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言情 > 重生之风华庶女>

更新时间:2019-05-23 11:30:48

重生之风华庶女免费全本小说 免费重生之风华庶女无弹窗阅读 连载中

重生之风华庶女

言情小说

来源:沧州作者:蔷瑰分类:言情

第一世,他和她没有相爱,却令彼此刻骨铭心。第二世,他们从未相遇,却各自经历了苦痛的成长。第三世,他们终有机会相爱,却落得生死相隔,因为爱得太深。 容锦看过前世种种,

精彩章节试读:

第一世,他和她没有相爱,却令彼此刻骨铭心。第二世,他们从未相遇,却各自经历了苦痛的成长。第三世,他们终有机会相爱,却落得生死相隔,因为爱得太深。

容锦看过前世种种,看到了姬冥野狠毒残忍的另一面,幸好,她前世付出的爱唤回了他的真心。他们之间的羁绊,相爱相杀,在前世时已种下因果。

眼角滑过泪水,晶莹泪珠浸润的褐色泪痣,在三生石黯淡光彩时,瞬时消失了无痕,代表着他们三世缘分已尽。

“快起来,喝孟婆汤,过奈何桥。”旁边的鬼差催促着,鬼差看过太多对前世执念的鬼魂,对于容锦哀戚的模样不以为然。

容锦被鬼差拿着噬魂叉赶到了奈何桥旁,身后的三生石恢复如常,又在演绎者其他鬼魂的前世今生和来世。

容锦不甘心,因为她还没有看到来世,她要看到来世还能与姬冥野相遇,即若不能相爱,但希望他过的一世安稳,只要默默守在他的身边就足够了,爱得太深,已不在乎能够厮守到永远,只希爱的人幸福永远。

“三生石上为何没有我的来世,我不要喝孟婆汤,喝了孟婆汤真的什么就忘了吗?”容锦呢喃自语,精神有些颓废,看着那些本还泪流满面的魂魄只喝下一口孟婆汤,就面无表情,毫无犹豫的走上奈何桥,一点都没有感情,他们真的忘了那些令他们笑,让他们哭的种种过往,失去记忆,丢掉回忆的人,是可悲的。对记忆里的人更加是不公平的。

她不想忘记和姬冥野的过往,她已经不奢望能厮守到永远,只是想着保留他们的回忆,为何都不能?

“来吧,喝汤吧。你们之间的缘分已尽,三生石上关于你们的前世今生已经消散,你们只有三生三世,没有来世了。瞧瞧,你的三生泪痣已经没了,有些事不要强求,喝了老身的汤,安心过桥吧。”孟婆穿着黑色衣衫,外貌看来就是一安详的老奶奶,语调沙哑,语气遗憾。

三生泪痣,本就是因为上世执念太深,才会留下这印记,如今缘分已尽,自然是要随风消散的,投胎转世,重生为人,以前再轰轰烈烈的爱情也跟你毫无瓜葛,因为早已忘的一干二净。

“你意思是,来世再为人,也不会相遇了吗?我的世界里再没有他这个人吗?”容锦句句反问,体现出她的惴惴不安,摸着眼角,那褐色的泪痣真的消失了。

“是啊,再也不能相遇,你已经死了,阴阳相隔,还是早些上路吧。”孟婆言语淡然,见识过太多不愿喝孟婆汤的人,早已无谓。

容锦听到这肯定的回答,脑子嗡嗡直响,这不是她要的结果。她历经千辛万苦,就是要转世和姬冥野相遇。她不能接受,她将来的世界里失去他,听不到他的任何消息,那比杀了她更加痛苦。

她一直坚定的信念,轰然倒塌,她那么努力来到奈何桥,为何知道的是这种结果。

“我不要喝孟婆汤,我不要死。”如果她死了,意味着和他再没有来世,那么她不要死。不管付出任何的代价,她都要守住和姬冥野的回忆。

容锦挣脱了鬼差的控制,将手里盛着孟婆汤的碗打碎,她不要过奈何桥。

容锦的行为激怒了鬼差,只当她是个疯子,该是要好好教训一番。

她是新魂魄,能力那么弱,不出几秒,她就被鬼差控制住了,还被狠狠打伤,要她不能逃跑。

“不识好歹的东西,不想过桥,也得压着你过。哼。”鬼差被激怒,拖着容锦的魂魄,拉着她过奈何桥。

容锦眼角泪水无言落下,手指紧紧扣着奈何桥头的石柱,她不要过奈何桥。就当她是真的疯了,她执念太深,她不愿意投胎转世后活在没有姬冥野的世界里,她宁愿变成游魂野鬼,只在黑夜中默默守着他度过寒冷,无论承受多大的痛苦,她都愿意。

她的魂魄被噬魂叉打伤,嘴角溢出的血丝,手指在奈何桥头石柱上磨出了皮,指甲盖磨出了血,依然不放手。因为她知道一旦放手,一旦害怕,她就真的永远失去了姬冥野,失去了三生三世的羁绊和眷恋。

鬼差被惹怒,大风雷霆,“违背命令,当场抹去你的魂魄,要你魂飞魄散,连转世的机会都没有。”说话间,鬼差手里的噬魂叉正准确插进容锦的头颅里。

千钧一刻之际,听到一声,“住手。”

