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言情 > 夜夜欢爱>

更新时间:2019-05-23 11:30:16

夜夜欢爱无弹窗免费阅读 夜夜欢爱全文在线阅读 连载中

夜夜欢爱

言情小说

来源:沧州作者:慕溪客分类:言情

安萱萱狐疑地看了秦慕离一眼,这厮怎么突然有这种爱好?再说了,他哪里会做造型啊? “好好看着吧,今天会解决很多隐患。”秦慕离却是不再聊这个话题了,而是大掌放在了安萱萱

精彩章节试读:

安萱萱狐疑地看了秦慕离一眼,这厮怎么突然有这种爱好?再说了,他哪里会做造型啊?

“好好看着吧,今天会解决很多隐患。”秦慕离却是不再聊这个话题了,而是大掌放在了安萱萱的肩上。

“夙夜,你这个杀人凶手!你不得好死!”

下面的众人还在议论纷纷的时候,胡延平却是情绪激动地这么来了一句。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底下的人纷纷都喧哗了起来。

“你,你怎么证明你就是胡延平?胡延平已经死了!”小记者哪里想得到一个已经死了的人竟然会再出现在这个低昂,整个人都乱了起来,而且这个“死了”的人竟然还职责夙夜是凶手!

“秦总,请你解释一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秦总,这个人真的是胡延平吗?还是你找人假装的?”

记者们也是纷纷毫不客气地抛出了自己的疑惑问道。

“大家请稍安勿躁,我们已经请来了最权威的机构来做DNA的比对了,相信此人到底是不是胡延平,很快就会有答案的。”易子烨的声音通过话筒传入了众人的耳朵里。

不一会儿,台上便洋洋洒洒地站了很多个的医生,有医学界德高望重的老人,也有医学界的天才新秀,甚至不止是华夏国的,还包括了英国、米国和德国的医生。

那些医生也不说什么,上台去之后就开始各忙各的,十个医生,自己都带了工具,然后采集了胡延平的血液就开始做分析和比对了。

胡延平之前好赌,经常欠债,有时候还被警察抓去蹲多几天的监狱,而他的档案在警局是有留底的,而且很详细,因为是惯犯,现在对于个人的一切信息是都很详细的,只不过都是存放起来保密了而已。

为首的警察皱眉看着这一切,也不打断,其实胡延平他是见过的,以前有一次胡延平因为欠债逃跑被人举报抓去牢子里蹲过几天,但是现在技术这么发达,有人信誓旦旦说胡延平已经死了,万一此人不是胡延平呢?

所以为首的警察也不出面阻止。

十个医生,来自不同国家的不同领域的医生,很快的鉴定结果就出来了,他们将自己的结果各自输入了电子设备里,然后也不给秦慕离看,只是让易子烨放出来给大家看。

最后十个人又讨论了一下,然后给出了一致的答案,完全没有争议,基因和DNA对比结果完全一致,此人就是胡延平本来。

“还有谁有疑问吗?”秦慕离问道,但是他碧色的眸子一直都是盯着脸色苍白的夙夜。

没有人敢质疑这个结果,因为这十个权威是不同国家的,而且也是医学界的代表人物,谁敢站出来质疑?而且看夙夜那脸色苍白。失魂落魄的样子,众人也觉得更加相信秦慕离和胡延平了。

秦慕离做得很周到,让人将十个专家送走了之后,便又找了很多人来张明此人就是胡延平没错。

这么折腾了好一会儿之后,再也没人敢怀疑了。

“秦总,我有一个疑问。”这时候,短发女记者,也就是王玲玲,她举起了手表示自己有问题。

“你说。”秦慕随意道。

“请问秦总是怎么请到了刚刚国内外著名的专家的?”王玲玲一问完,众人就用一种看神经病的眼神看着王玲玲,因为现在的关键是胡延平事件的进展,这个女记者的关注点竟然不在这里,还真是,奇葩。

但是经过胡玲玲的提醒,众人还是有些惊讶的,因为刚刚那十个人,确实是医学领域的专家,秦慕离是提前就请好了的?秦慕离什么时候和医学领域的人也这么熟了?

里面有几个德高望重的老人可不是钱能够请得动的啊。

“这是我妻子的人脉。”秦慕离微微一笑看向了身旁的安萱萱,还用手替安萱萱捋了下发丝。

“唔?”安萱萱一脸的呆萌,因为她自己也不清楚这回事啊,这怎么会是自己的人脉呢?自己哪有什么人脉?

医学领域,对了,难道说

安萱萱看向了秦慕离,秦慕离微微点了点头。

“原来是安蒂娜母亲。”安萱萱眉眼弯弯,安蒂娜母亲之前确实是国内外响彻的精神领域的专家,年轻的时候也是帮助过不少人,有很多身在高位的人都有一些难言的精神问题,当然都是偷偷地请了。

论人脉,其实安蒂娜和慕容轩两个人加起来的人脉,也不输秦慕离多少的,只不过几人的人脉都不是同一个领域的而已。

见秦慕离不再说别的了,王玲玲也便不敢再多问了,生怕秦慕离指出她偷偷直播的事实。

但是秦慕离这么说完之后众人就更加惊讶了,安萱萱的人脉?安萱萱不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子嘛?哪来的这样的人脉?

