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言情 > 总裁大人,乖乖束手就擒>

更新时间:2019-05-23 11:30:32

总裁大人,乖乖束手就擒无弹窗免费阅读 总裁大人,乖乖束手就擒全文在线阅读 连载中

总裁大人,乖乖束手就擒

言情小说

来源:沧州作者:秋叶飘歌分类:言情

赵唯接过,打开看了看,满面笑容的回答:“多谢小霞姐,不知道我接下来要做什么?” “听我的安排就好。” “OK,那我先回去了。” “好。”林晴霞应道,看着她从车里下去,她

精彩章节试读:

赵唯接过,打开看了看,满面笑容的回答:“多谢小霞姐,不知道我接下来要做什么?”

“听我的安排就好。”

“OK,那我先回去了。”

“好。”林晴霞应道,看着她从车里下去,她抽出一支烟点上,打开车窗,将烟雾飘到车窗外。

这几年,程龙要求复婚,她都坚持不同意。

程龙从公司被剔除,带着离婚时分割的财产,去年开始就再也没见过他,不知去了哪里。

她是个有过*生活的单身女人,这几年,一直流连于夜店,不知道找了多少个男人,身体的满足不等于精神的满足。

这么多男人都没有给她温暖的感觉。

有些特殊的感觉,不需要时间太长,足够回忆很久,就像曾经在住院的时候,黄啸鸣陪伴她的那几天。

让她念念不忘。

给他打过很多电话,不是不接就是勉强接了也不与她交谈很多。

前几年,她看小王和黄啸鸣感情太好,不好下手,现在时常在酒吧看黄啸鸣待很久都没回去,她觉得他和小王的感情一定到了平淡期,这个时候,只要让他们开始争吵,无止境的怀疑,那么,就是好机会。

最后深深吸了一口烟,林晴霞将烟头扔到远处,转动方向盘,车子调头,快速的离开了医院。

小王一下午都闷闷不乐。

因为她虽然嘴上说是ps的照片,但是,她又不是火眼金睛,也不懂ps精深技术,根本分辨不出来,那个女孩长得好看,又理直气壮的,她真的分辨不出来,但仍然不愿意相信。

原本打算回自己家里对爸妈说黄啸鸣的事情,但现在俨然已经没心情了。

下了班,她直接来到了黄啸鸣的办公室,但没见着他人。

“主任呢?”

护士回答:“主任刚刚已经下班了。”

也对,她对他说今晚她要值班,但现在她不值了。

她出了门诊部,然后上了车,看了看手机上他的地点,在路上,小王开车朝着家里的方向驶去。

到了自家楼下,小王蹭蹭的跑到了楼上。

一把推开门,黄啸鸣惊讶道:“咪咪,怎么这么早回来了?不是值班吗?”

小王气定神闲的问:“黄啸鸣,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什么?”

“你认识一个姓赵的女孩吗?”

“姓赵?”黄啸鸣轻蹙眉头:“倒是认识一个,我们酒吧新来没多久的一个服务生。”

“是不是**高中的学生?”

“好像是。”黄啸鸣看她脸色不对,忙问:“干什么问这个?”

“今天她来找我了,带着跟你的广木照找我示威来了。”小王依旧很镇定。

“什么?”黄啸鸣反问:“我都没跟她说过几句话,干什么和她睡……她脑子里装的都是粑粑么?”

“还报出了她的学校和班级,一点不怕我会去找她的节奏?”小王继续说道:“最近你在酒吧的时间真的不短,以后早点回来,我先去洗澡。”小王走进卧室。

黄啸鸣看着她的背影,吐出一句:“让我陪洗吗?我会搓背,还会洗头,更会随时随地扛枪上战场。”

“舔鞋会吗?”卧室里传来小王的声音。

“不会。”

刚说完手机响了,是酒吧的经理打来的。

“什么事?”

“龙哥,不好了,这里有几个有钱的公子哥在我们酒吧里闹事,打起了架。”

“次奥,等着,我马上过去。”黄啸鸣将电话挂了,拎起外套便出了门。

小王洗完澡出来的时候,发现他已经不见了,再一拿手机,发现已经处在桨声灯影会所底盘了。

她换上衣服,将头发擦干,也下了楼开车过去。

天色渐渐黑了起来,到了桨声灯影会所,小王戴着口罩压低了帽子迈步走了进去。

环顾了一圈,没发现黄啸鸣的踪影,打开手机再度确认他就在这里,她便找个沙发上坐下,自己悄悄观察四周。

黄啸鸣楼上摆平了事儿下来,站在吧台处要了一杯酒一饮而尽,然后对经理说:“把我们这里新招的那个**学校姓赵的那个女生给我叫过来。”

没一会儿,赵唯便娇喘吁吁的跑了过来:“老板,你喊我?”

