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言情 > 前妻,今晚不约>

更新时间:2019-05-23 11:30:02

完整版小说前妻,今晚不约在线阅读 无弹窗免费版 连载中

前妻,今晚不约

言情小说

来源:沧州作者:红颜里分类:言情

楚惜夏这么想着,她刚刚开口,谁知道事情突然发生了变化,季明邵猛地把高泽恺推到了前面来,他一个人躲到了高泽恺的影子后面。 季明邵有些声音,自己的劳动成果被别人误会了,

精彩章节试读:

楚惜夏这么想着,她刚刚开口,谁知道事情突然发生了变化,季明邵猛地把高泽恺推到了前面来,他一个人躲到了高泽恺的影子后面。

季明邵有些声音,自己的劳动成果被别人误会了,这种事情落在任何一个人的身上,都会觉得生气吧,但是他更多的是悔恨,他后悔自己以前的所作所为。

他后悔曾经的自己对楚惜夏有多么地残忍,他后悔自己在庄琴的面前做了太多的错事,所以他才会失去这么多和楚惜夏相爱的时间,所以现在他才会被被人占了自己的功劳。

所以为了弥补自己曾经做的错事,他把自己的功劳让给了高泽恺。他知道楚惜夏一定会觉得很奇怪,但是他是这么想的,今天一天,本来他就是让庄琴高兴的,今天是庄琴回国的日子,又是庄琴的生日,无论如何,他都必须要庄琴高高兴兴过完这一天,这才是他自己能够做到的孝道。

高泽恺被季明邵推了出去,他有点莫名其妙的,他不明白什么时候季明邵变得这么的豁达了。但是他并不在意季明邵为什么要这么做,季明邵扔给他的一个表现机会,他接住就行了。

高泽恺看了看楚惜夏,装作自己也是很无辜的样子,下一秒却对庄琴说道:“老师只要你喜欢就好,其实艺术这个东西,每个心里都有一份答案。”

高泽恺的声音一响起,楚惜夏就觉得自己快要窒息了,站在庄琴旁边的她,打量着季明邵,这一刻季明邵的光芒仿佛被人遮住了一样,浓浓的黑暗笼罩着他。

楚惜夏的眼底有点点红,此时此刻她多想飞奔到季明邵的面前,拉着他毫不犹豫的离开,不去管庄琴会怎么样,不用想这个聚会怎么样,可是那只是她的想法,她不能这么做。

因为季明邵已经这么的退让了,她不能在这么时候退缩,不然季明邵的牺牲,不就是白白的浪费了?

楚惜夏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她调整好了自己的情绪带着庄琴走进了餐厅里面。

四个人准备就坐,庄琴按照自己的自身意识,强制地把楚惜夏和高泽恺按到了一块坐着,楚惜夏有一些不乐意,她挣扎地站了了起来,想要远离高泽恺,回到季明邵的身边。

这个时候,高泽恺却附在楚惜夏的耳边说道:“夏夏。你还是配合一下吧。”

高泽恺向楚惜夏表示,他可是告诉过楚惜夏的,他对庄琴说的是自己和她是在一起的,如果这个时候,楚惜夏表现出自己不想和他坐在一起的反应,那不是在打自己的脸吗?打他的脸他还不觉得什么,他害怕的是,庄琴一个不满意,又带着楚惜夏出国了。

楚惜夏本来还在挣扎着,可是听到高泽恺的话,她犹豫了,她真的不想要出国,她想和季明邵永远的在国内愉悦的生活。她看了看庄琴,又看了看季明邵,庄琴的性子,她是明白的,只要她不喜欢地东西,她肯定会不由分说的远离的。所以这个时候,她只能忍着自己的冲动,陪着高泽恺演一出戏了。

楚惜夏慢慢地回到了座位上面,季明邵看着楚惜夏的动作,他的眼底光芒忽明忽灭。他突然觉得有一种背叛的感觉,无论如何,楚惜夏都应该和他坐在一起了,为什么,楚惜夏和高泽恺坐在了一起。

高泽恺到底对楚惜夏说了些什么?频频受挫的季明邵,情绪一下子就有一点低落了,季明邵像是感觉到了自己的情绪的不对镜,他默默地在心里安慰着自己,不要胡思乱想,不要胡思乱想,楚惜夏和高泽恺坐在一起,仅仅只是为了应付庄琴的。

季明邵这么安慰着自己,心情似乎好了一点,他看着庄琴入座之后,他把自己的礼物放在了庄琴的面前。

“阿姨,我听惜……”季明邵本来想说自己听“惜夏”说了,突然他看到了楚惜夏给他的眼色,楚惜夏用自己地眼神告诉季明邵,现在她老妈地面前,这么亲密的叫她,不是很合适,她希望季明邵能够换个说法。

季明邵咬了咬自己的牙,一个激灵说道:“我听楚惜夏说了,今天是你回国的日子,则是你的生日,所以我作为一个小辈,这是我的小小的心意,希望阿姨能够喜欢!”

