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影视 > 异世弃奴:许你江山如画>

更新时间:2019-05-19 09:00:30

异世弃奴:许你江山如画全文完整版 异世弃奴:许你江山如画在线阅读推荐 连载中

异世弃奴:许你江山如画

影视小说

来源:沧州作者:超凡分类:影视

她这回真的被吓了一跳。一只银灰色的巨狼蹲在山顶的草间,半张着嘴,银牙在阳光下闪着灿白的寒光。 那狼正望着天空,这时却慢慢低下头来,碧绿的眼睛里闪过一道兴奋的光芒。

精彩章节试读:

她这回真的被吓了一跳。一只银灰色的巨狼蹲在山顶的草间,半张着嘴,银牙在阳光下闪着灿白的寒光。

那狼正望着天空,这时却慢慢低下头来,碧绿的眼睛里闪过一道兴奋的光芒。

它发现了车凌钧和管小玉两人。它是奔着他们两个来的!

管小玉一声惊呼:“就是这头狼!”

“什么?”车凌钧眼中一阵狠厉,紧盯着那头正在舔嘴唇的狼。

“梦里的狼……”管小玉小声说,似乎是在说一件禁忌的事情。

车凌钧目光霍地一跳:“是吗?天狼王的狼?”

正在惊疑,却见那条巨狼慢慢站了起来。高大的身形遮蔽了阳光,山谷里投下它浓浓的阴影。

阴影罩在他们的身上。

车凌钧的手虚握成拳,随时准备呼唤他的兵器。

狼伸了个懒腰,虚眯了一下眼睛。

管小玉轻轻说道:“我们走吧,它好像还没有打定主意下来。”

车凌钧将管小玉护在胸前,慢慢背过身去,却还向巨狼的方向回着头,眼里充满警惕。

但,也只限于此而已。他压抑着斗气,不敢露出半分。

虽然狼是很敏感的动物,但车凌钧并不怕。可头上这只狼若真的是天狼王的狼,那若是自己先扬起斗气,谁知道这狼会有什么动作?

两人慢慢向山谷出口走去。虽然背着身,却依然能感受到巨狼那俯视下来的冰冷的目光。狼在想什么他们自然不知道,但目今最重要的就是走出这座山谷。

谷口近在眼前,车凌钧一把抱起管小玉,脚下发力,向谷外扑去。他以为自己很快了,但没想到眼前一道银灰色闪电般,划过了一道影子。那巨狼竟不顾山峰陡峻,从上面直跃而下,堵住了谷口!

车凌钧大惊,忙收步时,却还是停到了巨狼面前。他将管小玉放下,对她说道:“站在我身后!现在你只管保护好自己,不用你战斗!”

管小玉明白。现在她是一身两命的人,不为自己考虑,还要考虑腹中的孩子。她乖乖地点头,在他身后找了一个隐蔽的地方躲了起来,只紧张地望着谷口那一人一狼。

这狼在近处看时,更是巨大,不必直立便有将近一人高。它浑身毛发银亮,一双幽碧的眼睛里放射出王者的光辉——冷漠而高傲。

车凌钧心中认定,这就是天狼王的狼。只是他不明白,为什么它会出现在这里?若说这儿是它的老巢,在这之前却没有人见过狼的出没;若是偶然出现在这里的话,为什么又一直盯着他们,不让他们离开这座山谷?

他沉吟着,试探性地问道:“你是狼王,天狼王的近宠?”

巨狼没有出声,伸出鲜红的长舌舔舐着嘴唇。

“你若是,请点一下头!”车凌钧相信这是一头灵兽,不会听不懂他的话。

但是巨狼没有动,只是幽幽地望着车凌钧,双耳不时竖起、低下。

谷外的天色,日影已经西移。虽是阳春,但白昼还是不长,况且他们贪恋美景,已经在外面耽搁太久了。车凌钧焦急起来。若是被它困在这谷里出不去,岂不大大地麻烦?他开始后悔玩得太久了。

但后悔也没用。为今之计,看来只有硬闯出去了。他双手一动,一团周边银白的黑色光团出现在两掌之间。

而就在将发未发之际,巨狼忽然挺了挺腰,昂起头来,向车凌钧呲出尖利的狼牙。

与此同时,谷外传出一声巨响:“轰隆!”

那声音真好似天崩地裂。巨大的震动撼得大地晃动,连山谷中都能感觉到,甚至有些地方噼噼啪啪地落下了石头。

车凌钧诧异地收住光球。难道这狼阻止他们出谷,就是为了让他们避开这突如其来的灾祸?

还没等车凌钧弄明白,巨狼猛一转身,向谷外窜出,两步便没了踪影。

车凌钧愣了一小会儿,走向从隐蔽处走出来的管小玉。而管小玉也是满脸不解。

“那狼……是来救我们的?”管小玉低声喃喃道。

车凌钧轻轻摇头,道:“我们先看看外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再说!”

他们刚走出谷口,就发现在他们回去的必经之路上,赫然矗立着一块大石,截断了归路。看大石的来源,车凌钧不由眯起了眼睛。

管小玉也发现了大石的来路。她指着路旁的山,道:“在那儿断下来的!若没人击落,它是不会掉下来的!”

车凌钧眼神变得冷冽。“若不是巨狼,我们一出谷口就被砸死了!快回去,不要再遇上什么变化!”

他心里也很清楚,这一定是有人做了手脚。但,是谁知道他们的行踪?要知道,他们几乎没有告诉任何人!

