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历史 > 穿越情缘之玉面飞狐>

更新时间:2019-05-18 09:30:42

穿越情缘之玉面飞狐免费全本小说 免费穿越情缘之玉面飞狐无弹窗阅读 连载中

穿越情缘之玉面飞狐

历史小说

来源:沧州作者:三途道分类:历史

“晨晨。”轻柔的声音在耳畔响起。 晨晨努力的睁开眼,只觉眼前一片茫然,脑子里晕晕沉沉,极为不舒服。“我这是怎么了?”她被自己沙哑的声音吓了一跳。 “来喝些水,不会有

精彩章节试读:

“晨晨。”轻柔的声音在耳畔响起。

晨晨努力的睁开眼,只觉眼前一片茫然,脑子里晕晕沉沉,极为不舒服。“我这是怎么了?”她被自己沙哑的声音吓了一跳。

“来喝些水,不会有事的。”那个熟悉的声音声再次响起。

晨晨不客气的接过对方递来的水,一饮而尽,甘甜的茶水冲走了大脑中浑沌的世界,眼前的景物也渐渐清晰起来。

当她看清眼前的那个人是卓不凡时,鼻子一酸,险些掉下泪来。晕睡前发生的一切犹如高速播放的电影,在眼前不停的飞掠而过。

“卓不凡,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有人要杀赵王的新夫人。冰儿会不会有危险。呀!还有秦姑娘,她在哪?”来不及细问卓不凡的突然出现,晨晨一股脑的问出许多问题才发现对方面色严竣,往日神采飞扬的脸上罩着一层淡淡的不可名状的情绪。

快速的打量了陌生的房间,晨晨从床上爬起来,再问追问:“卓不凡,我怎么会在这里,到底发生什么事了,赵王夫人在哪里?她有没有危险,我记得……。”看着卓不凡眼中的悲伤,她将冲口而出的话咽了回去,小心翼翼的问:“你怎么了?卓不凡?”

一直以来,卓不凡都是以阳光开朗,万事不萦与怀的形象出现在众人面前,她从来没有见过他愤怒、伤心和其他的情绪,但是今天的卓不凡一直有种压抑的情绪,虽没有表现出来,但是这种情绪一直在感染着她。

卓不凡没有解释什么,而是示意她坐下来。晨晨有些紧张的坐了下来,眼睛一直盯着卓不凡的一举一动,想从中寻出蛛丝马迹。

“不用紧张,有些话,我们坐下来谈谈。”卓不凡淡然一笑,脸上的阴郁一扫而光。

“是不是有什么事要和我说?”晨晨小心的试探。不知为何,心中却有种依依不恋的情愫,搅得她心神不宁,最后化点点泪珠滚滚而下。

卓不凡不为所动,只是轻声问道:“你过来多久了?”

“一年多了吧。”晨晨鼻息微重的回答。

“你不属于这里,尽快回去吧。”卓不凡道。

“你说什么?”晨晨惊讶的睁大眼睛,玩味着他话中的含义。她的脑子如炸开了一般的乱作一团,她不能确信卓不凡知道了多少关于她的来历,但是他一定是知道了些什么。见对方不再开口,沉默了许久,晨晨才哽咽着问卓不凡:“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你刚到不凡居时就知道了。”

“怎么可能,是谁告诉你的?”晨晨在心中盘算了许久,也没找到可以告秘的人,除非是她自己。“难道是我自己?”

“还记得你给我唱的那句歌吗?那次你喝醉了,唱了一首歌,并且说出了你的来历。”卓不凡淡然道。

果然是自己酒后失言,晨晨恨不能抽自己一个嘴巴,可是卓不凡既然知道自己是穿越而来,为何要等到现在才来揭穿。

“卓不凡,为什么要等到今天才来揭穿我?”晨晨不能确定他的目的。

“因为你必须得离开这里,回到自己的归初的地方。”卓不凡道。

“为什么?”晨晨激动的站起来,大声叫道。

“因为你已经有生命危险,不宜久留。今晚他们没有杀了你,以后未必会再放过你。”

“是谁要杀我?是谁?”晨晨不由得紧张起来。一直以来,那个如影相随的人如同鬼魅一样,另她恐惧不安。

“很多事你已经没有必要知道,只要你平安离开就好,只怕以后我不能再保护你了。”

“到底出什么事了?”晨晨追问,见卓不凡没有回答的意思,心中的愤怒蓦然升起,“你不说,我是不会走的。既然你知道我是怎么来的,我不想走,你也没办法。除非你告诉我是怎么回事。”她倔犟用力坐在椅子上,等待卓不凡的答复。

屋中立时陷入了一片寂静,二人的呼息声几不可闻,似乎屋中的空气都已经凝固了一般。

过了许久,卓不凡才轻叹道:“你想知道什么?”

晨晨险些兴奋的跳起来,她努力压制着自己的激动,说:“我想知道你到底是做什么的,还有是谁想杀我。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有时候我总觉得自己象在一盘棋中,却又摸不着碰不到。”

卓不凡起身向外走去:“跟我来。”

走出屋子,外面是一个不大的院落,借着稀疏的星光,卓不凡大步走向东边的厢房,屋中灯火昏黄,不仔细看几乎发现不了屋中暗淡的烛火。他不客气的推门而入,晨晨紧追其后。

屋中摆设简单,并无其他之物,靠近窗子的墙边有一张垂帘的古式双人床,床上的帘布遮得严严实实,看不见里面是否有人。

“卓兄。”一个声音突然从黑暗处响起,同时一个身影走了出去。

“啊,”晨晨被突然出现的这个人惊了一跳,险些惊呼出声,仔细一看,才发现这个人有些眼熟,片刻才想起来这人不正是容一剑嘛。他怎么会在这里,没听说他和卓不凡相熟呀。

卓不凡向那人点点头,走到床边拉起了帏幔:“晨晨,你看他是谁?”

