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都市 > 蜂麻燕雀>

更新时间:2019-05-23 11:00:49

完整版免费小说蜂麻燕雀 无广告无弹窗全目录 连载中

蜂麻燕雀

都市小说

来源:沧州作者:寒外外分类:都市

“最近兑换黄金有些难了,就连白银也不容易换到。另外就是美元等外币也跟不上兑换的速度,一旦换多了,很容易引起政府的怀疑。”戴普放下杯子后说道,他负责的是把日元换成其

精彩章节试读:

“最近兑换黄金有些难了,就连白银也不容易换到。另外就是美元等外币也跟不上兑换的速度,一旦换多了,很容易引起政府的怀疑。”戴普放下杯子后说道,他负责的是把日元换成其他货币亦或是贵金属。

这样做是很有必要的,日元并不是通用货币,如果一旦东窗事发或者到准备离开的时候再兑换变现,势必措手不及。即便在花旗银行等其他国家银行进行储蓄,也很容易出现岔子,毕竟蜂麻燕雀四大门这次面对的是一个国家。像这种惊天全国诈骗,别的国家会不会卖给日本人面子,谁也不好说。为了保险起见,把钱洗出来是很关键的。

通过拿下的各项工程进行的洗钱数额有限,于是戴普便通过正常途径和黑市兑换了金银和其他外币。可即便如此,但还是九牛一毛,戴普提出意见,可不可以再度降低兑换比率,通过购买货物或者海外投资迅速变现。

比如可以联系西方的商行,买了他们的东西,再迅速倒手出去,仅损失商人的利润差价和货运费用,以保证速度。只要联系的够多,就能全部把钱洗出来变成了合法的存款,即便日后被追查起来,也很难发现端倪,更没有理由封闭账户。这点得到了诸人的一致认同,但首先照顾的是中国企业。不过此事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是千头万绪,如此大的金额,只怕戴普是有的忙了。

马云笑道:“说起来此次还是多仰仗蜂门和缺门的兄弟,对这种大型骗术,尤其是人数如此之多的,还是蜂门和缺门更加熟稔。这次关于复兴计划,还是蜂缺两门最为劳苦功高,我敬你们一杯。”

“客气了,客气了。”薛东平道:“蜂麻燕雀四大门本该同气连枝,这次能够一起合作,也是一件好事,更何况日本子欺人太甚,咱们同仇敌忾,当同饮此杯。”

众人一同举杯一饮而尽。马云又道:“燕巢的姐妹们也是辛苦了。”

“应当的。”杨蔺如淡淡一笑,举杯与马云遥相辉映。

燕巢利用她们的美色,换取了大量的情报,让其他三门的行动有的放矢更加顺畅,同时也了解到了许多对华的机密,传给了国内。温柔乡就是英雄冢,燕巢历史博大精深,无论是艺伎还是别的啥,日本女人哪里能玩的过她们,一时间把那些土老帽的心栓的死死的,问啥说啥,时不时吹点枕边风撒撒娇,就能办成大事儿。

“我这边也还好。”孟小六此刻说道:“估摸着再有半个月就能把学生全挑动起来,对了,你们这次究竟骗了多少?”

众人看着孟小六架着眼镜的模样,顿时哈哈大笑起来,孟小六这才想起来,那装作文化人的眼镜忘摘了,有点气急败坏的取下摔在桌子上。

薛东平道:“至目前,咱们共骗取七千余万日元,日本人还是太穷了,不过数额还在不断增长当中,而且是翻倍的增长。”

薛东平声音一顿,随即夸赞道:“马云这个办法实在是了不起啊,这点子还是马云想出来的。”

“大家群力群策而已,马某愧不敢当。”马云笑道:“此法并不是我独创,拆东墙补西墙,空手套白狼说的不都是这个局儿吗?不过要说是借鉴,还是美国的同行。”

“同行?怎么说?美国也有四大门?”众人都很好奇马云是怎么想出来这个方法的,听闻此言不禁纷纷问道。

“那倒没有,有也只有缺门,缺门的生意遍布全国,我想这个事情你们也应该听说过吧。我记得几年前听人说过这个骗局,有个叫查尔斯?庞兹的,好像是意大利人,后来在美国混了。

他宣称可以购买一种欧洲的邮票票据,然后卖给美国就能赚钱。就这么匪夷所思的言论,通过包装宣传以及如咱们一般第一笔很有信用的返利,让大家趋之若鹜。即便当时有经济学家和金融专家提出了质疑,但庞兹还是利用利润和舆论取得了胜利,并趁机把名声炒的更大了。

当时仅波士顿市民就有四万人上当,庞兹被崇拜者们称作是最伟大的三个意大利人,其他俩一个发现美洲的哥伦布,还有一个忘了是谁了。总之一年的时间,庞兹收到了一千五百万美元的投资。

当然后来他被抓了,骗局永远是骗局,早晚会被拆穿。即便咱们的骗局中融合了蜂麻燕雀四大门的精华,并加以改进让骗局更加完美,但留给咱们的时间依然不多。所以诸位当抓紧一步,咱们拖得越久越是危险,三个月,三个月后四大门全部离开日本。”

众人纷纷称诺,随即便开始把酒言欢畅聊起来。他们憋的可够久的,一个个装作不同的身份,甚至有些佯装日本人,哪有如今这么放松。

“弟妹那边没说吧?”马云找了个机会凑上来问道。

“哪个?”

