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历史 > 大汉暴君>

更新时间:2019-05-09 12:30:20

大汉暴君免费全本小说 免费大汉暴君无弹窗阅读 连载中

大汉暴君

历史小说

来源:沧州作者:徐婧嘉分类:历史

而公孙范此时所排列的突击阵型非常密集,根本不利于追击,只能缓慢地朝着红旗军移动。见到红旗军快速撤退,自己的阵型立即乱了起来,有的人想想要追击;有的人不知所措;还有

精彩章节试读:

而公孙范此时所排列的突击阵型非常密集,根本不利于追击,只能缓慢地朝着红旗军移动。见到红旗军快速撤退,自己的阵型立即乱了起来,有的人想想要追击;有的人不知所措;还有的人则停了下来,等待命令。

同样不知所措的公孙范立即慌乱地叫了起来,“追!……追!”本来严整的阵型立即混乱起来,大家争先恐后地朝着敌军的退处追去。

见到自己本来无敌的冲锋阵型,瞬间变得如此凌乱,公孙范立即又开始吆喝起来,:“停下!停下!布阵!布阵!”

传令兵将他的话传道军中的时候,竟然还是有几百人没有听见,立即冲出了几百米,这才发现不对,慌忙驱马回队。

公孙范生气地叫道:“你们这样如何与敌人作战?简直是一群乌合之众!重新列队!”公孙范开始冒火,现在敌人已经去得远了,自己就是想追也追不上了!这时,他想起了身后马超的一万大军,不由暗笑:“刘源匹夫!我先吃掉你的左膀右臂,看你再如何兴风作浪!”

马超现在已经布成了阵形,与丘力居的大军遥遥相对,丘力居在阵前布置了二千长枪手,这些长枪都有近三丈长,二个士兵合力操作一柄,前面的士兵将铁盾扎在地面上,而长枪就担在铁盾的凹口上,他们纯粹是虎骑的克星,虎骑的投掷枪扎进去竟然毫无作用,冲到跟前却被长枪刺倒在地,现在已经损失了千余虎骑,敌人的阵地竟然毫不动摇。

马超暗暗着急,他不是着急前去救援皇上,而是在着急怎样才能突破敌人的阵势,他现在就像一个棋手见到了一盘妙棋,真是欲罢不能啊!正在苦苦思索之时,公孙范的二万大军已经来到,见到二军正在对阵,公孙范立即命令大军冲锋,他生怕马超也会掉头逃跑。

马超见到对方竟然下令冲锋,心中的阴霾立即消散,凭骑兵对阵,敌人还不是对手,自己的青州虎骑可是天下无敌的“铁军!”

阵与阵之间的较量,立即拉开了序幕!

大地开始剧烈地颤抖起来,两支急速涌动的钢铁洪流开始以雷霆万钧之势一东一西奔腾而来。

战场上,充满了硝烟的气息,开始卷起死亡的旋风!天地之间,在巨大杀气的掩映下变得天昏地暗起来!

锋利的马刀在强烈的阳光照耀下,闪着点点刺眼夺目的光芒,这个光芒,代表了死亡的召唤。红旗军在马超的带领下形成一个巨大的整体,撕裂着身前的空气,像一支锋锐而狂暴的巨矢射向了同样尖锐的辽西大军。

虎骑是红旗军的精锐,它在战斗方面的杰出性能也赋予了它强大的攻击力。骑兵的攻击力远远超过了其他所有的兵种。更何况是精锐中的精锐。

骑兵的防御力仅仅弱于步兵少许,而步兵的攻击力则远远逊色于骑兵。在攻击中,骑兵可以见缝插针地突然出现敌人的薄弱点之前,它即便面临数倍于己的追兵,骑兵也可以通过佯装撤退的方式将对方的间距拉大,从而各个击破,逐一消灭敌人。

还有,骑兵可以绕过敌人坚强防守的第一战线,直接攻击敌人柔软的后军,而当敌人千里迢迢地从前线撤兵回援的时候,骑兵则可以故伎重施,反过来再次进攻第一前线,如此翻来覆去地左右冲突使得对手的战略部署全部被打乱,而我方则可以从容不迫地再一次组织新一波的攻击。