季明邵对服务员试了一个眼色,服务员就把他的礼物给拿了过来,季明邵慢慢地打开了自己的礼盒,小心翼翼地观察着庄琴的表情。

这一次季明邵为了挽回自己在庄琴心里的形象,可是做足了功课,他找人调查了庄琴,知道庄琴喜欢上个世纪欧洲皇妃的一款项链,于是他发动了手下的所有人去找这一款项链。

找项链的地方可以布满整个地球了,其中的花费也比这条项链本身的价值高,其中还遇到了不少的赝品,季明邵还专门笑了一个鉴定师,鉴定出了真品,才送到了庄琴的面前。

庄琴看到项链的一刹那,眼睛都亮了,这几年她一直都在国外飞,她也一直都在寻找这条项链,可是一直都没有找到,庄琴几乎找了五年,今年的她几乎都要放弃这件事情了,可是现在她喜欢的项链却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

庄琴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但是她又开始质疑了起来。她找了五年的东西,季明邵这么快就找了出来,该不会是假的吧?庄琴的一切心里活动都没有在脸上表现出来。

她板着一张脸,从季明邵的手里拿过了那一条项链,她定睛一看,简直就要叫出来了,果然是真的项链,这色泽,这光彩,还有它每根链子的衔接,简直完美,庄琴忍不住翻来覆去的把玩,她的爱不释手都快要表现在自己的脸上。

楚惜夏看着庄琴,心里有些窃喜,看着她妈的样子,楚惜夏就知道了,这一次一定是有戏的,她撑着自己的头看着庄琴,她等待着庄琴的回答。

季明邵看到庄琴的表情,也觉得自己看到了希望的曙光,他想着如果这一次庄琴真的因为这个项链的事情,对他的形象改观了,那么他以后就更要按庄琴的兴趣来,每个月送给她一个她喜欢的东西。

高泽恺在人群中,是最惴惴不安的那一个,要知道他是一只都知道庄琴是喜欢这个项链的,他也一直都在寻找这条项链的踪影,曾经有一次他找到了这条项链,他想要把它带回来,却因为,自己的资格不够,项链的主人不愿意卖给他。

他想着他也算的上是一个商业的大人物了,他这样的人都买不回来这个项链,恐怕也没有人能够带回来了吧,当时的他是这么的自信,现在看来,他才发现自己是这么的自负,他再次感觉到了他和季明邵的差距。

他打量着庄琴,心里默默地祈祷着,他希望庄琴不是一个容易被物质收买的女人,这样,季明邵就进不了庄琴的眼睛了。

所有人都在等待着庄琴的回复,庄琴看了看自己手中的项链,想着,什么时候季明邵这么的会哄长辈开心了,虽然她承认季明邵送给她的项链,对她来说的确很受用,但是庄琴认真地想了想,能够带给楚惜夏幸福的还是只有高泽恺。

她不能因为一根项链,就把自己的女儿交给季明邵吧。庄琴点了点头,她把项链放进了礼盒里面,她看看季明邵微笑地说道:“季明邵,真是让你费心,你的礼物,我非常的喜欢。”

庄琴的语气不轻不重,平淡地不能再平淡了,楚惜夏甚至能够听出庄琴语气中的疏离。楚惜夏有些不明白了,自己的老妈不是一直很喜欢这个项链吗,怎么会是这样的态度啊,就算是为了季明邵这么辛苦地给她找这条项链,庄琴也多说几句话吧。

可是庄琴好像就是和她作对一样,她仅仅说了这样的一句话,就什么都没有说了。

高泽恺听到了庄琴的话之后,他心里一下子就松了一口气,他就知道庄琴是一个不会被物质的东西打动的人。

这个时候轮到高泽恺的表演了,高泽恺拿出了自己准备的东西,放在了庄琴的面前,他看着庄琴有些窘迫地说道:“老师,比起季明邵的礼物,我的礼物就有一些简陋了,还希望老师不要嫌弃的好。”

高泽恺拿出了自己的礼物,那是一条泛黄的牛仔裙,那是欧洲某个时代最流行的裙子,那是那个时代诞生的第一件牛仔裙具有时代的意义,虽然不像季明邵的礼物那样的华美,但是对普通人来说还是很难得到的一件收藏物。

如同高泽恺自己说的,庄琴对这件礼物的关注度就不是很高了,并不是她不喜欢这个礼物,而是因为自己喜欢了很久的东西突然出现在了自己的眼前,那种兴奋的程度掩盖了所有的东西,所以她也就对这个礼物不是很感兴趣了。

但是庄琴并没有表现出来自己真实的感受,她拿起了高泽恺手中的衣服,左看看,右看看,翻了翻衣服的样式,看了看衣服的走线,又说了许多关于衣服的事情,看起来非常有兴趣的样子……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