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历史 > 大清贤后传>

更新时间:2019-05-11 14:30:25

大清贤后传精彩章节限免阅读 大清贤后传全本小说 连载中

大清贤后传

历史小说

来源:沧州作者:莫露分类:历史

灵惜靠在他的胸前,任胤禛亲吻了良久才轻轻道:“娘子,你这出门的日子里,可知道微夫有多想你了。” 灵惜凝视胤禛双眸里心生不安道:“四郎,你可是有什么话想告诉奴家了?”

精彩章节试读:

灵惜靠在他的胸前,任胤禛亲吻了良久才轻轻道:“娘子,你这出门的日子里,可知道微夫有多想你了。”

灵惜凝视胤禛双眸里心生不安道:“四郎,你可是有什么话想告诉奴家了?”

胤禛心跳声沉沉道:“灵儿,微夫承认这件事是太子被囚进与毓秀宫之时我才知道,请你见谅了。”

灵惜环着他的脖子,轻声呢喃道:“四郎,你待二哥有几多情深奴家自是清楚,只是奴家提醒你一句,切莫为了这个情字而玩火自焚,免得日后自伤其身可听将明白了。”

胤禛假状悠悠道:“娘子,这话儿是何意了?”

灵惜轻笑道:“四郎,你当知奴家毕竟是个政客,就算是爱你如狂,也不希望你为情所迷而将诸君所伤,可听将明白了。”

胤禛一把把将灵惜抱起向内殿行去道:“娘子,本君承认自己微有在你面前才会展现温柔真实的一面,在其它人面前都是善妒虚伪,我爱你。”

一语动情之话让灵惜心醉不以,任他将自己抱入了锦绣鸾帐,共圆春梦了。

初夏白天得辰光越发长了,灵惜在宫人待候下风髻露鬓,淡扫娥眉眼含春,皮肤细润如温玉柔光若腻,樱桃小嘴不点而赤,娇艳若滴,腮边两缕发丝随风轻柔拂面凭添几分诱人的风情,淡蓝色宫裙映称的她腰不盈一握,在胤禛眼中心上人美得如此无瑕,美得如此不食人间烟火。

他缓歩上前将灵惜拥的越发紧了,吻了吻她得唇儿则道:“娘子,你真美。”

灵惜推一推他,嘟哝道:“四郎,莫要闹了,今个可的去慈宁宫给玛嫫嫫请安了。”

胤禛亲了亲她的脸儿,就自行在宫人待候下身月白项银细花纹底锦服,大片的兰花纹在白衣上若影若现。白丝线束着一半以上的黑色头发高高的遂在脑后,柳眉下黑色眼睦像滩浓得化不开的墨,平素沉默无情公子望向心上人尽显温情,让世人不得不赞服。

半响之后,一双夫妇刚刚梳洗得当,行至殿外在临窗锦他上坐下了,碧芸宫二品内务总管小白感紧歩入内殿,奉上香茗道:“主子,诸位贵均除了太子爷尽在殿外等候,予要给你请安了。”

灵惜微言道:“让他们进来待候奴家一同用早膳,再去慈宁宫给玛嫫嫫请安了。”

小白恭敬领命,将诸君们给领入若烟殿内,自行恭敬行礼之后,灵惜引领诸君们在长形紫檀木桌前坐下,见他们都坐下了,宫人们送上了膳单,自行取过点上了一顿丰盛早点,命它们奉上,又命小白给太子送上一顿点心,让诸君们心里五味交杂。

灵惜怅然叹了口气道:“象我们这样生活在富贵皇家的人,注定了很多时间均是身不由己。奴家奉先太祖皇上遗旨与诸君结为良缘,长年累月却忙着顾虑政务,无法照顾你们,累及你们受了委屈,真是对不起了。”

瑞恩闻言心酸不以道:“主子是为了我们着想,才这般委屈自己,免得皇上太后心疼于你,还是多多宽慰于心可好了。”

灵惜情绪渐渐激动:“荣贵君性子良善,奴家心生感激,不瞒诸君们,奴家觉的二哥这件事是有心人士刻意策划得,他幸好是太子,才得以被软禁在内宫之中,若是轮到你们其中一人受屈的话,让奴家何以是好了。”

一语令诸君们暖意涌上心头,胤禩肃了神色道:“娘子,尽可放心,我们诸君都是朝堂上的杰出政客,有能力可以自保,觉不会让那些意图贪恋富贵的娇千金去遭惹,你尽可放心。”

灵惜眸中微微发亮道:“得以歩入宫中当差的待卫与宫人,家世均不简单,我们碧芸宫中诸臣们虽说在外人眼中官高爵显,实际上有几多汉族清流官员对我们妒恨不以,真是让奴家心里痛不可当,你们可明白了。”

致远略微疑虑道:“主子,皇上曾劝过微夫能否给娘子挑选一个才貌得体汉家子弟为侧君,好替你管教那些惹事生非得汉家子弟,奴家说了这种婚姻之事唯有主子才能自住,奴才担不起这差式,请他莫要难为于本君,娘子,你可要多加小心了。”

