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历史 > 宦妃有喜:千岁,劫个色>

更新时间:2019-05-07 10:30:46

完整版小说宦妃有喜:千岁,劫个色在线阅读 无弹窗免费版 连载中

宦妃有喜:千岁,劫个色

历史小说

来源:沧州作者:魔音1ng分类:历史

周诚从听周晗提及过这桩婚事后,还真没考虑过这么个小丫头片子的心思。 她有什么资格不同意? 听到慕容尘的话时,恼羞成怒只是因为他直接当着这么多人直骂他是长舌妇人! 他身

精彩章节试读:

周诚从听周晗提及过这桩婚事后,还真没考虑过这么个小丫头片子的心思。

她有什么资格不同意?

听到慕容尘的话时,恼羞成怒只是因为他直接当着这么多人直骂他是长舌妇人!

他身为堂堂大将军,怎能受如此作践!

立马冷笑道,“宸王殿下又怎知他们不是男情女愿?怎么看,周晗于她来说,都是最好的选择。”

见慕容尘的脸色越发幽诡斜冷,那面上挂着的一抹似笑非笑,仿佛在嘲弄他的自信与自以为是。

周诚越发不快,继续说道,“末将知晓,那丫头与宸王殿下有些旧故,王爷替她出头无非是觉得周晗算计了她的清白,是轻薄于她,不想她进府后太受轻贱。宸王殿下放心,等她入府,末将保证,无人敢欺……”

“本王的女人,何时轮到你来保证了?”

慕容尘一句话,打断了周诚后面许多没出口的保证。

满堂静寂。

无人出声。

所有的视线里,夹杂这错愕与震惊,以及天打五雷轰的惊骇难以置信,看向从容淡定的慕容尘。

还是周诚第一个反应过来,皱了皱眉,“宸王殿下,您这般,是否极为不妥?要是看不惯晗儿此般设计,也不用如此强辱一个小丫头的清白来针对镇国将军府……”

“老将军也太把将军府当成一回事了。”

慕容尘笑了起来,托着下巴看戏般看众人不一而同的表情,慢悠悠地说道,“她那孩子,是本王的儿子。”

鬼二在旁边无声地抽了抽嘴角。

关于花慕青的传闻,很多都是关于她未婚还带着一个未婚夫家的孩子!

这孩子,居然是慕容尘的?!

那意思便是……

花慕青早就跟慕容尘有了婚约?!

这怎么可能!

一直还算镇定的周诚,第一次露出了震惊的神态。

他看向慕容尘,一时竟说不出话来。

慕容尘又笑了,好整以暇地朝周诚笑道,“你们意图算计本王的女人,这笔账,该怎么算?”

那笑,怎么看,怎么邪恶。

周诚浑身发寒,总算明白慕容尘为什么敢这么肆无忌惮地将周晗打成这副模样了!

这事若是传扬出去,镇国将军府的名声,就全毁了!

算计王爷的女人?

简直就在打整个皇室的脸!只怕镇国将军府的世袭之职,都可能要被拿掉的!

他重重地喘了口气,猛地跪了下去!

“爹!”“父亲!”“祖父!”

好几个子孙看到,纷纷惊呼。

可随后,看到上座之中,那勾唇含笑,残忍邪狞的慕容。

也都一个个噤了声,缓缓跪在了周诚之后。

“镇国府有眼无珠,不知小姐现下如何。”周诚哑着嗓子,压着满心的愤懑,沉声道,“请王爷放心,这次的事,绝对不会透露出去半句风声!”

周诚的这句保证,慕容尘是相信的。

不过么……

他想要的却不是这些。

他依旧支着下巴,慢悠悠地笑,“是么?传不传的,也要看人有没有那个胆子,老将军,是不是?”

也就是说,你这个保证,丝毫价值没有!

周诚脸上铁青,握了握拳,又道,“镇国府愿意赔偿花小姐一切损失!”

慕容尘挑挑眉,想了想,对鬼二点头,“这个可以有,回去告诉那丫头,整个单子出来,送到老将军手里。”

鬼二面无表情地记下。

周诚以及身后众人,已经可以预料到镇国将军府即将面临的大出血,纷纷变了脸。

算计不成,反一脚踢在铁板上,还把周晗伤成如此。

连宫里的周丽芳都联系不上。

明摆着的偷鸡不成蚀把米,赔了夫人又折兵。

然而,周诚没说话,其他人也不敢开口。

慕容尘笑得很满意,放下手,众人只当这索命鬼是要走了。

不想,他又慢吞吞地开口道,“本王那小丫头鬼精得很,没被你家这龟孙子算计上,反而将他活捉了送到本王手上,是不是挺能耐的?”

众人再次齐齐震惊!

怎么?

周晗不是慕容尘抓的,是花慕青抓的?!

这个女人,怎么能如此歹毒!

周正当即便骂道,“好狠毒!我家晗儿又没对她如何,她怎能……”

“啪!”

隔空一道掌风。

周正当即被狠狠地扇着歪了出去。

一张嘴,吐出一口血和两颗崩断的牙齿!

周诚惊怒抬眼,“宸王殿下,得饶人处且饶人!”

“呵。”

慕容尘背过手,冷笑,“饶?你们算计人家小姑娘清白名声的时候,想过她以后如何自处了么?想过要放过她么?”

又看向周正,“合着天下的人,只要你们觉得轻贱的,就能随便践踏。反被设计了,就要骂人歹毒阴狠?既如此,本王如今就觉得你们将军府好作弄得很,想踩死两个人,合不合适?”

说着,竟又要抬手,看着是要弄死周正的架势。

周正吓得连连后退。

周诚跪着一步上前,拦住慕容尘,“宸王殿下,请三思!”

这个时候,也明白慕容尘陡然发怒,是为着周正刚刚骂了花慕青一句。

立刻回头怒骂,“还不快给王爷道歉!蠢货!”

周正喏喏地看了眼慕容尘,对上那双嗜血阴邪的眼,吓得一哆嗦,连忙低头道,“是,是微臣失言,请,请王爷恕罪。”

慕容尘冷笑,“废物点心。”

这么被作践,却没人敢出声。

周诚一口气没提上来,差点晕过去。

晃了好几下,强忍住满腔的怒气,看向慕容尘,“王爷,既已出气,便请放过镇国府上下。小姐的损失,敝府定会奉上。还请王爷宽恕,让末将请大夫给儿孙疗伤。”

然而慕容尘却不动。

低头看向周诚,周诚皱眉。

片刻后,却听慕容尘低笑道,“新账算完,那咱们来算一算旧账。”

旧账?

周诚下意识觉得不对。

便见慕容尘忽而弯下腰来,低声幽幽笑道,“十年前,本王在帝极身边的那场截杀,老将军,莫要说不知晓啊!”

周诚瞳孔巨颤!

没等说话,慕容尘又笑道,“哦对了,这事儿,还是您家乖孙告诉本王的。老将军,你说,帝极要是知晓,你这乖孙,把什么事都告诉本王了,帝极动不了本王,却能不能动得您这辉煌了几十年的将军府呢?”

慕容尘就是慕容尘,威胁起人来,都嚣张至死!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