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言情 > 征服游戏:老婆,你要乖>

更新时间:2019-05-23 12:00:02

征服游戏:老婆,你要乖精彩章节限免阅读 征服游戏:老婆,你要乖全本小说 连载中

征服游戏:老婆,你要乖

言情小说

来源:沧州作者:遗景分类:言情

她放下了手里的盒子,伸手拿过桌上的手机,照着印象里那几个号码拨打了过去。 一会,嘟嘟的声音被江震宇低沉醇厚的声音替代,只听淡淡的一个单音节声音,秦霜抿了抿唇,凛然道

精彩章节试读:

她放下了手里的盒子,伸手拿过桌上的手机,照着印象里那几个号码拨打了过去。

一会,嘟嘟的声音被江震宇低沉醇厚的声音替代,只听淡淡的一个单音节声音,秦霜抿了抿唇,凛然道:“是我。你让别人带来的盒子我收到了,就算不喜欢这份礼物,出于礼貌关系我还是想向你说声谢谢,还有……祝你新婚愉快!”

这时安静了下去。秦霜拿着手机,没有说话,只是盯着墙钟上走动的时钟看,直到走过去了俩个数字,电话那旁还能坚持不发出声音,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说那番话,或许是想借此刺激她在他心里的地位,让他没办法心安理得的忘记自己,而有一点不会改变的就是无论他怎么的后悔和愧疚,她怎么也不会改变心意。

江震宇终于找回声音:“你知道我结婚了?你有没有……难过?”

“难过?如果我会难过,也许你就不会用这种方式和我聊天了。”

真的没有难过,事已至此,她除了那一点恍惚,再没有其它更多的感想。

不是没有爱过,只是绝望盖过了原本的爱,让这份本就不纯粹的爱失去了原有的美,所以当这份爱越来越丑态百出时,她再没有了去坚持这份爱的意念。

而他现在结婚了,无非是对他的解脱,还有对俩人的关系做了一个结果。

她觉得这沉默有些窒气的不惯,她动了动唇,转变了话题:“你现在应该很忙吧,要和太太挑婚纱钻戒,还有决定去渡蜜月的地方,你们决定在哪举行婚礼了吗?”

“嗯,定在了……”

她抢先打断他的话:“定好了就好,祝福你们,江先生。”

她不要听到从他口里说出任何暗示性的话,她不想听到,也不需要,她不像他那么疯狂,也不如他那个小妈,会因为一点点暗示而去做一切伤害别人的事,没有人能强迫他做任何事情,每个人都要承担自己的责任,包括他。

关于他的事情,若不是无意间听别人提起,她绝对是没有兴趣去打听的,也没有想要探知的欲望,她的生活因为他的出现而变得一塌糊涂,好不容易,他要结婚了……

在某种意义上,她也终于能得到解脱了。

过了好一会儿,江震宇的声音低低地传过来:“你和宝宝过得怎么样?”

“我们都很好。”秦霜想也不想的就答,斟酌一番,又补充道:“我们比前几个月过得开心!宝宝们有了自己的朋友和新生活,我也可以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

良久,江震宇低沉醇厚的声音才缓缓传来:“那就好。”

秦霜抿了抿唇,觉得他们之间真的是没有什么话题了,不想再这样有一句没一句的僵持下去,想要跟他道别说声再见,可话提到喉边又改变主意了。

这一次,应该是他们最后一次说话了。

挂了电话后,他会回到他的妻子身边,私生活从此属于他的妻子,她和宝宝对他不过是外人,再没有权利和他这样聊天,除非他会忘记他的妻子,忘记道德底限,三天两头打个电话过来给她这个旧情人叙旧,不过她清楚,不会了,因为他们无语可说。

于是,话到嘴里的道别却变成了另一句话:“谢谢你——”

这声谢谢,是她对他说过的所有话里从未有过的一句话。

这数十个夜里,她想过无数个可能,要是江震宇当时不来找自己,尽管她还活在万人群拥的风光里,却是不知道有生之年能不能走出那个被强占的夜晚的困境,能不能再对男人敞开心扉去接受他,并和他有肌肤之亲,以前她没意识到自己的心理疾病,可是她用了五年的时间都没和希尔真正的水乳交融,那么好的男人,尽管失去了记忆,她都没能真正的接受。

所以要不是他,她不会获得晓年和小年,这两个胜过所有的宝贝,让她失去了一切都不在乎的无价之宝,而赐予俩个宝宝给她的,正是电话里的男人。

江震宇没有出声,只听到他轻微的呼吸声。

秦霜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一句简单的话也许他能用他那聪明的脑袋想出无数个可能的结果,最后定义成一个不知真或假的答案,但她却要杜绝这个有可能假的成分出现,低低的解释道:“谢谢你给了我俩个宝宝,他们带给了我快乐,他们是你给过我最珍贵的礼物。”