他们快步向回走,还没走到孟丘,便不约而同惊呼起来:“啊?”

好好的孟丘,如今却成了一个巨大的土坑。原先遍坡的青草,现在不仅被几乎毁掉,连那些掀得七零八落的草,也变得焦枯,好像被火烧过一样。再向远处望去,他们来时乘坐的车马,竟然踪迹全无!

“延凌!”管小玉叫道,“延凌去哪儿了?”

她大声叫着,却没有人回答。车凌钧在附近找了一圈,回来时候带回了一条粉色丝帕。

“这是她的吗?”他阴沉着脸问道。

管小玉点点头。这是延凌平时用的东西,她认识。

“她失踪了。”他冷冷地说。

管小玉急忙问道:“你怎么知道她失踪了而不是死了?”

“没有她的尸体,连一块碎片都没有,却只有这么块干干净净的手帕丢在地上。”

望着车凌钧愈加阴沉的脸,管小玉顿觉怪异极了。

是谁带走了延凌?带走她又有什么用?

他们回到夜摩城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踏进城门,车凌钧便和一队急匆匆走路的官差撞了个正着。为首的他正好认识,他便劈手揪住了那人的衣服。

“这么多人,慌慌张张在做什么?”车凌钧狠狠地问道。他心情很不好。

“啊?啊,王!我们,我们奉命找您和王妃——”

“啪!”那人话还没说完,便挨了车凌钧一个大大的嘴巴。

“混蛋!谁下的命令?这是欲盖弥彰吗?带我去见他!”

让人将管小玉送进宫去,车凌钧跟着这人来到一处官厅。这官厅里正灯火通明。车凌钧推开引路的人,大步走进去,只见一个穿着黑色公服的官员,一脸猴急坐在公堂上,对下面跪着的人吼着:“笨蛋!还没找着吗?”

“木风!我看你才是笨蛋!”车凌钧破口大骂。

那名叫木风的官员怒生眉梢,刚要发作,抬头一见是车凌钧,又把怒意生生吓回去了,忙不迭走下来撩衣跪倒,道:“下官见过王尊!王尊回来了?”

车凌钧没回答他,腾地一脚踢在他胸口,喝到:“你脑子叫狗吃了吗,这么大张旗鼓地满城找我?怕别人不知道王丢了不成?”

“我,我,我……下官去见您,听说您一天没在宫里了,哪里都找不着,到了晚上这才到处找……”

木风捂着胸口,东一句西一句地说着,憋得满脸通红。

车凌钧眼睛一眯,听出了弦外之音。他和管小玉出宫之事,除了延凌和苍虓知道之外,是瞒过所有人的。临走之时,还特意关照苍虓,有什么事替他挡一下,至晚夜间就回宫处理。这是谁走漏了风声,让这个没脑子的家伙闹得满城风雨的?

他蹲下身去,抓住木风的领子把他揪起来,问道:“是苍虓大人告诉你的吗?”

“不是!”木风战战兢兢地说,“苍虓大人让下官等着来着,说您在练功,不能打扰。后来他被无极大人叫走了。我等了一阵,有个人出来笑话我说我笨,告诉我您根本没在宫里,让我回去。下官就回来了。”

“然后呢?你怎么就想起找我了?”车凌钧又问。

“下官后来又回去了一次,苍虓大人还是叫我等。我就知道您没回来。下官看时间已经不早了,看看苍虓大人的样子,又像没什么事一样,心里就更急了。所以就自作主张——”他的声音越来越低,知道这事实在不是什么值得称道的事情。

车凌钧点点头,道:“没人让你找?”

“没有。”木风连忙摇头。

“唔,很好。你还记得那个告诉你实话的人,长得什么样子吗?”

木风想了想,道:“挺年轻,挺漂亮的一个小伙子。别的特征——好像没什么特征——哦,身上有一股好闻的香味!”

车凌钧想了想,道:“类似于什么香呢?”

木风摇摇头:“这下官真不知道了。下官不熟悉香味。”

车凌钧笑了笑,道:“好啊!很好。你知道我最讨厌什么样的人吗?”

木风害怕地摇摇头。

“没脑子的男人和自作聪明的女人。所以,”他顿了顿,“你没必要在我眼前晃悠了!”

他抬掌向木风胸前一击,一口鲜血从木风口中喷出,他眼一直,腿蹬了蹬,死了。

管小玉不动声色道:“嗯,难为你惦着本宫的身体。起来吧。只是今晚怎么你领着他们到处巡视,还有这么多侍卫,也在巡逻?”

那内监站起来,控身答道:“这奴婢不好多话”

“不好多话?这说得不错。可是是我问你,难道你也不说?”管小玉脸色未变,声音却冷了起来,“要想不多话,最好的办法是什么,你可知道?”

内监自知说了错话,不由害怕起来,小心答道:“奴婢不知。”

“不知道我告诉你!”管小玉淡淡地说,却无比绝情,“割了舌头!若怕写字,连手剁了!不过,你应该不识字。”

“是是,奴婢不识字!”内监听她说了狠话,双膝一软,跪了下去。“奴婢不想割舌头,奴婢如实禀告娘娘!”

“嗯。我听着呢!”

“嗯——不如娘娘移步到这边小阁子里?虽然地方小点脏点,但能坐坐,也能避避夜露!”

管小玉打量他两眼,见他眉清目秀,神态也很谦卑,便点点头道:“嗯,好。你想得很周到。”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