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影视 > 妃策天下:王爷欠调教>

更新时间:2019-05-22 17:00:21

妃策天下:王爷欠调教在线阅读免费 无广告无弹窗完本推荐 连载中

妃策天下:王爷欠调教

影视小说

来源:沧州作者:清馨分类:影视

是了,谁能说江湖上这些门派和江湖散人,在八卦掌门派灭门之前不知道煌丹的存在呢?与其大家揣着明白装糊涂,不如让大家都知道。 这样那些想暗地里搞些小动作的人还会思量一下

精彩章节试读:

是了,谁能说江湖上这些门派和江湖散人,在八卦掌门派灭门之前不知道煌丹的存在呢?与其大家揣着明白装糊涂,不如让大家都知道。

这样那些想暗地里搞些小动作的人还会思量一下是否会被曝光知晓,为了表面的形象,不得不去选择销毁煌丹。

宁上邪为人刚毅耿直,却不蠢笨,知道事情早晚会闹到这一步,早一点把煌丹揭露出来,并非是坏事,可他显然是下不了这种决心的。

不让宁上邪作难,把煌丹揭露出来的事,萧夙便帮他做了,左右宁上邪就算不高兴,事已至此也覆水难收,再者,宁上邪又打不过他。

说完这些,青影刚巧也循了过来禀告,“主子,宋将军已在赶来的路上了。”

“青影,你且在此候着,我去接锦儿过来。”萧夙眉梢轻挑,眼底有微光浮动,光彩熠熠,言罢不过眨眼间,便不见了踪影。

留下三只单身狗在这里嘘声。

简含凌:啧,这还没成亲呢,就紧张成这样,成亲后还不成妻管严?

宁上邪:当年出师的时候,师父还跟我赌五文钱,这货一定会打光棍到死,谁知道现在……嘁,该去找那铁公鸡要钱!

青影:……(那是主子,他就不乱说话了。)

萧夙自是不知留下的三人又背着他吐槽些什么,当然,他也是不在意的,就算知道顶多再去给他们几个多找些事做罢了。

回到陆锦年身边时,陆锦年侧躺在床上,一只手拿着书卷,胳膊却是耸拉下来的,是已然安睡许久的模样。

不自觉的绽出一抹微笑,萧夙轻手轻脚的坐在了床沿上,把书卷抽出放在一旁,扶着她露在外面的皓腕塞进被子里。

只是一不留意,便望着她的睡颜看了好久,不自觉的慢慢朝睡脸凑去,眼见就要吻上这毫无防备的小丫头,却见陆锦年突然皱起眉头来,萧夙不由顿住自己这一偷袭的行为,悄声道,“锦儿?你醒了么?”

陆锦年迷迷糊糊间只觉有人靠近,意识里只知来人万分熟悉,故而起床气也没有发泄出来,再听声音,知道是萧夙后便完全没有了气性,却还是不想睁开眼睛,觉得声音就在自己附近,干脆伸手搂向他,闭着眼睛道,“等我一会儿,哈欠……”

被陆锦年突然抱住肩头,萧夙愣了愣,便主动躺倒在她身边,揽她在怀里,“好,等你,不过宋逸这会儿想来已经在凌悦楼等着了,锦儿莫要迟太久了。”诚然他很想就这样继续下去,也根本不想在这个时候提起任何别的男人的名字……

可小丫头现在睡得迷迷糊糊是忘记了要做什么,等清醒了,又该懊恼自己怎么忘记了这件事的,该吃醋时吃醋,正经事不能耽误。

陆锦年听萧夙的提醒,想起来要跟宋逸谈的事,又打了个哈欠,睁开了眼睛,入眼便是萧夙的俊颜,陆锦年放空般的凝视一阵,突然攒了个笑,在他脸颊上轻轻亲了一口,“一醒来就能看见你真好。”

接着,就不管萧夙的反应,自顾自的整理起衣服来。

萧夙望着倏而空出的怀抱,愣了愣,颊上还停留着微温的触感,让他满心欢愉,望着小丫头红润的侧脸,便意识到小丫头是害羞了,这可怎么是好,本来想偷亲的人是他,现下却被小丫头得手了……

面色绷得正经,眉目微敛,其中却满是温存,从床上坐起来,顺手接过陆锦年的衣带,帮她打理起衣服来。

这些日子,萧夙总是动不动就帮陆锦年穿衣服,有时候甚至连脱衣服都代劳了,这让陆锦年别扭一阵儿,可萧夙每次脸色都很平静,仿佛理所应当一般,倒让陆锦年不好说什么,现下虽然还很害羞,却也有些适应了。

当下见萧夙又帮她打理衣裳,便定定的望着他认真的样子。

萧夙帮她理好衣服后,便把她抱到床沿边,俯下身子拾起她的鞋子帮她穿上鞋袜,她的目光他自然是知道的,只是这时才绷不住,勾起一抹笑意戏谑道,“锦儿,你再盯着我看下去,我怕是忍不住让你今晚都出不了门。”

陆锦年不解的歪歪头道,“为什么?”

“因为……”萧夙好笑的凑到她耳畔,却突然转而对着她的唇瓣浅啄,“我会忍不住对你做些什么的。”

陆锦年呆了呆,恍然明白了萧夙指的是什么意思,脸颊绯红,颈子却僵硬的不知该做何反应……

诚然她和萧夙早就开始同床共枕,偶尔也会亲亲抱抱赤诚相看,但大部分时候都是很纯洁的盖着被子纯聊天,更深的逾越动作从来没有过。

是她忽略了什么么?从先前那一次发现他对自己……之后她就再没发现过他对自己……下意识的看向萧夙的下面,得到的却是被萧夙直接掩住了视线,声音沙哑却比平时更为魅惑,“锦儿,别乱看。”

欧漏,果然是自己忽略了,陆锦年吐了吐舌头,虽然视线被遮挡,但是被遮住前的那一眼,还是让她察觉了端倪,就只是小小的亲他一下就这样,那平时可是……

越想陆锦年越窘,她虽自诩不是什么恪板的女子,其实也没那么开放,有些事情在成亲之前,是不会做的,但上辈子在军队里混……也稍稍明白男子这样隐忍有多辛苦。

大脑空白一瞬,陆锦年鼓起勇气,捏住萧夙的袖袍一角,扯了扯道,“不如,明天我便打开阵法,让爹爹去找皇上请旨赐婚,我们尽快成亲,虽然我还没准备好足够的聘礼,可能会委屈你,但……这样你就不用……忍得那么辛苦了……”

最后几个字陆锦年简直是挤出来的,脸颊烧得比煮熟的虾子还要红,若不是被萧夙遮住眼睛,她自己也要找地缝钻进去……可能,这就是所谓的掩耳盗铃的心态吧。

“噗……”萧夙好笑出声,一把抱过陆锦年,他的锦儿怎么可以这么可爱呢,这样的她,他又怎么舍得在自己毒解之前,尚不知能否长命之前便这样不顾一切的占有呢,他也想,许她一个安稳的未来。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