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影视 > 邪王掠爱:小妃萌萌哒>

更新时间:2019-05-23 10:30:32

邪王掠爱:小妃萌萌哒在线阅读免费 无广告无弹窗完本推荐 连载中

邪王掠爱:小妃萌萌哒

影视小说

来源:沧州作者:紫煜分类:影视

“呃,老公!不可以的,我被杨风,不是,我被柴风捉去,一直不吃不喝,身体很虚的。大夫说,我不能……不能行房事!会伤及胎儿,甚至死亡的!”杨岚岚尴尬的声音夹杂一丝娇羞

精彩章节试读:

“呃,老公!不可以的,我被杨风,不是,我被柴风捉去,一直不吃不喝,身体很虚的。大夫说,我不能……不能行房事!会伤及胎儿,甚至死亡的!”杨岚岚尴尬的声音夹杂一丝娇羞。

许久,苏九翎才幡然醒悟。莫非……柴风是因为不能得到杨岚岚,所以才卑鄙的做出伤害杨岚岚肉体的事情?也就是说……他的懒懒,根本没有被……侵犯!

不知道为何,苏九翎竟然会有种虚荣的满足。那种心情,就好像……就好像他最心爱的东西只属于他,是很了不起的事情似的!

“呵!懒懒,我以为……我以为你被他……你这个小坏蛋,你害的我不知道多纠结呢!原来你没有,我好高兴!”苏九翎紧紧拥着杨岚岚,心底继续升起很大很大的虚荣心。

杨岚岚蹙眉,一时有些不解其意。这家伙在高兴什么?自己都这样了,他还在笑?他还笑得出来?

等下!

意识到了什么,杨岚岚凶悍的一把揪住苏九翎的耳朵,“你丫的,你该不是以为我被柴风给xxoo了吧?”

苏九翎痛的连连求饶,“老婆手下留情!那也不能怪我啊,你哭哭啼啼的,直嚷着自己不干净了。我自然就联想着你被……咳咳,老婆你先松手,疼啊,疼死了!”

“你这个可恶的家伙,竟然思想龌龊的想到那种地方去了。你讨厌!”杨岚岚松开手,却是将苏九翎抱的紧紧,不肯撒手。

“老公,你会宠坏我的!”杨岚岚低声呢喃。

这一刻,她心中的感动是无法形容的。原来,苏九翎以为她被那个了,却还能那般对她。这个男人,他怎么可以将爱升华到那么伟大的地步啊?

苏家兄弟突然到访,个个面带忧郁,似有什么话想说却又不好说的样子。

“怎么了?出什么事情了?”将杨岚岚哄睡了,苏九翎急三火四的就跑到大厅。

管家说,五位哥哥全来了!深更半夜的,绝对有大事发生。

苏尔凡叹了口气,“九儿,你惹大祸了!”

“什么祸啊?”苏九翎表示不明白。他没怎么啊!一没打仗,二没放火,三没杀人,四没抢掠……

呃!等下。苏九翎努努嘴,难道是指自己在大街上强抢富商的事情?

“呵呵呵,二哥,你该不是以为我真的抢了百姓的财物吧?我那是做做样子,让匪徒知道我确实在尽力的搜刮金银,免得他暗中见我没举动,对懒懒下黑手!”苏九翎得意地笑了笑,继续补充道,“我已经把抢来的珠宝都还回去了,哎,就你们几个的被我融成金水,没了啊!要金子没有,要命一条!嘿嘿嘿!”

苏九翎打定主意,赖账!

苏家几兄弟脸色更难看了,很显然,他们所说的大祸并非指这个!

“到底怎么了啊?”苏九翎莫名其妙的疑问起来。

许久,苏司尧才代表大家开口。“九儿,听说……你的王妃被黑焰门门主捉去了?”

苏九翎点头,“是啊。”

“那……黑焰门的门主可是前朝皇子柴风?”苏司尧再次替大家问出口。恶心,都不出头,就让他一个人说!

苏九翎继续点头,“是啊,黑焰门的门主就是柴风啊。不仅如此,你们都不知道,这柴风竟然是大将军杨振的养子呢!”

五兄弟脸色更加难看了,他们家的小九儿是不是反应太迟钝了些?

“九儿,柴风是朝廷恨不得抽筋剥皮的人。杨振将军无论知不知晓内情,但他确实抚养了柴王的后人,论罪是要满门抄斩的!”苏尔凡终于忍受不了这压抑的气场,将憋在心底的话说了出来。

苏九翎愣了下,“要满门抄斩杨家?”

猛的,他想起一件尤为重要的事情。他的懒懒……就是杨家人!最起码吧,那具身体是杨家的!那不就是说明……

“不可以!”苏九翎腾地窜到苏尔凡面前,“二哥,懒懒已经怀了我们苏家的骨血,不可以这样做!”

苏尔凡眉头纠结在一起,他岂会不知九儿的王妃怀孕了?但……身为皇室的人不以身作则,那天下的百姓就算知道柴风的下落,也不会再上报朝廷了啊!

他们不能因为一个女人,一个孩子,将苏家好不容易打来的天下拱手奉还给柴家啊!

“二哥……”苏九翎不敢置信的摇着头,他的二哥……何时变得这般不近人情了?“二哥,九儿求你,求你不要这么做。九儿求你,九儿给你跪下了!”

“噗通”一声,苏九翎双膝重重的跪在地上。

苏尔凡眉头紧紧地蹙着,看着自家的小九儿痛苦,他也很痛苦。但是有些事情,作为一个男人,作为一个君王——他必须狠下心肠!

“二哥,其实有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既能让你树立威严,又能留下小九儿王妃的性命!”沉寂在一旁的几兄弟眼神交流很久,终于派了不怕死的苏琉尘上前当炮灰。

“什么办法?”苏尔凡和苏九翎同时开口,杀人般的目光刷刷刷飞向苏琉尘的全身。

打了个哆嗦,苏琉尘表示,他差点被两人凶悍的眼神利剑戳死!

上前几步,他深呼一口气,“杨岚岚是九儿的王妃,此事天下人尽皆知。而她怀有苏家骨血一事,亦是真真切切。如果二哥现在将她赐死,可能倒会引起百姓们的埋怨,落下个残暴不仁的暴君名声。我认为,看在她怀有苏家骨血的份儿上,死罪应免。”

苏尔凡的脸上看不出表情,“然后呢?死罪免了,活罪呢?”

“许她将孩子生下,然后发配边疆。”苏琉尘话音降落,跪在地上的苏九翎便跳起身一把拎住他的衣领。

“把懒懒发配边疆?你想让她死啊?”苏九翎怒了,他的眼中充斥着满满的愤恨。

苏琉尘抚抚额头的汗水,“九儿,六哥话还没说完,你别激动啊!发配边疆只是用来欺瞒天下百姓的。打个幌子而已!待你家懒懒生产时,就对外宣称九王妃难产而死。然后咱们将你家懒懒换一个身份,重新嫁入王府,可好?反正老百姓哪有机会看到王妃的真面目,根本不会知晓内情对不对?”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