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言情 > 霉女的富豪老公>

更新时间:2019-05-23 12:00:27

霉女的富豪老公小说免费阅读 霉女的富豪老公最新推荐章节 连载中

霉女的富豪老公

言情小说

来源:沧州作者:左楼泥分类:言情

要你管,又不是你的车,乐乐小心地咕哝着,那不大不小的声音当然给走在后头的心怀听见了,她无所谓啦。 乐乐气哼哼地走在星涛的身边,说什么也不要让她占据了这个位置,免得她

精彩章节试读:

要你管,又不是你的车,乐乐小心地咕哝着,那不大不小的声音当然给走在后头的心怀听见了,她无所谓啦。

乐乐气哼哼地走在星涛的身边,说什么也不要让她占据了这个位置,免得她又不要脸地黏上了自己的男人。真是的,星涛哥他怎么可以帮那个男人婆开车门,而不帮自己开呢?

不过那个李心怀也真是,自己粗粗鲁鲁的,力气那么大,不会自己开门吗,为啥就要人家的男朋友开呢?想必她也是专程来找茬儿的。

今天是周末,百货公司里的人潮好多,各种精美的商品,琳琅满目,让人看得眼花缭乱,却乐此不疲。各厂家都使出浑身解数想尽促销手段,想要在这个周末,人气极其鼎沸的黄金时间,努力推销自己的产品,赚取更多的利润。

“妈咪你看,那边好多的布娃娃跟布布熊哦!”贝贝开心极了,蹦跳了几下,然后拉着雨飘的手往前奔。

四年来都没来过百货公司逛了,这里的场地不仅变宽了,而且,商品也比以前更齐全了。想起以前跟星涛逛百货公司的时候,她最喜欢的就是去玩偶专柜了,那些可爱的,漂亮的小精灵是她的最爱。

没想到贝贝一个男孩子,对玩具小汽车跟飞机都不太感兴趣耶,反而对这些毛茸茸的布娃娃那么地喜欢,这点爱好倒是遗传了她的吧。

天啊,她在胡思乱想些什么啊,都是前尘旧事了,她居然还如一个怀春少女一样害羞腼腆,她还真是不害臊耶。雨飘不停地在心里责怪自己,那样没心肝的臭男人,想他做啥呢。

咦?贝贝呢,怎么一转身的工夫就不见他了?她焦急,心慌的目光频频越过一颗颗晃荡着的黑乎乎的脑袋。晕哦,他可不要走失才好!

“贝贝,贝贝,你在哪里?”她着急地朝人群涌动的地方喊着。

……

贝贝可开心了,他看中了一个可可布熊,那憨态可掬的样子真是太可爱了。可是那个布熊的位置放得太高了,无论他怎么踮脚,还是很努力的蹦跳起来,都无法够到。

贝贝的眼睛朝四周看了下,他好想叫一个阿姨来帮她拿下来看看呢,可是四下都是走过的人群,没人注意到他。

星涛跟心怀,乐乐她们失散了,刚才看见她们在看女性用品,他不好意思跟着,便随便在附近打转了一下,就跟她们走失了。

算了,她们逛她们女人自己的东西吧,说不定他也要买一些男性用品呢。

突然,他一个转身,就看见一个胖乎乎的小家伙使劲儿蹬着两条小胖腿,手掌不停地往上够着,希望能拿到上面的那只可爱的布熊吧。就算他满头大汗,他也丝毫不泄气,他很佩服这小家伙不服输的精神,就像他。

他一眼就喜欢上了这个小家伙,那小胖腿粉嫩粉嫩的,就像两截莲藕般,很想让他咬上一口呢。

突然,一只大手把那只布熊给拿了下来。

贝贝刚才兴奋的脸蛋瞬间黯淡无光,唉,有人要买这只可可布熊了……

贝贝委屈地低下头,无措地搓弄着衣角。算了哦,可可布熊有人买了,那自己可以挑其他的布娃娃也可以啊。

再说了,他刚才看了下价钱,居然要70块呢,太贵了,他不想让妈咪破费那么多钱。

虽然他这样给自己安慰,但是眼眶还是渐渐地升腾起了一层雾气,他不敢看是谁买他先看中的布熊,因为他买不起,更怕自己会没有礼貌地从人家手中抢过来。算了,他转过小小的身影,眼睛继续寻找着那些可爱的布娃娃。

