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都市 > 马文的娱乐圈>

更新时间:2019-05-22 16:30:18

马文的娱乐圈在线阅读免费 无广告无弹窗完本推荐 连载中

马文的娱乐圈

都市小说

来源:沧州作者:鱼香肉丝分类:都市

在网络文学行业中,网站和作者的签约的方式有三种,一种是纯分成模式,即作品上架销售之后,双方按照一定的比例分钱;一种是保底分成模式,即网站预先支付给作者一部分钱,如

精彩章节试读:

在网络文学行业中,网站和作者的签约的方式有三种,一种是纯分成模式,即作品上架销售之后,双方按照一定的比例分钱;一种是保底分成模式,即网站预先支付给作者一部分钱,如果最后的收入超出了保底的部分,再按照比例分配,如果没有超出,那就是网站赔钱;第三种就是买断模式,即网站以固定的价格一次性买断作品的版权。

与之相类似的,影视行业中,发行方和制作方、制作方和投资方也有相关的模式。以一部电影为例,发行方和制作方可以约定10亿的保底票房,如果达不到,发行方要自掏腰包补全;如果超过了,发行方就能获得更有利的分成。制作方和投资方也有类似的情况,俗称“对赌协议”。此类的对赌没有什么规矩可言,基本上是乱糟糟的。因此会出现票房造假的行为。

“乱世花匠”的做法正好相反,对于新制作的一部电影,作为投资方和制作方,它居然向外界宣布,可以跟发行方签订有利于发行方的对赌协议。即“乱世花匠”保证一个票房金额,如果达不到,它会补偿发行方。对于那部电视剧也是如此,它向采购方保证,如果达不到一定的收视率,将会如何补偿。

有这么好的事,大家当然要抢着买。一时间,“乱世花匠”的门槛都要被挤破了。于是,“乱世花匠”不得不举行一个招标会,以便让最有资质的发行方或采购方公平竞争。

穆心莲得到了这个消息,忍不住连连摇头,她是越来越看不懂马文了,不知道他是太自负还是想作死,哪有人这么干的,一旦出现意外,或者有人从中作梗,“乱世花匠”将会沦为一个笑话。

她优雅的挥舞着球杆,将一枚高尔夫球打了出去,然后手搭凉棚盯着这颗白色的小球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球还没有落地的时候,她就摇了摇头,这一杆打得不好。

不过,这都无所谓了,她只是在练习场练习罢了。旁边的杨志远也打了一发,至少比穆心莲打得远。在他们身后,还坐着那个姓刘的老头子。他更喜欢坐在舒服的沙发上一边喝着茶,一边看人打球。

穆心莲无心继续,便坐回舒适的沙发上,拿起一杯温度刚刚好的普洱茶,轻轻啜了一口。杨志远也跟了过来。

“他为什么要这么做?”穆心莲既没有看老刘,也没有看杨志远,而是盯着远处的绿茵和蓝天。“在电影制作方面,他保持了一个记录——连续三次十倍的投资回报率。按常理说,要承担风险的是发行方才是。如今,他反其道而行之,目的何在?”

“人之所求,名利二字。我觉得,他是在炒作吧!”老刘故作高深地笑着,“以前,他虽然取得了一些成绩,但是在业内也只能称得上小有名气。他的所作所为,也给人一种小家子气的感觉。他向来不接受别人的投资,跟发行方合作的时候也扣扣索索的,所以大家都不怎么喜欢他。这一次不一样,他好像完全变了个人,不但行事高调,还如此的大方。我想,他是想要获得更多的关注,交到更多的朋友。唯有拉着更多人陪他一起玩,他才有机会跟我们叫板。这一点,我们都是心知肚明的。”

穆心莲点点头,笑道:“有道理,而且我觉得他一定想好了对策,毕竟这也不是什么难事。如果票房不够,他完全可以耍一些小手段,自己花钱买票房;如果收视率不够……这个就更好办了。总之,他能够保证兑现自己的诺言。如此一来,大家也就对他深信不疑了。”

老刘道:“我还是觉得,不能任由他上蹿下跳的,不如趁着这个机会,戳破他的牛皮……”

穆心莲晃了晃手指:“我说你怎么老是沉不住气呢?如果说,之前肢解海棠晨曦是为了将其从娱乐圈驱逐出去,那么这一次就不会这么便宜他了。既然上了赌桌,而且已经下注了,怎么能这么轻易让他离开呢?我们要做的就是先给他一些甜头,诱使他下更大的赌注。”

老刘不无忧虑地说:“我总觉得哪里不对劲,还是小心为妙。”

杨志远也是这种想法,而且越来越强烈,但他还是没有开口。跟穆心莲接触的时间也不短了,他知道这个老太婆是个听不进意见的人,多说反而无益。他只需要时刻提醒自己多加小心就是了。