黄啸鸣并无异常,淡淡的看她一眼:“跟我过来,我有话要问你。”

他转身抬脚上楼,赵唯在身后跟着。

直接进了他的休息室。

黄啸鸣坐在沙发上,冲对面的位置指了指:“坐。”

赵唯第一次近距离和黄啸鸣接近,心情很激动,她并未坐在对面,而是坐在了黄啸鸣旁边。

“找我什么事,你说。”

“今天下午去市医院妇科找我女朋友,是你?”

赵唯大方的承认:“是我,她都对你说了?”

“嗤……你为什么要找她?”

赵唯将之前就铭记在心的台词脱口而出:“因为喜欢你。”

“什么?”黄啸鸣觉得极其荒唐,在他的意识里,第一次碰见这么脑残的女生。

“我喜欢你。”她重复了一遍。

他整张脸都冷了下来,不愿意在跟她说话,冷淡的出声:“去找经理结工资去吧,以后别让我再看见你了。”

“老板,我还是清白之身,我不介意你有女朋友,真的,我不在乎名分,我就是喜欢你。”她站起身,手轻轻一扯,原本的女仆装不知道怎么回事,瞬间从上面脱落到脚跟,女生的里面竟然是真空的。

修长洁白的躯体,玲珑有致的站在那里,令人看着十分诱人。

见状,黄啸鸣浑身充斥着即将发怒的气息。

但赵唯似乎没看到,依旧不知所谓的问:“还满意吗?”

不等黄啸鸣开口,钥匙开门的声音响起。

几乎不等黄啸鸣有所准备,门便砰的打开了,小王戴着口罩和帽子站在门口,一双眼睛冷到了极致。

赵唯心里一乐,她想要达到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赶紧弯身准备提起衣服闪人,以免祸及央池。

谁知,她刚弯腰,臀上猛然一痛,身子不受控制的朝前飞去。

“啊!”伴随着余音,身子重重的摔在了地上,来了个狗啃泥。

小王反手,将帽子和口罩直接扔在了沙发上,门从里面被反锁住,缓缓地走向了赵唯旁边。

在她想爬起来的时候,抬起脚一只脚踩在了她的手上,令她动弹不得,愈动愈是疼的很。

“啊!”赵唯勉强跪在那里,姿势很不雅。

“痛吗?”

“放开我。”她疼的嚎叫。

小王缓缓蹲下来,全身的重心都集中在了踩着赵唯的那只手上。

不管是真是假,她心里在难受是真的。

抬起头,对上黄啸鸣的视线,他在看她。

“咪咪,你说,是将她的手给剁了,还是将她扔给几十个男人面前,或者是扔进江里喂鱼,亦或者,你想做别的?”

黄啸鸣说着轻描淡写,赵唯却听着心惊内人跳。

小王沉吟一声:“听说,山区的小朋友厕所没人打扫,送她去打扫半年吧,派人监督着。”

“好主意。”黄啸鸣拿起手机,快速的拨打了几个号码,很快,一群保安便进来了。

赵唯吓得不轻,原本以为很快就能脱手,却未料到,要被收拾了。

“老……老板……我错了,求……求你放了我,求求你。”她大惊失色,泪涌泉涌语不成句。

但为时已晚。

赵唯被强行穿上衣服拖走了。

房间里剩下了两个人,安静的很。

黄啸鸣上前,喊了一声:“咪咪。”

“刚才她脱光站在你面前,老实坦白,你看哪里了?”

“她脱光我真的哪儿也没看,我发誓。”

“真的?”

小王冷笑两声:“站在你面前那么大个人,你没看怎么知道她脱光了,滚蛋……”

她转身就走,黄啸鸣急了,连连喊道:“咪咪……”

……

林子轩带着林乔润依依不舍的回去了,肖若水进入小区,走进楼道口,电梯里已经有了一个带小孩子的女人,肖若水进来,电梯门关上。

女人没有按数字键,肖若水伸出手按了12键便站在一旁。

然后一个人靠近最北边,心里多了个心眼。

待电梯门合上,女人身边的孩子便仰起脸拽了拽自己妈妈的衣服:“妈妈,好饿。”

“想吃就吃。”女人一脸浓妆,散漫的说道。

孩子磨蹭的靠近肖若水,眨着最无辜的眼睛问:“阿姨,我能吃你的东西吗?”

肖若水手上并未带吃的,她冲孩子一笑:“你想吃什么呢?”

她咧嘴一笑,突然张开嘴便朝着肖若水的手咬去。

肖若水冷哼一声,反手运气对孩子的脸盖去,怪异的尖叫声后,孩子幻化成一缕白烟不见。

女人眼睛里迸发着怒意,对她出招:“还我孩子来!”

肖若水始终冷着脸,出手一点寸步不让,女鬼魂渐渐地吃力了起来,最后被肖若水一脚踹在了地上后,扼住了命脉,动弹不得。

“谁派你来的?”

女鬼的脸惨绿,死咬着嘴,不说话。

“你这小鬼魂修炼等级没多高,还胆敢在人间晃荡,不去投胎,我现在就把你交给阴间使者,让他们把你带走。”

闻言,女鬼还未张口,便化成青烟魂飞魄散了。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