“真有你的,我是问素素。”马云哭笑不得的拍了孟小六一下道。

孟小六也笑了起来:“我说了。”

“什么?”马云惊道,随后压低声音道:“怎么如此大意,若是让别有用心的人知道了,咱们在异国他乡别人的地盘上,被一锅端了岂不是分分钟的事情。”

“我办事你还不放心吗?没人知道咱们来日本的,就算知道也绝不是从我这里透露出去的。另外,纸包不住火,咱们集体消失,你当日本人没察觉?”孟小六成竹在胸的说道。

马云狐疑的看了小六两眼,随机点点头道:“你做事倒是向来靠谱,行了,我也不多说了,再去喝两杯?”

“算了吧,你也少喝,咱们身体余毒怎么也得几年才能好,内脏受损更是需要经年累月的调养,少喝一点别拿着性命开玩笑。”孟小六说着站起身来朝外走去。

“干嘛去?”

“一帮土鳖,来温泉旅馆,自然要感受下日本温泉了。以后再来日本,你们倒是火穴大转了,不怕人家倒栏头子急了眼青了你们。”孟小六说着春典,朝着屋后的温泉走去。

吴立时听闻此言,笑道:“说的也是,赚了大钱人家自然要记恨,找回来都是轻的,估计真恨不得杀了咱们。我也去,不过你是小子秀什么江湖春典,都是自己人。”

吴立时刚走了几步,就被戴普拦住,戴普端着酒杯道:“大全,咱们喝一杯,以后可要多亲多近啊。”

“好好好,蜂王说的这是什么话,你我不一直很亲近吗。”吴立时虽然不喜争权夺势,但对人情世故却十分熟稔,自然不会驳了戴普的面子。

热气腾腾,孟小六泡在温泉里,闻着淡淡的硫磺味,孟小六就觉得浑身都舒展开了。毛巾搭在头上更是舒筋活血,好似最近几日读书所带来的疲乏瞬间消失了。哎,自己还真不是学习的材料啊,从未这么累过,就是马头当年把自己关在屋里读书的时候,也没现在这么累。完全跟不上的孟小六,只能笨鸟先飞以勤补拙弥补差距。

一阵涟漪荡起,伴随着轻微的入水的声音,孟小六懒洋洋的把毛巾从头上扯了下来,想看看是谁把昏昏欲睡的自己给搅醒了。映入眼帘的是一具雪白无暇的胴体,挺拔丰满却又不肥腻,凹凸有致曲线毕露,她正慢慢进入水中,动作充满了诱惑。孟小六不由得咽了一下口水,然后赶忙背过身去急道:“你怎么……这,这……成何体统。”

远在上海,文静此刻正坐在孟公馆的厅堂内,与她对面而坐的则是林素素。林素素满面愁容,整个人都心不在焉的,孟小六已经失踪很久了,这让她不禁有些后悔,是不是不该跟他那么吵架,让他负气离去。

“都怪我,怪我告诉姐姐,让姐姐跟六爷吵架了。”文静满脸的自责对林素素讲道。

林素素摇头道:“这事儿怪不得你,也是我问你你才说的。咱们姐妹关系,硬是不让六爷知道,不就是防着那些不干不净的狐媚子接近六爷吗?现在倒是没有狐狸精了,硬来了个打把势卖艺的,哎。”

“对了,这许久都没见六爷,邹总编这两天还问呢,六爷没回家也没跟您说他去哪儿啊?”文静问着,眼睛里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狡黠。

林素素又叹了口气说道:“倒是说了,留了个口信儿,然后就没消息了。唉,这不着家的,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六爷他说去哪儿了?”文静追问道。

林素素突然看向文静,反问道:“这么关心他去哪儿干嘛?”

文静莞尔一笑:“可以帮姐姐调查一下啊,你也知道,我们做报纸的肯定人脉广路子多。”

“那倒是,六爷他说去苏俄了。你说,好吧好的,去苏俄干什么,怪瘆得慌的,咱们一起开餐厅的那些白俄人,不就是从苏俄跑来的吗?听说苏俄那边可凶残了,什么沙皇贵族的,全部砍头一个不留……”

林素素说了一通,文静就借故告辞了。依然去了那家卖咖啡的店,然后在新来的小伙计的带领下,悄无声息的进入了后堂。店掌柜就在那儿等着文静,他的神色可不怎么淡然,起码比以前来说是这样的。

最近蜂麻燕雀四大门的首脑纷纷失踪,仅有马雷偶尔露面,而且在江湖上没有露出一点儿音讯。这与刚发生的“四门内戮”之轰动很不相符,没有人发声没有人行动,一切平静的有些反常。结合失手被抓的谍报人员,在华日间们不禁有些心慌。

本土的那些家伙们不知道蜂麻燕雀的厉害,但他们来中国多年可是知道的一清二楚。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这一切想要掩盖住只怕不易,蜂麻燕雀四大门按道理应该会报复,但此刻却反常的平静,平静到令人毛骨悚然。

如今文静带来的消息,令他们眼前一亮,原来是去找苏俄人了。日本自沙俄时代就与俄国人不对付,近些年来苏俄时局刚定,也正在西部开疆辟土,同时稳定自身发展经济,无暇跟日本人在远东明面上进行争执。

但明着不来暗地里可没少过招,比如对华的资助与控制。只不过俄国人做事简单粗暴,哪有日本人了解中国人,没了刚柔并济往往都在对决中落了下成。可如果四大门参与进来,或许事情就会有了逆转。

“你立了大功。”掌柜的说道:“你继续在这边盯着,一旦孟小六联系林素素,你就立刻汇报。”

“您说会不会是孟小六故弄玄虚设下的圈套?”

“应该不会,他没这么聪明,除非他发现了你。”

文静欲言又止,过了许久也没将无凭无据的猜测说出口来。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