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历史 > 末代蒙古王>

更新时间:2019-05-11 15:00:26

末代蒙古王免费全本小说 免费末代蒙古王无弹窗阅读 连载中

末代蒙古王

历史小说

来源:沧州作者:萧无双分类:历史

李总管站定,高喊道:“达官营裘天虎觐见!”说罢,又沉默的侍立在旁边。 裘天虎紧张至极,感觉双脚都是软的,爬起来,躬身走了几步,然后夫跪下,磕头道:“草民裘天虎,给老

精彩章节试读:

李总管站定,高喊道:“达官营裘天虎觐见!”说罢,又沉默的侍立在旁边。

裘天虎紧张至极,感觉双脚都是软的,爬起来,躬身走了几步,然后夫跪下,磕头道:“草民裘天虎,给老佛爷磕头。”

没想到慈禧太后并没有像市井之中传言的那般刻薄刁钻,只是微微的笑道:“都这么大岁数了,快起来吧,小李子,看座。”

李总管答应了一声,便搬过一张春凳,裘天虎谢座,欠着屁股坐了下来。

慈禧太后打量着在下面恭恭敬敬的裘天虎,岁数和自己也算是差不多,道:“裘镖头,别这么拘束,现在不是朝堂之上,你我同龄,还是要放松一些。”

“是!”

“我听人说,你的镇远镖局已然散伙多年了?”

裘天虎便是一愣,悄悄的望了李总管一眼,吞了口唾沫,道:“正是这般的,镇远镖局在咸道光三年的时候就已经散伙了。”

慈禧太后双目炯炯放光,道:“去年有一批银子,密送关外,你们镖局有没有参与?”

裘天虎冷汗都下来了。他心里明白的很,太后所谓的一批银子,就是贡王爷托运的三百万银子!

绿林道,信义为本,按照裘天虎的本心来说,是定然会应承这件事的。

可是又想起来进园子的时候,李总管的告诫,便摇了摇头道:“回禀太后,镖局子都解散了,就没有办法运镖啦。”

“这四九城里,达官营的镖局也不少,既然你都这么说,那定然就是没有了。”

慈禧太后的脸上也缓和了很多,对李莲英道:“小李子,这件事我看就这样了,你去告诉山西梁家的,钱庄亏了钱,跟朝廷没什么关系,定是他经营不善,自此以后,休要再提及此事了。”

李莲英也是暗暗的松了一口气,回答了一声是,便侍立一旁了。

太后接着道:“想当初圣祖爷定台湾,争三藩,你等达官绿林也是出力不少,也得到圣祖爷的多番照拂。这些年朝局繁忙,便忽略了你们,怎么样,现在的日子过得去罢。”

裘天虎这才安心下来,只是回答道:“承蒙太湖老佛爷惦记,我们这些老胳膊老腿还算是活的不错,有之前走镖的积蓄,不至于穷困潦倒。”

太后端起了茶碗,吃了一杯茶,缓缓的道:“铁路一修,你们保镖的达官似乎断了生路,也是无奈的很,这样罢,我给你们派新的差事,你看如何?”

听到了这句话,裘天虎的脑袋嗡的一声。

对于这次进颐和园,他是一点准备都没有,置于会发生什么,纯粹看造化了。

没想到经历了短短的几句盘问之后,便是这般的话题。

太后的差事,会是什么差事呢?

但是不管是什么差事,也不是裘天虎轻易的就能推脱掉的。

于是裘天虎便站起来躬身道:“草民听从太后吩咐。”

“如今这天下,总是有小人作祟,现在在朝的满汉重臣,为了大清朝廷来回奔忙,却难防小人的刺杀,想来想去,便只有你们绿林道的英雄好汉能守护这些股肱之臣了,所以我亲自请你出山。”

“这可是万万不敢当,太后若是这么说,岂不是活活折煞了小人!既然是太后懿旨,那么我领旨便是!”裘天虎忙谢恩。

太后这才笑了,这时候看上去,并不像是一个帝国的主宰,却也像是一个慈善的老人家,忙叫李总管搀扶起来裘天虎,在一旁落座,道:“我知道你们定会遵从懿旨,可是我还要亲自见见你们,我才安心呢。”

裘天虎抱拳道:“太后放心,草民自当尽心竭力,保护好几位大人的安全,若有闪失,甘愿受罚!”