更主要的是,他入会以来,虽然也赚了些钱,但大部分利润都落到了这帮老头老太太的手中,这让他很不甘心。他觉得自己对如何经营娱乐行业已经有些经验了,如果有可能,他真相立即就脱离这群老不死的吸血鬼。

老刘的忧虑也不是没有来头的,尤其是不久前又听到了曹贤和阿月的名字。他得到的消息是,曹贤死了,阿月也自杀了。这让他多少感到一丝庆幸。可问题是,马文的手里是否还掌握着他犯罪的证据呢?年轻时,他干的坏事可不止这一桩。如果马文有意针对“盛世繁花”,他就是一个很好的突破点。

当然,想要置他于死地的人多了,也不差马文一个。可是,马文又跟那些人不同。根据多方汇总来的消息,这个人可不是个简单的角色,似乎拥有一些不为人知的隐秘资源,让人觉得不安。他老了,早已没有了争斗之心,只想平平安安的活到寿终正寝。

三人各怀心思,各自沉默下来。

片刻后,穆心莲又道:“有钱不赚是傻瓜,我已经指示几家发行商,做几份有默契的标书,应该能轻而易举地的拿下那部电影的发行权。我们先一边赚钱,一边耐心观察,看看他到底想要玩什么花样。这就跟打牌一样,我们先跟几圈再说。”

……

“乱世花匠”的招牌挂在了老城区一个不起眼的三层小楼的楼顶。这里原本是一家县区级图书馆,建筑本身有些年头了,虽然算不上文物级别的建筑,但也颇有纪念意义,所以一直没有被拆掉。

马文给公司选择驻地的时候,看中了这个地方,便花大价钱买了下来。一同买下来的,还有图书馆库房里残存的一些书籍。除了日常工作,马文便整日泡在这个库房里,从里面“淘宝”。还别说,里面真有不少好东西——至少马文这么觉得。

这一天,他在库房中找到了一本《金蔷薇》。这是一本前苏联作家的散文集,主要探讨了一些写作方面的问题。这不是文学理论,也不是写作指南,更像是对于创作这件事情的感悟。它拒绝庸俗和教条,试图寻觅创作这件事情本身的美。

回到书房,马文将这部书安放在触手可及的位置上,准备闲下来的时候,认真品味一番。自从不再为吃饭的问题发愁以后,马文每到一个地方都会置办一个像模像样的书房。影视城的书房很雅致,白鸥岛的书房最是开阔,此处的书房书最多。

人类有了文字才有了文明,而且文明将人与动物彻底区别开来。也有人人类学会用火之后就有了文明。马文并不赞同这个观点。一些动物也会用火的,甚至还会放火。X国的一种乌鸦便是臭名昭著的纵火犯。(当然,这另有原因)

马丽和冯俊来到这个略显昏暗的书房(老式建筑,采光不好),将两份标书放到马文的面前。这是他们筛选出来的质量最好的标书,参与投标的公司和电视台无论是资质和报价都是最优的。

不过,马丽有些担心:“我查了一下这两家公司,似乎都跟‘盛世繁花’有些关系。如果让他们中标,会不会有麻烦?”

“是吗,你都查到了什么?”马文向后靠了靠,图书馆里遗留的这张红木办公桌不错,但这把椅子并不是很舒服。好的椅子,还是基于人体工学设计的现代椅子要好一些,虽然可能跟整个书房的氛围不搭。所以,他犹豫了很久,要不要换一把椅子。

马丽道:“也没有什么直接的证据,只是找到了它们跟‘盛世繁花’的一丝联系。这家发行公司的老板是慈善拍卖会的常客,也曾经进入酒店穹顶吃饭;这家电视台的某个部门领导也是这种情况。”

“这是预料之中的事……”马文看上去古井不波,“既然它们是最好的,那就给他们吧!”

“如果他们暗中使坏,我们不仅会赔钱,还会让人耻笑的。”马丽也不明白马文的葫芦里到底卖什么药。她虽然很信任马文,但又觉得他不该瞒着自己。信任,是相互的。

“他们应该不会使坏,至少这一次不会。”马文似乎很有信心,“设想一下,如果你带着一大笔钱进入赌场,他们绝不会傻到一开始就让你输钱。那样的话,你可能会被吓跑。正确的做法则是先让你赢几把,让你觉得你的运气很好,让你觉得你可以下更大的赌注。”

马丽似乎明白了,似乎又不明白。从马文的口气来看,他似乎在跟“盛世繁花”进行一场豪赌。这让她有些不安,尤其是不知道具体计划的情况下。她忍不住问:“你到底有什么打算?”

马文站起身来,揉了揉有些酸痛的屁股,笑道:“这一次,我要坐庄。”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