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影视 > 御医皇后>

更新时间:2019-05-19 10:00:00

免费小说御医皇后全文阅读 御医皇后全本小说 连载中

御医皇后

影视小说

来源:沧州作者:沈唐一分类:影视

其实失恋不管对男人还是女人,都是非常惨痛的经历。于不凡记得唐兰哼唱过一首歌:“……说不出你好在哪里,可就是对你怎么也忘不了……”不过,他对此是不以为然的,他觉得这

精彩章节试读:

其实失恋不管对男人还是女人,都是非常惨痛的经历。于不凡记得唐兰哼唱过一首歌:“……说不出你好在哪里,可就是对你怎么也忘不了……”不过,他对此是不以为然的,他觉得这是无用的男人在为失败找借口。

合则聚,不合则散。勉强的硬凑在一起,有什么意思,分开未尝不是一种解脱。男人,潇洒一点么。

现在,他发觉他真的是大错特错了。

以前,那是他从来没有真正爱上谁。如果一旦爱上,分了手,就象把身体生生地剖成两半,疼得哼都哼不出声来。觉得生不如死,了无生趣。

这样子,还怎么个潇洒法?

可是再疼得死去活来,工作却不能不做。每天压抑着心情,面对一群站在疯颠边缘上的人,他发觉他很快也要加入那个行列了。

他觉得自己没犯什么原则性错误,虽然感情方面领悟得有点慢,但是相处了这么久,他和宛白之间也算水到渠成,渐成默契了。好不容易越过了绑架那个天堑,却栽到了一条唤做贞操的沟沟里。

真的,他真不在意,那些都是假象,心才是最最重要的。

可是宛白那个象顽石一般坚固的头脑就是不开窍。

他想等她平静几天,再去找她,两人好好谈谈。他是见到宛白对唐楷的态度的,他那天去找宛白的时候,宛白虽没有用厉言斥责他,但态度也差不多,仿佛他愿意那么委屈,是冲着她家的钱似的。

无论姬董事长夫妇怎么帮他说话,姬宛白态度是毫无商量的余地。

男人可做英雄,可做狗熊。狗熊也是有自尊的。

他礼貌地告辞,后来再也没去过姬宅,不,是没进去过,他悄悄地把车藏在某个角落里,默默地看着宛白的那个房间。

那个房间的窗帘一直拉着。花园里的花早就谢了,万木凋零,想必宛白也不愿下楼。

学院里的课自然也停了。

宛白真的成了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深居闺房的千金小姐。

今年的冬天来得特别早,长夜难熬,约了苏放出来喝酒。

午夜的酒吧中聚集着一群两眼闪着幽光的夜狼。苏放喝了几杯酒后,一下子兴奋起来,声音升高了八度,“真的,她就为那事和你分手,哇,个性很刚,另类,个性,人间至宝。”

两人是无话不谈的朋友,于不凡又压抑太久,忍不住以实相告。

于不凡白了苏放一眼,这算哪门子安慰。

苏放拍拍他的肩,“哥们,现在上床算个啥事,和喝杯水似的。但要是娶上这么个老婆,作为男人到是挺幸福的,到是不要担心会戴绿帽子。”

“扯淡。”于不凡骂道,“你有点良知好不好,我们都分手一个月了。”

苏放哦了一声,欢快地挤挤眼,“那你干吗还拉着个脸,你是担心遇不到她那样传统,还是忧愁遇不到她那样有钱的?”

于不凡猛呛了一声,咳得他咝咝抽气。

他啪的一声放下酒杯,转身往外走去。

“干吗呢?”苏放拉住他。

“上街买后悔药去,我怎么就想起来约你这种误人子弟的人渣出来喝酒呢?”

苏放呵呵直乐,搭上于不凡的肩膀,“哥们这次动真格了,我摸摸心疼不疼?”

于不凡打开他的手。

“哥们,如果真的爱她,何必在意一张面皮呢?不是说男人的脸可以开坦克的吗?拿出你的温柔,去和她低个头,说你很忧愁,问她能不能不要走?”

“还挺压韵的,你做诗呢!”于不凡伸出手,让酒保再来两杯酒。

“要不我替你出面,以我的三寸不烂之舌,能把死人说活,我就不信说服不了你那位人间至宝。”苏放豪言万丈地昂起头。

于不凡闷声不响地喝着酒,无语。

放在衣袋中的手机轻轻地颤动着,震荡着他的心。

他掏出来一看,不禁脸露欣喜。

是姬家的座机号。

他忙跑出酒吧,不是宛白,是姬夫人,不过,这也让他很开心了。

“不凡,”姬夫人仿佛在压抑着什么,声音低低的、抖抖的。“你认识一位懂催眠的崔教授吗?”

“认识,她是我的导师。伯母,怎么了?”

“宛白今天去她那里了,到现在都没回来,打手机也不接。不知道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姬夫人现在是吓怕了,稍有点风吹草动,就会吓得魂不附体。

“伯母你别急,我现在就过去看看。”

于不凡收了电话,也不进去和苏放打招呼了,拦下一辆出租车,说了崔教授的诊所地址。

宛白为什么要去崔教授那里呢,她心里面很郁闷,想找心理医师开导,还是她又想回忆起什么来?

他真的百思不得其解。

夜色中,崔教授的诊所小楼里,灯光柔和如诗。

崔教授坐在书房中看书,听到护士说于不凡来了,她站起身,领着于不凡走进诊室。

还是那张躺椅,随着季节铺了厚厚的毛毯,婉宛白恬静地睡在上面。

于不凡一颗心款款地落下,拭去额头上急出来的细汗。

“她还要多久会醒?”两人退出诊所,在书房里相对坐下。

“三天后吧!”崔教授合上书,给于不凡倒了杯茶。

于不凡皱起眉头,“她做哪方面的治疗,要这么久?”

崔教授笑,轻描淡写地说:“思乡病吧,她回魏朝去了。”

于不凡半张着嘴。

“如果她愿意回来,三天后就会自然醒来;如果她不愿回来,三天后也会醒来,只不过醒来的那个人应该是真正的姬宛白了。”

于不凡仿佛挨了一闷棍,整个人都呆住了。

“她……为什么要这样做?”

崔教授微笑地找出姬宛白的病历,“她说她太牵挂那边的父母,想回去看一眼。也感到实在无法融入这个时代,如果可以,她想和真正的姬宛白换回灵魂,让一切恢复如初。”

一切恢复如初?于不凡苦涩地一笑,她才是真的是潇洒自如的人呢!

全身的力气象被一只魔手瞬间抽走了,大脑一片空白,他木然地站起身,视线茫然得找不到焦点,他本能地往外走去。

“不凡,你……三天后过来吧!”崔教授在后面担心地看着他,不凡面色煞白得没有一丝活气。

于不凡没有回头,只是摆了摆手。

“她爸妈会来接她的,我就……不来了。”

来了干吗?那个人已经不是她了。

但愿她在一千年前的那个叫东阳的城里,过得心安吧!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