星涛有些发愣,他原本以为他会跟其他顽皮的小孩一样,哭闹着让他把布熊还回给他。

看着他那个小小的落寞的背影,不知道为什么,他竟然有一股心酸的感觉。这个孩子好乖巧,其实从他第一眼看到他蹦跳着够布熊的时候,他就喜欢上了这个小男孩,说不清楚为什么,总觉得他跟自己很投缘。

怀里抱着的那个大布熊,好像有千斤重一样,为什么呢?因为他觉得很愧疚,他好像在无意中伤害了一颗纯真的心灵。

“嗨!小家伙,愿意帮叔叔抱抱这个大布熊吗,它好重哦!”星涛禁不住主动出声跟他打招呼,只见那个小身影有些迟疑地半转身,然后用笑眯眯的大眼睛眨巴眨巴地看着他。

“叔叔,请问您是在叫我吗?”小家伙很有礼貌,给了人家一个灿烂的笑容然后再很有礼貌的回答。星涛终于看到他那胖乎乎的小脸蛋了,那眉,那眼,还有那甜甜的小嘴巴,多像小时候的自己啊,他简直就是自己的翻版哦!

而且他的乖巧有礼

星涛蹲下身子,把他揽在自己的身前,然后怕吓到他似的,柔声地询问:“你很喜欢这个布熊吗?”

“喜欢啊,可是叔叔也喜欢,布熊只有一个,贝贝让给叔叔吧!”他装得很大方,但是眼睛还是紧紧盯着他怀里的那只可爱的布熊。

星涛好笑地捏捏他的小鼻子,“原来你叫贝贝呀!”他好想跟这个小家伙聊天,觉得跟他呆在一起,那种无法言语的轻松跟快乐,让他好像回到了小时候,那种无忧无虑的童真年代。

贝贝心不在焉地点点头,那双始终含笑的眼睛还在看着那只穿着一身漂亮卡通衣服的大布熊。

79章 巧遇小贱人

贝贝委屈地低下头,无措地搓弄着衣角。算了哦,可可布熊有人买了,那自己可以挑其他的布娃娃也可以啊。

再说了,他刚才看了下价钱,居然要70块呢,太贵了,他不想让妈咪破费那么多钱。

虽然他这样给自己安慰,但是眼眶还是渐渐地升腾起了一层雾气,他不敢看是谁买他先看中的布熊,因为他买不起,更怕自己会没有礼貌地从人家手中抢过来。算了,他转过小小的身影,眼睛继续寻找着那些可爱的布娃娃。

星涛有些发愣,他原本以为他会跟其他顽皮的小孩一样,哭闹着让他把布熊还回给他。

看着他那个小小的落寞的背影,不知道为什么,他竟然有一股心酸的感觉。这个孩子好乖巧,其实从他第一眼看到他蹦跳着够布熊的时候,他就喜欢上了这个小男孩,说不清楚为什么,总觉得他跟自己很投缘。

怀里抱着的那个大布熊,好像有千斤重一样,为什么呢?因为他觉得很愧疚,他好像在无意中伤害了一颗纯真的心灵。

“嗨!小家伙!”星涛禁不住主动出声跟他打招呼,只见那个小身影有些迟疑地半转身,然后用笑眯眯的大眼睛眨巴眨巴地看着他。

“叔叔,请问您是在叫我吗?”小家伙很有礼貌,给了人家一个灿烂的笑容然后再很有礼貌的回答。星涛终于看到他那胖乎乎的小脸蛋了,那眉,那眼,还有那甜甜的小嘴巴,多像小时候的自己啊,他简直就是自己的翻版哦!

而且他的乖巧有礼

星涛蹲下身子,把他揽在自己的身前,然后怕吓到他似的,柔声地询问:“你很喜欢这个布熊吗?”