灵惜心生怜惜道:“真得难为致郎了,日后朝中再有人问起奴家的私事,你们尽可推在奴家身上,以免自己受了委屈就不好,可听将明白了。”

诸君们似觉暖意涌上心头,均都百般得安慰予灵惜,惹得她脸儿羞红,心头则是平添了几许酸楚了,想一想自己女行男权,享尽皇家富贵荣华,不惜舍弃了自身清白迎纳满蒙八君入宫中,日后更是身不由己,实为可悲可叹了。

晨光熹微如雾,空气中隐约有草叶的芬芳和清新水气,灵惜端坐着十六人抬的暖轿,在诸君们守护下行至慈宁宫门外,俏佳人在浩宁搀抚下轿,一双俏眸望向殿门外跪满了宫人,纵是有男有女,也让她心生不安了。

灵惜微思量,回眸望向小白道:“去问一问,这宫中发生了何事呢!”

小白上前从一个妮子口中问清了事情,立马奔至自己主子面前吓得战战惊惊道:“回王爷,老太后近来发现自己妆盒中被下三等奴才给拿了,特别是四位主子奉送于她得上等簪环均不见了,她这不是心生难过,召见皇上与惠贵妃来慎察此案,皇上认为这些奴才行为不捡,就罚他们在宫门外跪下了。”

灵惜脸色微黯,缓歩上前行至宫人们面前道:“你们即以进了这座宫门,就得当好差,若是失了当奴才忠诚本分,偷拿了主子得得物件,本王警告于你们想要在这宫内外偷买下去,可为是白日做梦了,四郎,在我们宫内挑选些几许奴才,将跪在这里奴才所居之地好好查一查,可听将明白了。”

胤禛恭敬领命去办差了,灵惜则在诸君们待候下行入了内殿中,见坐予临窗榻上的老太后薄施粉黛,秀眉如柳弯。额间轻点朱红,却似娇媚动人。纤手将红片含入薄唇,如血。慵懒之意毫不掩饰。举止若幽蓝。那异色的眼眸里,藏着一份忧伤。

端正到无可挑剔的五官,细致地排出了绝美的轮廓,眸光流转的淡淡阴影下,在靓倩轻哄之下尽显浑然天成的高贵而忧郁的气质,让她心生不安,立马上前恭敬行礼道:“儿臣给玛嫫嫫请安了。”

老太后雪白一段藕臂伸向她道:“灵儿,休怪哀家心狠手辣,这些奴才看似在这宫中端茶送水受尽了委屈,实则上那一个不是得了你们姐妹们恩赏,享尽富贵,未曾想这些奴才们胆大包天,尽然敢偷拿你们姐妹送给哀家的体己之物,若是这次查不出这件案子的真相,传将外面去岂非是失了体统了。”

灵惜微觉心乱如麻,上前行了数歩道:“玛嫫嫫,尽可放心,阿玛知道了这件事心生不安,怕日后再有这般行事不当的奴才再行这样下作之事让你伤神了,就让四郎奉旨去察办这件案子,你宫里除了几个体己奴才,其余均打发到冷宫中去,其余奴才均有我们四宫之中调选了,你尽可安心,可好了。”

一语令诸人心里则是百感交集,皇上与老太后则是对灵惜感恩不以,娆苒三姐妹不得不赞服这位忠孝王果然是好生了得,更不用说宫人们均都明白了若是在这宫中得罪了这位主子,就是在自寻死路。

未过半响时辰,胤禛就派人察明白原来是几个常年为太后梳妆得宫人们,自己家遭了灾,不惜甘冒其险偷拿了太后得名贵簪环予以送入宫外去偷买,未曾想一时间未曾藏将妥当,就被守门待卫找将了出来,将他们送至胤禛面前受审,将此件案子给彻地查将明白了,尽管主犯被康煕下旨在殿门外仗刑百杖送了性命,除了几个体己奴才,其余奴才们均打发到冷宫中去了,由四宫姐妹们另行亲选奴才们送入慈宁宫中当差了。

午后时分,灵惜与诸君们在慈宁宫侍候老太后与皇上用了一顿可口午膳,就自行坐了十六人抬得鸾轿回到了碧芸宫。

歩入若烟殿中,自是若意打扮了一番,着袭透着淡淡绿色的平罗衣裙,长及曳地,无一朵花纹,只袖口用品红丝线绣了几朵半开未开的夹竹桃,乳白丝绦束腰,垂一个小小的香袋并青玉连环佩,益发显得她的身姿如柳,大有飞燕临风的娇怯不胜。发式亦梳得清爽简洁。

只是将刘海随意散得整齐,前额发丝貌似无意的斜斜分开,再用白玉八齿梳蓬松松挽于脑后,插上两枝碎珠发簪,余一点点银子的流苏,臻首轻摆间带出一抹雨后新荷的天然之美,在胤禩眼中尽显娇美,让他爱之若狂,快歩上前,将心爱娇妻尽拥入怀中道:“灵儿,有你在身边真好了。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