青州军的虎骑,手中平端着长柄马刀,轻微地伏身于马背之上,每个人的眼中都冒着杀意,浑身上下,也都散发出无穷的杀气,夸张点说,就连战马都发出了杀气。

骑兵在作战的时候,速度是最快的,而且大多数骑兵的作战时都附带着威吓的功能,一般在其发动第一波攻击前,骑兵的攻击就已经将对方的第一道防线破坏掉了。

总之,骑兵突出的就是速度,速度就是一切,骑兵不能丧失速度。

而辽西大军的骑兵们也是挥动着手中的马刀,掀起咆哮如雷般的吼声,恨不得只一下便将青州红旗军的骑兵们斩于马下。

震耳欲聋的铁蹄掀起一阵狼籍的尘土,双方阵地之间百余米的距离,瞬间就只剩下仅仅的十几米。随即,两军的骑兵,犹如从外太空坠入地球的陨石,带着击碎一切的气势,剧烈地与地面猛烈地撞击在一起。

“叮叮当当……”一阵剧烈的金铁交鸣声中,无数的鲜血漫天飞扬,同样精锐的骑兵,一样的马刀交缠在一起的时候,每个人的嘴中都发出了同样的嘶吼!

双方骑兵们依靠着高大的战马、以及前冲的惯性和本身的巨大动力,往往只是一击,要么刀毁人亡,要么就是战马惨烈相撞在一起。

虎骑是天下无敌的雄师,但是,擅长骑术的辽西骑兵们,也不是可以任人欺侮的懦弱之辈,草原已经养成了他们凶悍的个性。他们瞬间就被狂热而血腥的战场,激晕了头脑,刺红了双眼,那批仅余了四千来人的白马从义更是骁勇无比。

虎骑的马刀四下翻飞,仗着身上的铁甲,屹然不惧敌人的攻击。而凶悍的辽西骑兵此刻竟然不顾身地挥刀砍向虎骑的战马。

寒光一闪,定然有人嘶声惨嚎着跌落马下。只是一瞬间,几千具千疮百孔的尸体,便覆盖了整个战场,鲜血流满了大地,人和战马在临死之前都发出了悲惨的嘶鸣声。

率先冲进辽西军中的马超,双手舞动银枪,左挑右刺,竟然无人可以近身。他手中的银蛇一次次在敌人的胸口上,刺出一朵朵巨大的血花。

这时,一名凶悍的白马从义,朝着马超气势汹汹地冲来,在他将要接近马超的时候,脸色忽然出现了无比的恐惧和难以置信,呆呆的望着腹部上的长枪。

马超猛喝一声,用力一甩,这名白马从义顿时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被一股巨力猛地向后一推,然后双眼逐渐模糊、瞬间之后便感觉身体像腾云驾雾一般地飞了起来、耳旁传来呼呼的风响声,紧接着在身体砰然坠落的同时,那一切的知觉全部消失了,在砸下了一名紧随其后的同伴以后,砰然落地,接着被紧随其后的骑兵马蹄踏成了一堆肉酱!

马超双脚蹬在马鞍上,一条银枪挑、刺、插、撩、扫,犹如银蛇一般的完美动作,仿佛行云流水一般,酣畅淋漓。他的击杀动作竟是如此的干净而利落,沉稳而毒辣!

仅剩的八千虎骑居然在四倍于己的辽西骑兵攻击下,死战不退,坚持了近半时辰,刘备不禁也被对手近乎疯狂的表现所深深震撼。原本不属于同一实力对比的战斗,对方竟然拖延了那么久,虽然他早已领教了刘源的军队,但他万万想不到的是自己苦练了近五年的军队,竟然还比不上对方。刘备不住地回头张望,变得异常焦虑,不由命令丘力居指挥全部骑兵催动了一场最凌厉的攻击,而马超身边的虎骑此时已经越来越少了。

辽西军大将,丘力居看到了马超的勇猛,顿时红瞳怒张,钢牙紧咬,怒吼一声,挥起手中的长刀,朝着马超猛扑过来。

已经奋战多时的马超早已浑身浴血,枪头之上鲜血淋淋,粘满了人体的碎屑。

正在拼杀的马超看见迎面杀来的一员辽西大将,二话不说,眼神中凶光一闪,手中的长枪立即在空中划过出一道优美的圆弧,猛地朝着丘力居刺了过来,那凌厉的劲风发出如兽鸣一般的嘶吼。

丘力居怒吼一声,手中的长刀忽然猛然向上一迎!

“铛!……”一声震耳欲聋的脆响。

两人都感觉到自己的虎口之处,传来了阵阵的剧痛,双臂也都竟不自主的麻痹起来。马超毕竟年轻,趁着丘力居还没有缓过神来的时候,手中的长枪已经再次带着着呼啸,朝着他的胸口刺来。

犀利的枪风,不禁让丘力居的瞳孔逐渐变大,心里也感到一阵胆寒:“好强的气势!好凌厉的枪锋!”