容一剑端起桌上的烛水,随着晨晨走近床边。床上的一切在烛火的映照下渐渐清晰了起来,此时床上躺着一个眉目如画的女子,她双目紧闭,面色微暗,一望便知是中了剧毒所致。女子毫无声息的睡在那里,如一同雕像一般。长长的乌发凌乱的散落在枕边。

晨晨仔细的打量着她,只觉十分的眼熟,一时又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看了片刻,晨晨将目光落在了女子放在身侧且紧握的右手上,女子的右手成拳握状,好似手中攥着什么东西。出于好奇,晨晨探手抓住女子的右手,触手之处,只觉一片冰冷。晨晨马上缩回手,意识到女子已经死去多时,心中不免感叹如此佳人,大好年华竟魂归西去。

她再次伸手抓住女子的手,用力掰开,数粒硕大的珍珠从她手中滑落,落在了床边。晨晨只觉那珍珠更加眼熟,想了片刻才惊呼道:“莫姑娘?”她马上否定自己,“不对,是爱融姑娘?不对,是赵王夫人?”乱套了,晨晨在心中大叫。

“她是莫莫假扮的爱融姑娘,也就是赵王夫人。”卓不凡的声音适时的响起。

晨晨惊愕的转过头眼着他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不明白。”

卓不凡轻轻的为床上的莫姑娘盖好被子,轻抚她散乱的长发,脸上带着疼惜与怜爱,如同对待一个沉睡且易碎的瓷娃娃。看着他细心的动作,晨晨不禁有些嫉妒,甚至希望躺在床上的是自己,如果她真的死了,他是否也会这般不露声色的伤心难过。

“我和莫莫从小一起长大,我们情同兄妹。”卓不凡缓声道。

晨晨心中暗道,他和莫莫一处长大,为何不见其家中长辈?想到此处,便开口问道:“是谁把你和莫姑娘养大的?“

“是金爷。“卓不凡平静的道。

“哦!“晨晨下意识的点点头,好像很多事就可以解释得通了,但是金爷是个富甲一方的商人,为何卓不凡却要做是个浪子一般的存在。

“金爷现在哪里?“晨晨有些找不到头绪,只能想到哪问到哪。

“他死了。“卓不凡平淡的回复她。

“什么?死了?“晨晨大惊,不能理解他为何能这么平静的说出来。

“还有什么想问的?“卓不凡双手抱胸,脸上似乎又出现了那种玩世不恭的表情。

“有。“晨晨斩定截铁的道:”告诉我你和金爷是做什么的,他应该不会只是简单的商人,你也不会是放荡不羁的浪子。“卓不凡似乎不想再说什么,晨晨不满的大声道:“卓不凡,你不把所有的事情讲清楚,我哪也不去。”

“我讲出来,你就会回去么?”卓不凡反问。

晨晨有些心虚的移开目光,心中却暗道,知我者卓不凡也。但她还是狡辩道:“你不告诉我也行,我自己想办法。”

她挑衅的盯着他,疆持了许久,卓不凡败下阵来,叹道:“真是拿你没有办法。“

晨晨得意的笑了,道:“那还不快点告诉我。”

“我和莫莫从小被金爷收养,我们隶属于大内六扇门,金爷是六扇门的总管。“

“等等。“晨晨打断他,“六扇门是啥单位?我知道古代的官府衙门的大堂上因为有六扇门被统称为六扇门,你们这个是啥意思?”

“和你想的差不多,只不过我们隶属于当今皇上管辖,门中人散落在民间,为皇上打探消息,解决各种棘手的问题。”卓不凡解释道。

“哦,难怪你这么油滑,功夫了得。大内六扇门有没有什么特殊的规定。”晨晨感兴趣的追问,原来她穿越到了宋朝,还遇到了这么拉轰的一群人。

“有。我们不许婚配,不许有自己的生活。”卓不凡淡然道。

“啊!”晨晨有些不解这是什么狗屁规定,但是有了这个规定,许多事就顺理成章的好理解了,比如莫姑娘似乎喜欢卓不凡,比如他对自己情感上的逃避,比如他对冰儿那种是是而非的情愫。

“金爷是怎么死的?”晨晨继续纠缠追问。

“不知道。我们离开京城后就失去了他的消息,昨天一剑兄从京城赶了回来,得到可靠消息说金爷已经不在了。”

晨晨突然想起了什么,问道:“卞修哲到底是什么人?你为什么要接近他。”

“我们只是怀疑他,并不能确定他的真实身份。”卓不凡答道。

“怀疑他什么?”晨晨追问。

“怀疑他是辽国潜伏在中原的细作。”

“怀疑他不是好人,为何还要把冰儿嫁给他,你怎么想的,自己不能娶妻就把她抛给敌人?”晨晨大怒,不客气的讥讽他。

“冰儿身份特殊,一直是卞修哲手中重要的棋子,既便我强行将她留在身边,卞修哲怎会罢休。”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好晕。”晨晨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