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武侠 > 回到古代当贤圣>

更新时间:2019-05-12 12:00:20

回到古代当贤圣免费全本小说 免费回到古代当贤圣无弹窗阅读 连载中

回到古代当贤圣

武侠小说

来源:沧州作者:斩不灭分类:武侠

虽然杨彪实际上在这场交易中被萧文占据了巨大的便宜,可实际上,如果换个角度思考的话,杨彪也没有吃亏。 毕竟作为杨家的未来继承人,杨彪十分清楚自己儿子,也是杨家嫡长孙的

精彩章节试读:

虽然杨彪实际上在这场交易中被萧文占据了巨大的便宜,可实际上,如果换个角度思考的话,杨彪也没有吃亏。

毕竟作为杨家的未来继承人,杨彪十分清楚自己儿子,也是杨家嫡长孙的杨修,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持才放旷,桀骜不驯,这就是对杨修最好的评价。

对于杨彪来说,家族利益高于一切。他所要的家族利益高于一切。他所要的,不过是杨家的人能有一个封侯拜相的机会。

可是,杨修的样子,却根本不像一个能当彻侯,丞相的人。

因此,教育他,让他成为一个能在未来当彻侯,丞相的人,对于杨家来说十分重要。

或许有人奇怪,为什么杨彪会那么笃定,只要杨修能够在萧文身边学习,就能够成为丞相。

可如果仔细想想,分析分析,就不难发现其中缘由。

首先,作为羊吃人计划的发起人,因为这个计划对汉国来说,利益巨大。因此萧文今后必然会拥有不用经过领兵打仗,就封侯拜相的资格。

而只要跟随在萧文的身边,并协助萧文进行这个计划,未了,再由萧文亲自举荐,哪怕杨修没有领兵打仗,也一样能拥有未经领兵打仗,就封侯拜相。

因此,杨彪对于萧文承诺将杨修培养成一个能够封侯拜相的人,并没有任何怀疑。

不过,对于萧文来说,杨彪开的这个要求的确有点大了。

他要什么,就给什么。

虽然这个额度如果遇到什么太大的要求,肯定会被回绝。

但是如果额度低的要求,萧文并不觉得杨家有拒绝的理由。

而只要在杨修长大成人,成为丞相的这段时间里,萧文三天两头地提一些小要求,温水煮青蛙,将培养一个丞相的报酬赚回来,不过手到擒来。

虽然事实上,教育杨修成为丞相这件事的难度,还是有一些的。

毕竟不同于梦想成为丞相的诸葛亮和上官婉儿在历史上,一个是蜀汉丞相,一个是拥有文惠谥号的李唐丞相,也不同于梦想成为大将军的关羽本身不仅是大将军,而且还特么封了神。

哪怕是孙尚香这个梦想打败关羽的丫头,在历史上关羽也是因为种种原因,对她敬畏三分。

可历史上的杨修,却和丞相两个字,没有太大的关系——除了他在曹丞相手下工作过以外。

诚然,历史上的杨修的确是一个很有才华的人。在历史上,他也有着一些不错的优点。

他也聪明,他也勤奋,他也好学。

世说新语里也记载过一些事情,表明杨修的文学天赋,甚至在曹操之上。

要知道,曹操虽然是一名政治家,但是他的文学才华,却也能够名流千古。

只不过其文学作品《答临淄侯笺》、《节游赋》、《神女赋》等,因为本身性格,持才放旷,,被文人所厌恶,因此才没有广为流传。

但是,杨修的文学才华虽然没有问题,但他的情商和政治头脑却十分有问题,

且不说他在萧文去军门村那天口出狂言,结果被打脸打得啪啪响。历史上,杨修就是因为支持曹植时,太过作死,因此被曹操忌讳。

等到鸡肋事件后,曹操才忍不住把他剁了。

要让杨修成为丞相,萧文要教他的东西里,知识其实还是次要的。

最主要的,还是得纠正他的性格。

毕竟,如今的汉国,并非曹操的汉国,而是刘邦的汉国。

曹操虽然是一个奸雄,但是疑人不用。用人不疑的态度,却表明他的气量还算不错。

可刘邦是什么人?

根据历史记载,刘邦在当上亭长之前,实际上是一名游侠,也就是黑社会混混。

虽然在打天下的时候,他也十分谦虚,任用贤能。

可在天下统一后,不仅打杀功臣,而且还喜欢在大臣谏言后,回答“乃翁知了。”

乃,你也。翁,爸爸也。

乃翁,你爸爸也。

也就是说,刘邦在当上皇帝后,臣子和他说话,他不是谦虚地说,我知道了。

而是态度傲慢恶劣地说,你爸爸我知道了。

这种恶劣的性格,如果杨修真的被未央宫那位盯上,估计也离死不远了。

不过距离杨修长大,进入政坛,其实还有十多年的时间。

而如果成为一名丞相,没有三四十岁也不太可能。

二十年的时间,让他拥有一个成为丞相的性格,萧文觉得虽然有挑战,但难度不大。

于是,在和杨彪又谈论了一会北上匈奴的事情后,萧文便离开了杨家。

只不过这一次,除了跟随而来的孙尚香外,萧文还把杨修给带回去。

“我为什么要和你这个无聊的家伙学习,你有什么东西是值得我学的。”被父亲命令要在萧文身边好好学习的杨修,并没有很好地控制自己的情绪。

刚出家门,离开了杨彪的视线后,这个小家伙就一脸不屑地对萧文进行嘲讽。

“孔子曰,三人行必有我师。他甚至还和我的祖师爷学过周礼。你觉得我身上没有能让你学习的东西?”萧文没有用太过恶劣的语气对杨修的话进行反驳,毕竟对方只是孩子,而且还是萧文本身就有心理准备的熊孩子。

如果杨修突然对自己和颜悦色了,萧文反而会觉得奇怪。

果然,在听到萧文的话后,杨修一脸不屑道:“虽然你稍微还是有点本事。但是你的那些东西,我根本没必要学。嗯,我唯一需要学的,就是你蛊惑我父亲的手段吧!”

“毕竟我父亲不可能无端端地把我送到你这学习。一定是你蛊惑了我父亲。如果你教我如何蛊惑我的父亲,让他听我话的话,那我可以勉为其难地学下。”

听到这话,萧文目光一凛。

他转身朝着杨家走去,边走,边说道:“你刚才的话,我会如实转达给你的父亲。这种事情我不适合代替你父亲教训你,但是我却有义务将情况告知你父亲。”

在汉国,孝顺是一件被写进法律的事情。

蛊惑父亲这种话,往小说虽然可以被当做小孩子不懂事的胡言乱语,但往大了说却是十恶不赦。

听到萧文说要告诉自己父亲,杨修脸色顿时一黑。

他似乎想到了什么,一双膝盖竟然直接跪下,抱着萧文的大腿,道:“萧先生我错了,我以后一定听你的话,好好学习。”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