“喜欢啊,可是叔叔也喜欢,布熊只有一个,贝贝让给叔叔吧!”他装得很大方,但是眼睛还是紧紧盯着他怀里的那只可爱的布熊。

星涛好笑地捏捏他的小鼻子,“原来你叫贝贝呀!”他好想跟这个小家伙聊天,觉得跟他呆在一起,那种无法言语的轻松跟快乐,让他好像回到了小时候,那种无忧无虑的童真年代。

贝贝心不在焉地点点头,那双始终含笑的眼睛还在看着那只穿着一身漂亮卡通衣服的大布熊。

“贝贝,你愿意帮叔叔抱抱这个大布熊吗,它好重哦!”看得出来这个小家伙很喜欢,所以为博得他一笑,他还真是费了点心思呢。

贝贝喜滋滋地把大布熊抱在怀里,嘴巴还很卖乖地说:“贝贝一餐是两碗饭呢(事实上他用的是一个小碗呢,小P孩就是爱炫耀喽,算了,童言无忌)叔叔您呢?”

“一碗而已!”他伸出一个小指头,心里简直快要笑翻了,因为那只大布熊比他还大呢,看着他憋着的小脸蛋都一片通红了,不过他还是紧紧地抱着,生怕别人抢走一般。

“所以我的力气比叔叔的还要大呀!”贝贝也很开心跟这个帅毙了的叔叔聊天,他人好好哦,而且还肯让他抱抱大布熊。

雨飘可急死了,她已经叫商场的广播来寻人启事了,贝贝听到喇叭里传来妈咪寻找他的消息,他着急地要跑去找她,他真是不乖,又让妈咪担心了,他皱着个小连,有点泫然欲泣了。

毕竟是个才几岁的孩子而已,他的喜怒哀乐全部挂在脸上。星涛看见他憋着个小脸,心里掠过一阵的心疼。

他觉得有点歉意,让他的爸爸妈妈担心了,他一把抱住贝贝,连带他怀里的大布熊,“走,叔叔跟你去找你的妈咪,好不好?”

“嗯,谢谢叔叔!”贝贝破涕为笑。

星涛也有好奇,迫不及待地想看见贝贝的父母是怎样的,教育出这么一个乖巧的,懂事的好孩子。

终于来到了一楼的服务台,星涛抱着贝贝,站在某个俏丽短发的女子后面。

怎么她的背影会给他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呢?他好像在哪里见过她?难道……

“妈咪——”贝贝甜腻的嗓音让眼前的女子猛然一回头。

“贝贝,你去哪里了,妈咪找了你好久!”雨飘的眼里全是贝贝,刚才的焦急跟心慌在看到他的时候,悬着的心,才安定下来。她根本就把在贝贝身后的那个男人给忽略掉了。

星涛的全身都僵硬住了,这个女人,是她!

而且在她转身的时候,贝贝大叫的那一声“妈咪”已经让的脑袋失去了思考的能力,他的拳头握得很紧,好像在努力控制内心流窜着的莫名的激动情绪一样。

虽然四年没跟她相见了,但是她的容颜,她的一颦一笑,无不鲜活在他的记忆中。她的影子无时无刻不缠绕着自己,所以他在万般无奈,仍找不到解决问题的方法之下,他找了乐乐当替身,希望自己有个女朋友之后,可以把她的影子完全扫荡出去。可事实真的是如此吗,他,没有答案……

可如今当自己的眼神一对上她,他发现自己一直以来所做的努力,功亏一篑。

“妈咪,是这个叔叔抱我来找您的,他人好好哦!”贝贝稚气地笑着说。

雨飘感觉到一道强烈的视线朝自己袭来,她抬头一看,思绪一片混乱,但是她还是装成一副陌生人的样子不慌不忙地点头致意:“谢谢您先生!”

“我想,你一定有很多话要告诉我?”他指了指她怀里的贝贝,他需要她解释清楚那个叫她妈咪的小男孩,他的来历!