容锦满怀欣喜,姬冥野终于来救她了,总是在她危难之时及时出现。

可当容锦转头时,眼中的落寞,凝固在嘴角的笑容。来的是一群鬼差,没有姬冥野,没有。

鬼差为首的是牛头马面,还真是第一次见到牛头马面,但一点都不好奇。因为他们在商议的是如何处置容锦的事。

“这个女人是从恶鬼狱里逃出来的,而且她还私自放了厉鬼出来。恶鬼狱现在陷入动荡之中,那厉鬼杀了许多鬼差。此事事关重大,需将她交由阎罗王处置。”牛头厉声说道,言语之中已经表明容锦犯下了重罪,定是要重罚。

容锦眉宇轻轻一皱,自嘲一笑。她将女鬼放出来这件事,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但最起码,她现在不要过奈何桥了。

她手脚被敷着锁魂链,整个魂魄几近透明,虚弱不堪。脖颈处被锢的链子拉在牛头马面的手里,她的样子狼狈悲哀。

她身子摇摇欲坠,若不是心中对姬冥野的执念,她的魂魄根本受不了锁魂链的威力。

在幽暗的地狱里,四周是鬼哭嚎叫之声,一众鬼差手中粗壮的铁链一端是扼在容锦的脖颈里,她虚弱的魂魄被无情的拉扯,撕裂,游游荡荡,她的背影萧瑟瘦弱。

“请各位留步。”黑暗中,低沉而又深刻的声音响起。

黑暗中,那高大的身影越来越近,他的面容越来越清晰。

容锦不断放大的瞳孔,哽咽着,捂着嘴巴不让自己哭出声音来。

他高大修长的身形,一步步的和她靠近,将她笼罩在身影当中。那熟悉的眉眼,淡薄嘴唇微微上翘的弧度,幽深眸底里的喜悦和爱意。他真的来了,他姬冥野,真的来了。

“冥野,你。”容锦本是欣喜见到他,可转念一想,话到一半,眸子里的痛苦和不敢置信渲染充斥。她很想见到他,但在这里与他相见,意味着他也死了,这怎么可以?

姬冥野唇角微微一笑,黑曜石般的眸子静静的看着容锦,扬起手中的红色锦囊,里面装的是他们两人的发丝。

“容锦,不要怕,我一直都在你身边,不会让你有事。”他有些微凉的手指滑过她眼角的泪水,对她柔声言语。

“你为何要来这里,我要的是你活着,姬冥野。”容锦抬眸直直望着他,心中情绪复杂万千,很想冲进他的怀里,放肆大哭一场。

“来救你,在你最需要我的时候,我一定会出现,无论这是地狱。”他言语灼灼,低沉的声线平稳,却令人听之,心潮澎湃。

容锦的泪水抑制不住的往下滴落,而他耐心细致的为她擦着眼泪。他们已然忘记了这里是地狱,还有鬼差,在他们眼里只有彼此。

“你是谁?敢拦下我们牛头马面办事。”牛头马面怒不可赦,对于突然出现的姬冥野,虽能感受到他身上的威压气势,想必此人生前定是九五至尊,但这里是地狱,他们还要交差办事。

“将这链子解开。”姬冥野完全是命令的口吻,他对地狱里陌生的一切,丝毫未有畏惧,浑身散发的冷冽气势,似乎比地狱还要冰冷。

“你到底是何人?”牛头发问,似是不敢轻易妄动,他还从未见过这么嚣张的鬼魂,不知是何身份。

就在此时,听得传来清脆的鸣叫声,飞来一只通体白色的鸟,气势动作优雅,对这些鬼差好似不屑的眼神,它悠然停在姬冥野的肩膀之上。

牛头马面等人看到这只白色的鸟,眼眸里都是惊讶。此鸟为白灵鸟,世间难得,而冥间地狱将它奉为神明,乃是神鸟。因为它白色通透的眼睛可以看透鬼魂的本质,锋利的双爪可穿透魂魄,而且它可分辨厉鬼与普通鬼魂,是厉鬼的克星。地狱里有众多厉鬼恶鬼,依靠鬼差之力绝不能将其镇压,但有了白灵鸟事半功倍,可让地狱安稳。

“现在立刻解开锁链。”姬冥野冰冷充满威压的声音响彻在空气中,令众鬼差忌惮。

牛头马面还在犹豫,有一鬼差慌张来报。“阎罗王下令,一切服从他的命令。”

牛头马面,心有忌惮,迅速将容锦身上的锁魂链解开,不敢直视姬冥野,此人身份诡异,连阎罗王都发话了,他们还是赶紧离开为妙。

容锦重新恢复自有,魂魄慢慢凝聚,减轻了些许痛苦,但嘴角带着暖暖的笑容看着姬冥野。

“你怎么会来这里?还有这只鸟,白灵鸟?”容锦看着这只通体白色的鸟,回想到了此前姬冥野蛊毒发作,他们在山洞里遇到的修仙之人,他身边就带着这只白灵鸟。而且之前在望乡台看到姬冥野的画面,也是定格在这只白灵鸟上。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