叫声就越来越小,直至完全消失,杜颜瑜才一个纵身而起,飞落到妙玉的身边,不再继续这一场“足球比赛”了,而赵老大呢,也随着赵铁树步入到了黄泉路上。

“赵老大死了,咱们把这些畜生们也一起打死算了。”看到赵老大死了,第一个跳进来的村民再次振臂大呼一声,这些村民的精神又是大振,拳脚也更加猛烈起来。

其实,早赵老大死之前,赵老五已经GameOver了,他本就失血过多,没有了匕首防身,如何能耐得住那雨点般的拳脚相加呢,只不过,在赵老大咽气之前,这些村民依然还把他当活人对待,拳脚不停,直到那个村民的喊声起来,这几个村民才停了下来。

与此同时,另外那些赵家人的惨叫声也渐渐弱了下来,已经有几个喊不出声音来了,显然也已经快到了生命的边缘。

终于,卫老头和老秦头闻讯赶来,挤过门口那些观看的女人们进来的时候,赵家的人已经没有一个能喊出声音的了,也不知道死了多少,还有多少奄奄一息了,但是,反正是要打死人了,那就让他们死得透透的,是以这些村民们的拳脚依然没有停下来,依然落在这些已经不能动的赵家人的身上。

“住手,全都住手。”卫老头刚刚当上村支书,才第一天,就遇到了云岭几百年来没有遇到的如此大事,整整一家十几口男人,被人群殴致死,卫老头都不知道该如何对上面交待。

随着卫老头的一声大喝,拳脚慢慢减了下来,没过多久就完全停住了,但赵家人也没有一个能动的,或躺或趴或侧卧地躺在地上。

卫老头和秦老头走近一看,不禁大吃一惊,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太惨了,简直是太惨了。

二人顾不上别的,急忙上前去,将手指一一在赵家人的鼻子下面探过去,每探一个,脸色就凝重几分,苍白几分,直到他们两个将赵家人全都试了一遍,额头的汗水已经能顺着脸颊流下来了。

卫老头和老秦头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神中读懂了什么,皆是心下一震,十几个人哪,全都被打死了,这事可怎么解决啊。

听到报信的时候,卫老头和老秦头知道这些村民们为何会动手,他们当然明白,赵家人的该被打,这些村民出气是应该的,但是,被打和被打死是两个概念啊,前者是出气,后者就是犯法了。

而且,卫老头和老秦头甚至于有所怀疑,他们的老婆是不是跟赵家的男人也有一腿呢,虽说没有赵家人在他们的家里过夜,把他们赶出去的事情发生。

俗话说,在其位谋其职,卫老头和老秦头若不是村支书和村长也就罢了,虽然未必会加入到殴打赵家人的行列中,至少也会是看热闹的人群中的一员。但现在不同了,他们一个是村支书,一个是村长,而这又是一起集体群殴事件,更是打死了十几个人,他们想的更多的是,该如何处理这件事情。

法不责众,这个道理他们两个也懂,可是,如果法不责众,不抓这些打死人的村民,他们两个该如何对上面交待呢。

这些村民打死人之后,倒也没有一哄而散,毕竟他们出气了,再说都是一个村的,谁不认识谁啊,跑得了和尚跑得了庙吗,于是,他们自觉地站成一排,看看卫老头和老秦头会如何处置他们。再说了,还有阳叶盛的朋友参与其中呢,这将会是他们最强的后盾。

卫老头和老秦头可不知道杜颜瑜也参与进来了,或者说,他们两个一上午都待在村委会里,根本不知道阳叶盛的女人们来了这么多。

一进门,他们两个就被群殴的场面震惊了,根本没在意厨房门前多了八个陌生的女人。而且,这些村民站立的地方,正好是厨房的对面,那么卫老头和老秦头正好也是背对着厨房,没看到邹锦玉她们。

卫老头稍稍稳了一下心情,怒声道:“杀人犯法,这个道理你们都不懂吗,而且,你们杀死的不是一个人,而是十几个人。”

那个领头的村民马上说道:“卫书记,赵铁树和赵老五两家人,是自相残杀而死的,在场的所有人都可以作证。”

自相残杀而死?

卫老头和老秦头闻言一愣,都是不明白,为何赵铁树和赵老五亲兄弟两个,会两家人自相残杀而死,不过,他们相信这话,毕竟围观的人太多了,取证不难,而且,赵大虎和赵老五的二儿子,赵二虎和赵老五的大儿子的尸体分别是在一起的,倒也能说得过去。

卫老头轻咳一声,又问道:“这么说了,除了赵铁树和赵老五两家之外,另外三家十口人,全都是被你们打死的了?”

对于赵家满门被打死的事情,卫老头和老秦头的心里也是拍手称赞,可心里称赞,但处理这事却会让他们很头疼,更别说他们之前根本没有类似的经验,但心里却同时有了一个念头,找阳叶盛,让他解决此事。

“不是。”回答的人,还是那个第一个冲进来的村民,他的回答让卫老头和老秦头一愣,老秦头问道,“狗屁,把话说完。”

这个年轻人的名字,是整个云岭村名气起得最让人哭笑不得的,狗屁,真不知道他爹娘当时起名字的时候是怎么想的。

云岭村的人早就习惯了,没有任何感觉,可邹锦玉她们却是第一次听到有人起这么一个夸张的名字,一个个皆是忍俊不住,就算是妙玉那冰冷的表情也有一丝的融化。若非是院子里的气氛有些悲哀,沉闷和严肃,恐怕她们八个人中,至少会有四个人笑出声来。

狗屁马上就说道:“卫书记,赵老大不是我们打死的。”

卫老头一愣,问道:“不是你们打死的,难道是他自己死的吗?”

狗屁摇了摇头道:“不是,是被人打死的。”

卫老头和老秦头犯糊涂了,老秦头骂道:“狗屁,你小子别满嘴狗屁,说话不说完,嘴里半句肚子里半句,赶紧说,赵老大是怎么死的?”

杜颜瑜冷冷说道:“是我打死的。”

妙玉也跟着说道:“还有我,是我们两个人打死的。”

女人,而且不是云岭村的女人,没有回头,单是从声音,卫老头和老秦头就听得出来,这两个声音陌生之极,不属于云岭村,而且,口音也不像是本地的,只是他们没出过村,听不出她们两个是哪里的口音。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