“对不起,我不认识你您,或许您认错人了。“雨飘有些慌乱地转身,付了款之后,抱着贝贝想离开。但是一只手臂将她活生生地拦下了。

“我相信我的眼光,我没有认错!我记得,你的名字好像叫梦雨飘,是吧?”他用有丝嘲笑的眼神看着她,如果她这招叫欲擒故纵,那么他这步棋就叫守株待兔。

在听到自己的名字从他口中说出来的时候,她的身子轻微地战栗了一下。心头就好像有一只小兔在乱窜,好像待宰的可怜虫一样,不单忍受他那束强电流的袭击,而且更重要的是,她能感觉到他浑身上下散发出来的威胁感跟恨意。

“请你让开——先生,我真的不认识你。”除了假装陌生人之外,她还能怎样呢?跟他再藕断丝连吗,别傻了,她不会这样。而且他更加不会,因为她从他的眼睛里看到了冷漠跟恨意。

“哼!你有了老相好,当然不会认得我这个旧人了,是不?”说这话的同时,他怎么感觉到自己的语气是酸溜溜的,而且还冒着一丝的怒气。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雨飘,你千万不要惊慌。记得装傻,死都不承认,看他能拿自己怎么办。

乍听他的话,她怔了一下,没有做声。因为过多的争辩,只会让自己露出马脚,让他有可乘之机罢了。

“小姐您好,轮到你付款了!一共是79块钱!”服务员小姐露出礼貌性的微笑,指指贝贝怀中的大布熊道。

雨飘的脸色掠过一丝尴尬,排在她后头的人们好像都在等待她付款呢。

晕哦,她什么时候那么失态了?居然在大庭广众之下跟他争吵这个“过去式”的问题。

“哦!不好意思!”雨飘想放下怀里的贝贝,再打开钱包拿钱。

谁料一只大掌马上掏出一张100块的人民币放在收款台上,她呆愣地看着他,嘴巴里嚷嚷说我有我有。

“你不觉得让后头的顾客等待是一件很没有礼貌的事吗?”他似乎看出了她的着急,所以他一语戳中了她想法。

雨飘没有再跟他说话,只是狠狠地瞪了他一个眼神,然后从钱包里拿出一张100块的,坚持还给他。星涛没有接过,嘴角露出一丝嘲弄的微笑,大言不惭地说:“钱,我多的是,我就怕用不完。”

“是啊,全世界就只有你财大气粗!”她反唇相讥,她就是看不惯他用那种小人之人来看待她。难道她会穷得连100块钱也花不起的地步吗,他必星涛还真是太抬举自己了。哼哼,他还是跟以前一样自大!

“梦小姐的恭维,必某当仁不让!”他发出的冷笑,真的让雨飘头皮都发麻了。

唉呀,他真的没药救了!

此时过来的人潮逐渐增多,而且人来人往的过道,有些多事人还用那种怪异的眼神在他们的身上来回穿梭。

汗!真是尴尬。看来他们真的不宜在这个公众场合讨论这样一个问题,他偏了身子让人家过的时候,她趁机跟随人潮的涌动走了出去。可是她的怀里抱着贝贝跟它的大狗熊,她的行动非常不便,更别说跑着逃离他的身边了。

仓促地抱着贝贝走出了商场的门口,谁知道他也跟着在后面走了出来,穷追不舍。

贝贝显然也感受到他们这种有些紧张的,跋扈的气氛,那个叔叔认识妈咪的吗?为什么刚才他还笑得那么开心,转眼间,他的神情就那么严肃了呢?他不敢出声,因为这是大人事。

“先生,我真的不认识你,请你不要纠缠我了好不好?”她自信这么多年来她的容貌也发生了很多大改变,她不再是那个毛毛躁躁的毛丫头,而且她的身材跟性格,以与多年前,有很多的不同,所以,她相信经过岁月的洗礼,他没有理由能认得出她。

何况他可能早就跟乐乐结婚了,也许他们也有自己的孩子了。她不想插入他们之间,也不想再次掀起那些旧日的情感纠葛,让自己的感情再受伤一次。更重要的是,贝贝,哦,为了贝贝,她绝对不能承认自己就是梦雨飘。一旦他得知,以他那雷厉风行的性格,一定会不顾一切地要回贝贝的。

贝贝是她的小心肝,是她生命的全部,她绝对不能失去他,而且她也不坚信乐乐会善待她的孩子。所以,何必相认呢,她不想再重蹈覆辙了……

就在梦雨飘跟星涛僵持不下的时候,心怀小跑着过来,一拍他的肩膀说道:“嗨,星涛,你怎么站在这门口,你不知道,我跟乐乐找了你老半天了,连个人影都不见,你怎么杵在这儿,快回去吧,太阳好大了!”