保证也做了,也知道该做什么了,便随着李总管从园子里面退了出来,走出了万佛楼,裘天虎就感觉自己双脚一阵阵的发软,几乎要跌倒一般。

李总管见四下里没人,道:“裘老英雄果然是聪明,若是刚才没有顶住,那咱家前后的功夫就白费了。”

裘天虎点了点头,擦了一下冷汗,问道:“承蒙公公关爱,可是我至今还蒙在鼓里,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啊?”

两个人放慢了脚步,在场地上缓缓的走着,李总管道:“前次,山西晋商的当家人梁满义来颐和园,请老佛爷做主,说他在北京的银号前前后护亏空了三百万银子,查来查去,是被官府的龙头银票兑换走的。还不是当今光绪年的银票,觉得这里面有问题。”

裘天虎怔了片刻,心下明明白白,正是贡桑诺尔布兑换并运往塞北喀喇沁的那镖肯子。确没有说话。静静的听着。”

李总管接着道:“太后为人,最最懂得制衡了,这梁满义虽然是醇亲王的外姓侄子,仗着叔叔的爵位,在颐和园里哭闹一番,又要投湖又要绝食的,太后没办法,便追查这件事。”

“然后呢?”裘天虎问道。

“然后塞北就得着消息了。便开始打点这件事,京里是肃亲王善耆在运动,废了好大的劲,才算是平息了,塞北的王爷还特意嘱咐了,要保护你们这些老侠客的安全,所以便有了今日的事情。”

裘天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觉得浑身的力气都剥离了,才郑重其事的道:“多谢李公公,来日定到府里拜望。”

“这倒不必了,我的差事也了了,前路凶险,还望裘老侠客珍重。”于是,便在颐和园的门口,送别了裘老侠客。

事情平息过后,消息便传到了喀喇沁旗,此时的贡王诺尔布,正在寝室随着善坤说话。

善坤的身孕已然是有六个月了,小腹渐渐的隆起,面容也是坐养的红润,琪琪格笑着道:“我猜,福晋一定是怀了个格格,人都说女孩家最懂孝顺,你瞧瞧,小格格多安生,一点都没有折腾福晋呢。”

王爷也是笑着点了点头。

善坤却笑道:“我倒是希望生一个世子。咱们王爷府便后继有人啦。”

贡王爷摆了摆手,道:“不管是世子,还是格格,我都喜欢,若是世子,定会像蒙古先人一般骁勇,若是格格,也定然会像福晋一般美貌善良。”

看着贡王爷的心绪这般的好,善坤便问道:“王爷今日如此高兴,是不是前次的事情已经解决了?”

贡王爷叹了口气,道:“不错,杨锐先生不愧是参透世事之人,断定这件事定然是有惊无险的,再加上我的大舅哥在北京多方奔走,便也有惊无险了。”

善坤笑道:“还是的,我们拿着龙头银票,见票即兑,若放在以前,那些商人求之不得呢,任凭谁你也跳不出理去。”

“那是从前,可是现在确是不成了,朝廷欠了那么多银子,再加上练新军,开新政,修铁路,时时处处都需要银子,户部想出来的损主意,大肆印发银票,去商号兑银子,渐渐望望的,朝廷的龙头银票就像是废纸一张了,这梁满义自然是觉得亏了。”

善坤道:“朝廷没有追回这笔银子,幸亏是有惊无险。”

贡王爷笑道:“第一,朝廷不知道谁支取了这笔银子,索性文初一和梅林在北京是个生面孔,第二,杨锐猜测的不错,太后老佛爷想着怎么在这些商人手里拿钱,怎么还会替他们做主,费劲周章的去追讨这一笔呢?”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