安萱萱的身世问题呗保护得很好,很少有人知道具体的来龙去脉。

话题被拉回到胡延平身上,胡延平带着仇恨的目光一直落在夙夜的身上,他缓缓地说出了一切事实。

从夙夜给了胡妈手机,到秦慕离的人找到了胡延平要回了手机并且资助了他,再到胡延平回家的时候听到夙夜杀了自己的母亲,租后他逃离,这一切的一切,胡延平都忍了很久了。

“既然你知道了自己的母亲是被人杀害的,那么请问胡延平先生,你当时为什么不去报警呢?”一个记者站起来问道,“你不报警竟然还去找秦总,难道你之前和秦总相识吗?”

“夙夜这种人竟然能够在光天化日之下行凶,我怎么知道他在警局里有没有人?我会找到秦慕离也是因为偷听到了夙夜和一个神秘的黑衣人的谈话,我不知道黑衣人是谁,但是我知道夙夜是杀害我母亲的凶手!我一定不能让我母亲死不瞑目!”胡延平激动地说道。

“你,你胡说,就凭你的一面之词说你母亲是我杀的,谁知道到底是谁杀的?说不定是秦慕离或者别人杀的,而你被秦慕离收买才反过来职责我呢?”夙夜脸色苍白,但是恶从胆边生,立马反驳道,“听说你好赌成性,说不定是你欠下了巨额债务,秦慕离允诺了你多少亲所以你要这样来诬陷我?”

“对,夙夜说得也有道理,有这个可能性。”有人立马附和道。

“没错,一个赌鬼的话是不能信的。”

“再说了,他还炸死,谁知道是安的什么心啊。”

听着众人的议论纷纷,胡延平红了眼,他沧桑地笑了一声:“秦总,我刚开始还不相信夙夜会这么狡猾,人心会这么险恶,倒是让你猜对了,原来人与人之间是没有信任的。”

“所以说,你的选择是对的,因为我,能够让你母亲闭上双眼。”秦慕离说道。

他对于胡延平的遭遇表示同情,但是这是不可挽回的事情,而救下了胡延平之后,胡延平也确实迁怒过秦慕离,认为要是秦慕离不去找他拿手机就不会发生这种事。

秦慕离直接将很多的现实甩在了胡延平脸上,现在,现实又狠狠地抽了胡延平一巴掌。

当初秦慕离就说过了,夙夜绝对会反咬一口,仅凭胡延平的一面之词,是不可能定夙夜的罪的,而秦慕离说了,有办法让夙夜血债血偿,所以胡延平才会配合秦慕离的人演了一出戏,那就是诈死。

其实那天在小宾馆里面的人确实是胡延平,只不过是化了妆的胡延平,因为秦慕离早就知道了夙夜肯定会派人捉拿胡延平的,所以便将计就计,如果不这样,夙夜怎么会放心地拿出私人侦探给的视频来发布会上闹这么一出呢?

“不,不可能”夙夜怎么都不相信自己会输给秦慕离,这一切难道都是秦慕离计算好的吗?不可能的!

没错,秦慕离就是知道夙夜会请人跟着他们,所以胡延平化了恐怖妆容假装尸体之后就在小宾馆里等着,然后小宾馆的老板跟上去也是在秦慕离的计划之中的,为的就是让那个私人侦探相信胡延平真的“死了”。

后面胡延平是换上了跟秦慕离的人一样的衣服跟着走出去的,因为去的时候是七个人,走的时候八个人,小宾馆的老头儿那里出了命案了,恨不得那些人赶紧带走所谓的“尸体”,自然是不会注意这些细节的。

“不用想了,浴室里那遗漏的‘血滴’也是我示意留下的。”秦慕离看着呆愣地坐在椅子上的夙夜说道,给了他致命一击,“如果不这样,你怎么会相信胡延平真的死了呢?你怎么会安心拿出证据来诬陷我呢?怎么能引出你这个杀人凶手呢?”

众人看着这又一场的反转,已经有点麻木了,秦慕离这个男人,是打不倒的。

“不,我不是杀人凶手!你们凭什么说我是杀人凶手!我不过是以为秦慕离杀了胡延平所以才过来揭发他的!你们有什么证据说我是杀人凶手!”

夙夜发狂地大喊着,双眼通红,就算这一场又输了又怎样,只要还活着那就有希望,不能现在这样被打倒,这种场合要是被定了罪就再也洗不白了,所以夙夜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承认杀人的罪行的。

“夙夜,太难看了。”这时候,高台后面又走出了一个人来,赫然是胡延平的母亲!

“夙夜,你还记得你是怎么杀死我的吗?呵呵。”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