心怀并没有发现他俩之间的不对劲,拉着星涛的手臂就要拖着他走,因为乐乐在车子里等得不耐烦了。

“心怀,别吵,我有事!”星涛轻轻挣脱心怀的手,一心想追上去。

雨飘见有个女人在缠着她,觉得是一个逃跑的绝佳机会,便敏捷地闪进涌动着的人潮里,刚好有一辆计程车经过,她着急地招招手,打开车门,迅速进去。

“司机,快开车——”她仓促焦急的颤抖声音让司机诧异地回头扫了她一眼,晕倒,这个女人脸色铁青,她该不会被人追杀吧?

星涛追上她的时候,无奈地看着车子从他面前扬长而去。呆呆地站在原地,只有空气中她残留的那一丝,独特的味道……

心怀跟在星涛的后面,随着他的眼神往过去,疑惑地问:“星涛,你怎么了,被人抢钱了?”

星涛低声咒骂了一声——该死的,就这么轻易地让她从自己的眼皮底下逃跑。而到头来,他却连一句答案都问不出来,他什么时候变得那么没用了?

心怀听得满头雾水,不禁打趣道:“不会吧,我才叫你回家而已,你就咒人家该死呀?”

“不是说你啊!”他的眼睛仍然注视着前方,有些心不在焉地回答。

“说刚才你追的那个女人?”她好像不该怎么盘根究底,可是女孩子嘛,到底好奇心是比较重的。何况她跟星涛那么friend,他当然对自己不应该有所隐瞒才是。

“不是啦!”虽然在面对她的时候,自己的态度很恶劣,但是说真的,他还不至于坏到去咒骂她的地步。

返程的路上,星涛在默默地开着车,眼睛直视着前方。而乐乐则在开心地在数自己的战利品,因为在刚进商场的时候,星涛就给了一张购物卡,说是给她们两个女人购物用的。

所以喽,在买了那么多漂亮的衣服跟喜欢的化妆品之后,她怎能不开心呢?就连对着那个不男不女的男人婆李心怀,她都能笑靥如花呢。

因为刚才她真的没买什么东西,大多数都是她在挑选自己喜欢的物品。她还真是识趣啊……

星涛当然对于耳边的那只“小麻雀”的叽叽喳喳充耳不闻,他在脑海里一直回想着这个问题,贝贝究竟是不是他的儿子?

晕倒,他的脑袋瓜子是进水了还是残疾了?明明雨飘是怀孕后才跟小马那个混账东西相识的。说什么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呸,要不是乐乐的表弟习则与帮他搜集那对狗男女的证据,说不定现在他还被蒙在鼓里头呢。

乐乐发现自己的说话声得到不回应的时候,她忍不住拉了下星涛的手臂,不料他正握着方向盘的手一松,车子突然歪了一下,幸亏他刹车刹得快,不然肯定要追尾前面的车子,酿成一宗可怕的安全事故了。

“我不是警告过你,我开车的时候,不要跟我说话,不要打搅我吗?你知不知道刚才就因为你那小小的一个动作,我们差点就车毁人亡,你知道吗?”他厉声喝道,虽然刚才突如其来的情况他有办法控制,但是他还得狠狠的教训她一下。车子奔驰在公路上,本来就是很危险的事,除了保持车速,安全驾驶外,还要驾驶员凝聚全部的注意力开车,否则,害人又害己啊!

他可不想英年早逝……

真的是这个原因而已吗?还是在怪罪她扰乱了他好不容易寻得的一点蛛丝马迹,他的脑海里,心里,全都是贝贝那个可爱乖巧的样子。他那胖乎乎的小脸蛋,还有他憨态可掬的沿着,挥之不去了啊……

乐乐完全没有想到自己才碰了一下他的手臂而已,他居然当着别人的面冲自己发那么大的火气,一时之间她的面子有些挂不住。委屈的泪水在眼眶里滴溜溜地转着,他可是自己的男朋友啊,何况又没发生什么事故,他犯得着对自己那么大呼小叫的吗?