电话那端静寂了下来,等了许久都没有一些声响,秦霜心想,也许他已经不耐烦离线了,正想要挂掉电话,却听他淡然的声音低低的传来:“霜霜,我很抱歉。”

——

周五的早上,秦霜送完孩子,站在站台等公交车。

“小姐,你知道去天明商场的路怎么走吗?”一个穿衣整齐的中年男人走到了她面前,神情诚恳,脸上的笑容憨厚,礼貌的朝她微笑问道。

“从那里……”秦霜看了眼他,想了想,并不作多想,转过身去用手指着远处的招牌,张开唇正要给他解说,此时腰间忽的被只大掌推倒,身子一下往前摔了下去。

身上的钱包一下给那名道貌岸然的男人抢了去,很快就跑开了。

这种抢劫事件在这里并不算常见,而且是光天化日,秦霜蹙了蹙眉,抚着磨破皮的手肘,从地上撑起了身体,环视了四周一眼,那名男人早就跑远了,而四周站着的人只拿眼睛偷偷的瞄她,并没有打算要进一步的行为。

碰上这种事情,只能说是时运不佳,秦霜没有想要去追究,只是在心里庆幸她从来就没有带太多钱出门的习惯,只好在心里安慰自己不过几百块,只当是救济别人,碰巧的是,就在这个时候,那个道貌岸然的男人被着人拽了过来,微微诧异间,抬眼看到那张眉清目秀,俊朗温润的脸时,她真真正正的是愕住了。

到了警局,做完一堆口供后,秦霜才终于取回了自己的钱包。

从警局出现,看到温希尔修长的身影,时隔三个月,他就那样站在面前。

秦霜半是尴尬半是愧疚的收回了眼神,僵僵在站住了脚步,不敢向前。

回国后,秦霜一直打着散工,也没有回到那样小房子,因为那是江定渊他们给她安排的房子,以前是为了防江震宇,现在已经不需要了,她需要过上新的生活。

她在这里安定下来后,也试过打电话给温希尔,只是那时候一个女的说她在洗澡。

从那以后,秦霜再也没有打电话过去。

却没想到现在会碰上他,还是在这样的时候,真是有几分哭笑不得。

温希尔走到她面前,自然得拉过她的手:“我还没吃早餐,陪我一起去吃。”

秦霜心微微一动,犹豫的抬眼看他,看到他眸子里的真诚,神差鬼使的点了头。

一顿早餐,就算是陌生人,碰见今天的事,她也会请。

俩人来到一间餐厅,站在门口时,秦霜微微怔了一下,还是温希尔拉着她,她才跟着进去,这间餐厅以前是他带她和宝宝们常来的,里面的店长和服务员几乎没有不认识他们的,因为温希尔在这里的名声也算大,还有他温和的脾气,令许多人对他有印象。

坐在位子上,服务员看到来的是他们,也没有上来问他们要点什么餐,就替他们点了以前来都点的餐点,五年的时间,服务员把他们要点的餐点记得比他们还熟,就连厨师都知道他们的口味,例如不放葱不放辣。

却也是这微妙的时刻,令秦霜平静的心缓缓的变化。

“晴晴,我这次会碰上你,并不是因为碰巧,我在这边谈生意,昨晚一直通宵没睡,早上忙完工作出来吃早餐,看到一个女人的背影很像你,我就开车跟在了你的后面,没想到真的是你……”温希尔握住她的手,恳切的道:“现在我们之间已经没有阻碍了,你可以再给我一次机会吗?”

想必他也知道了江震宇要结婚的消息,所以才会这样说,秦霜敛了敛眸,他们之间是已经没有阻碍了,可是却有了隔阂,她配不上他,比起江震宇,她更无福消受面前这个男人的爱,无瑕得让她愧疚。

秦霜抬起眼,怔怔的问他:“你喜欢我什么?”

看着他认真思考的模样,秦霜敛了眸,低声道:“俩个人相处也许靠的是感觉,一时心动的并不能说明什么,希尔,你有没有想过,我们之间的问题并不是你,而是我,我已经有了记忆,我不是那个天真无邪的小女孩了……”

温希尔释然,听到她这样说,脸上终于是有了笑容,将她的手握得更紧了,“你不是问我喜欢你什么?”看着她缓缓抬起眸和他对视,他恳切的道:“我说从一开始我对你是一见钟情,不管你皱眉还是开心的神情我都喜欢,可是后来深入了解后,我发现我不是对你一无所知的。”

“我喜欢上了被我了解的你,我喜欢你不管是遇到什么事都不会轻易被打败,我喜欢你认真对待生活坚强的样子,我喜欢你勇敢的去追求自己的爱情,就算你追求的爱情里不属于你,但看到你努力的去穿你从未穿过那么高的高跟鞋,我喜欢你那倔强从不服软的性子,在你身上我看不到一点我不喜欢的。”

“我喜欢你的所有,晴晴。”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