丘力居不禁奋力大喝一声,迅速将手中的长刀举起,迎上了马超的长枪,将对方的银枪荡开,然后纵马急冲,趁着马超还未得及抽回长枪的时候,一刀砍向马超的头颅。

充满杀气的长刀在阳光的照射下,散发出阵阵黝黑的煞气。丘力居那狰狞的面庞之上,浮现出一阵渗人心脾的杀气,嗜血的眼神,渐渐变得绯红。

感受到猛烈的劲风,马超脸色大变,不由怒吼一声,手疾眼快地将手中的长枪,猛地向前一抬,硬生生地兜头挡住丘力居的致命一击。

二人交缠了半秒钟之后,各自抽回兵刃再次击来。马超是越战越勇,气力不断增加,而丘力居由于年龄的差距,一次次感到气弱。就在丘力居再次举刀急砍之时,马超已经调转枪头,拔马冲出。

丘力居只感觉脑后忽然传来一阵飓风,他的脸色大变,惊慌之中,一边急速地缩头,一边收回手中长刀,急忙挥臂架起迎敌!

“铛!……”刀枪的猛烈铮鸣,顿时响彻战场!“这名乌丸族的勇士,不但气力庞大,就连武艺也十分惊人,全力硬拼恐怕讨不了什么便宜。”于是,公孙瓒的眼睛狡黠地一转,立刻拍马前冲,也挥刀朝着古卜台冲了上来。

就在两骑再要交锋之时,忽然间,远处传来了犹如雷鸣般的马蹄声,青州红旗隐约出现。

马超立即来了精神,而丘力居则拔马就逃,因为他现在已经知道了,自己绝对不是马超的对手,加上对方的援军已经到来,所以,他只有选择逃跑。

而马超见到他拔马逃去,只是冷冷一笑,一纵战马,将手中的长枪一挥,对着手下仅余的六千虎骑高声叫道:“皇上的救兵来了!大家给我冲!”

刘备见到背后狂奔而来的大军,心中不住暗骂,他的眼神之中,充满了惊恐之色,连忙举起手中的令旗高举道:“分兵一万阻挡敌军追兵,其余的全部给我朝前冲!”

就在这个时候,公孙范已经带领着后军的二万精锐朝着已经筋疲力尽的马超虎骑冲来,马超哪能抵挡?无奈被他们冲到了路旁,眼睁睁地看着公孙范、刘备在亲兵的保护下疾驰而过。

但丘力居的一万大军就不是那么幸运了,刘源已经带领着精神抖擞的一万精锐虎骑冲了上来,赵云一马当先,手中银枪朝着后面一挥,对着身后的骑兵们大声喝道:“射!”

分别排成三列的三千冲锋队员投掷手,在赵云的喝令下,猛地将手中的投掷枪抛进了敌人的阵营,密集的枪雨瞬间遮蔽了天空,乌压压的铁枪闪着黝黑的冷光,并发出一阵尖锐的破空声,飞奔入辽西大军骑兵的身体。

前三列的投掷手射完后,立刻取出马刀,做出了冲锋的准备。

随后,后路的七千骑兵们,已经越过了投掷手,迅速地插入了敌人慌乱的阵中,手中的马刀已经将一些还在垂死挣扎的敌军砍了下来。

眨眼之间,飞奔而来的辽西骑兵,纷纷从战马之上一头栽下。后路的骑兵践踏着战友的尸体,还在冲锋,但四处都是受了惊吓而吃痛的战马,它们漫无边际地四处狂奔。一时间,辽西骑兵队伍之中,响起了惊天的惨叫。

“杀!杀!杀!……”虎骑们气势如虹。

他们一面奋力呐喊,一面拍打着坐骑,犹如钢铁洪流一般,朝着辽西骑兵们冲杀而去。

“辽西的勇士们,杀啊!跟他们拼了!……”丘力居惊恐地望着席卷而来的青州虎骑,随后,呆滞地看着犹如洪流一般的虎骑将自己的士兵拦腰斩为两段。被杀气所惊醒的丘力居,慌忙举起手中的长刀,指引着身后的辽西骑兵们朝着青州军的前锋冲去。

“击鼓!”刘源立在后军中高声叫道。

“咚!咚咚!咚咚咚!……”动人心神的鼓点刹那间响彻整个战场,虎骑们听了斗志昂扬,而辽西军听了则浑身颤抖。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