她又不是故意的,况且她刚才也没吓呆了,他非但没有安慰她,而且还大声地对她吼叫……她可是他的女朋友啊,他就不能温柔一点跟她说话嘛,好歹她也是个女孩子。

要是那个女人,想必他才不会粗着嗓门吆喝她的吧,心里酸溜溜的,不知是什么滋味……

唉!强扭的瓜不甜,她习大小姐怎么连这个最简单的道理都不懂呢?那就别怪人家说话的时候,对她不客气啦!

车子在游乐场的门口停住了,她还惊魂未定。她完全没有想到阔别四年之后,她会在这个偶然的情况下跟他相逢。而且最重要的是,他还跟贝贝见过面了。

老天爷,这究竟是一个怎样的巧合啊?这完全让她防不胜防嘛,她从来也没有想过自己会跟他碰面,而且最不想让他知道的就是贝贝的存在。

她能够敏感地察觉到当贝贝喊她一声妈咪时,他那大吃一惊的神态跟脸上那微妙的情绪……

雨飘啊雨飘,今儿个遇上他,究竟是福还是祸,她完全不敢轻易下断定。

贝贝小心地瞄了一眼还在发呆的妈咪,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呢,贝贝有些局促不安地抱着大布熊。

是不是刚才那个帅叔叔惹妈咪生气了,所以她才那么的心不在焉的?

“妈咪——“一道怯怯的声音唤回了她的注意力。

雨飘低下头,看着那双晶亮的眸子里写满了一个疑问。她笑着回答,妈咪没事,我刚才在想,今天是你的生日,等咱们玩遍了游乐场之后,妈咪就带你去买生日蛋糕,好不好?

“耶——太好了,今天是我生日哦,贝贝喜欢吃蛋糕!“小家伙的脸上布满了灿烂开心的笑容。

雨飘刚才阴霾的情绪在看到这个童真的微笑时,也跟着释怀了,管他呢,有什么大不了的。梦雨飘啊,你已经不是当年那个被他玩弄于股掌的黄毛丫头了,先在的,成熟,自信,够勇敢。那么你还怕他什么?

想开了之后,她的心情一片轻松。带着贝贝玩遍了偌大的游乐场,电动木马呀,卡通滑滑梯啊,空中小飞人……

贝贝玩得不亦乐呼,今天是他最开心的日子,他玩了好多好玩儿的东西呢。而且妈咪也买了好多好多零食给他吃,一边吃一边玩儿,他真的是不亦乐呼啊!

雨飘拿出手帕擦了擦他的额头,这家伙,玩得满身大汗。

“妈咪,那我们再去玩儿那个小木船划啊划,好不好?”小家伙似乎不知道什么叫累,跑来跑去的两条胖乎乎的小腿有着是不完的劲儿。

雨飘可不行了,大多数时候她是站在他旁边看着他玩儿,她早就没了年轻时的那股力气。玩儿了两个多钟头,她就觉得像个老太婆一样,走路都蹒跚起来。她累了啦……

“贝贝,那些太危险了,妈咪不会游泳,要是掉下去了,怎么办呀?”

“贝贝的大布熊会救我!”他一脸认真的表情看着妈咪,看着比自己高一个头的大布熊,贝贝坚信他的好朋友一定会救他的。

雨飘噗哧一笑,为这童言稚语,贝贝不依,憋着小脸在闹别扭。

“好了,听话,天色不早了呢,咱们得去买你喜欢吃的生日蛋糕了哦!”她故意岔开话题,用美食来引诱他。

果然这个小家伙中计,马上忘记了刚才不能划小木船的失落感,他兴奋地说:“好啊好啊,贝贝要吃蛋糕喽。妈咪,我累了,您帮我抱一下我的大布熊吧!”

“你不是大力士吗?”雨飘糗糗他,捏了下他红彤彤的脸颊。

“人家,人家玩了那么久,要休息一下嘛!”他嘟起小嘴巴,别扭地说。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